一木禾 > 南明第一狠人 > 第七章 兵临城下

  永历十三年正月初三,清军先锋军抵达昆明城外。
  统兵的将领是吴三桂和赵布泰。
  吴三桂自不必说,原本是明廷的山海关总兵。
  崇祯十七年甲申国变,此子为了对抗李自成竟然打开山海关放多尔衮入关。
  自此天下局势突变,一发不可收拾。
  至于赵布泰也是个狠人。
  此人是瓜尔佳氏,满洲镶黄旗人,自清军入关后南征北战立有大小战功无数。
  授镶黄旗满洲固山额真,二等阿思哈尼哈番。
  本次清军攻打云贵,赵布泰与吴三桂分别被授予征南将军、平西大将军的称号。
  吴三桂统率的是老关宁军,赵布泰则是手握精锐满洲旗兵。
  二人相互配合,亦有牵制之意。
  事实上,顺治皇帝对吴三桂并不那么放心,这才会令赵布泰与他一起攻打云贵。
  当然,吴三桂对此并不介意。
  像他这样半路投靠的汉人将领,虽然有着敬献山海关的通天功劳,多少还是会被防备的。
  换句话说,要想赢得清廷的绝对信任,他还得立下一份更大的投名状。
  有什么是比山海关还重要的东西呢?
  思来想去,也就是明廷皇帝的首级了。
  本次攻打云贵,吴三桂端是使出了十二分的气力,毫无保留的攻城略地,残杀昔日的同胞。
  在他眼中这些明军将士都是阻挠他加官进爵的绊脚石,必须通通杀光。
  如今贵州已克,剩下的便是云南了。
  大军开拔,粮草是个大问题。
  是以清军筹措了许久粮草,才不紧不慢的向昆明城行军,及至昆明城下时已经过去了大半个月。
  经过一番商议,吴三桂和赵布泰最终决定在昆明城外五里扎营。他们二人的大营是连着的,但帅帐都在各自营地的中心。
  因已是日暮时分,清军并不急着进攻,而是埋锅造饭准备填饱肚子翌日一早再行攻城。
  ...
  ...
  清军抵达昆明城外扎营后,昆明城中气氛已经十分紧张。大战一触即发,城墙上满是驻防的明军士兵。
  明代的昆明城并非元代土城,而是洪武十五年由沐英主持修建的一座坚城。全城周长四千余米,城墙高九米,略呈方形,包砖。
  全城共开有六座城门。
  分为威和门(东门)、永清门(东北门)、保顺门(北门)、洪润门(西南门)、广远门(西门)、丽正门(南门)。
  在朱由榔的命令下,明军精锐已经提前登上城头布防。
  其中巩昌王白文选率部守东门,泰安伯窦名望守东北门,庆阳王冯双礼守北门,平阳侯靳统武守西南门,黔国公沐天波守西门,晋王李定国亲守南门。
  翌日一早,天子朱由榔亦登上城头,居中调度鼓舞士气。
  朱由榔头戴镀金护法顶香草压缝六瓣明铁盔,身披黄绒穿方叶齐腰明甲,系明黄色腰刀鞓带,悬挂弓袋、箭囊、佩刀。
  这一番行头衬显得三十五岁的天子英姿飒爽,如天神下凡一般。
  天子亲自登临城头的效果是显著的,明军将士们个个神情激动,摩拳擦掌准备奋力死战。
  许多从没见过皇帝的士兵能够一睹天颜,顿时觉得值了。
  连天子都甘冒矢石坐镇城头,他们还有什么理由不死战到底?
  此刻的李定国心中五味杂陈。
  若是几年前天子能够像现在这样勇敢表现,或许局面便不会如此危急凶险了。
  当然,现在也不算晚。
  只要天子站在城头,便是巨大的号召力。
  将士们会觉得他们守护的不再是一个虚无缥缈的朝廷,一个高高在上的君王,而是甘愿和他们同生共死的天子,大明的天子!
  在锦衣卫亲军的护卫簇拥下朱由榔走至李定国面前,和声道:“晋王,守城器械可都准备妥当?”
  面对天子的询问,李定国恭敬答道:“回禀陛下,滚木、礌石已经备好,金汁也在烧热。至于陛下派人买来的那批泰西火器也都运到了城头。”
  朱由榔闻言满意的点了点头。
  十几天的时间还是足够准备充分一应事宜的。让他感到欣慰的是,在他决定坚守昆明后原本历史上北上建昌的冯双礼部能够留守城中,这对明军来说可是一件好事。
  毕竟冯双礼是为不可多得的猛将,麾下将士们也都骁勇善战。
  虽然朱由榔手中攥着一批普鲁士枪炮,但守城仅靠这些火器是不行的,还得靠血肉之躯的人。
  何况这些枪炮数量有限,弹药总有用完的时候,只可解燃眉之急,不可变为依赖。
  现在的情形是明军内部上下一心,众志成城,又有普鲁士枪炮助阵,要想守住昆明绝非什么不可能的事情。
  “来人呐,带叛臣马吉翔党羽!”
  手刃马吉翔后,朱由榔传令将马吉翔同党下狱论死。
  不过他并没有立即下旨将这些人处死,而是要等到清军攻打昆明的时候再把这些叛国罪人拉出来斩首。
  他就是要告诉昆明城中的军民,大明天子与你们同在,胆敢叛国降虏者杀无赦。
  朱由榔吩咐后,便有兵卒将马雄飞、杨在等为首的马吉翔心腹压了上来。
  他们早已被五花大绑,也清楚自己难逃一死,可真的面对死亡个个吓得面如死灰。
  士兵们最看不起这种降虏卖国没种的软蛋,狠狠朝他们的膝弯踢去。
  一时间十几名叛臣皆是跪倒在地,痛哭不已。
  “斩首祭旗!”
  “斩首祭旗!”
  “斩首祭旗!”
  明军将士纷纷高呼道。
  朱由榔要的便是这个效果。
  他能够从将士们的眼神中看出无尽的怒火。这十几枚首级带来的士气提升实在是太大了。
  “传朕旨意,将一众叛臣贼子斩首示众!”
  士兵们等得就是这道旨意,纷纷挥起佩刀朝马雄飞、杨在等人的脖子砍去。
  一时间鲜血从脖颈喷涌而出,十几颗脑袋像西瓜一样滚落在地。
  “陛下英明!”
  “陛下神武!”
  “大明万岁!”
  “杀东虏,兴社稷!”
  将士们一时间欢欣鼓舞,纷纷唱诵起朱由榔的英明来。
  朱由榔本人倒是没有飘,双手向下压了压沉声道:“今日朕便与诸位同在城头,城在人在,城亡人亡!”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