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南明第一狠人 > 第十四章 打的就是精锐

  锦衣亲军的到来极大的填补了明军在西门一带兵力的空缺,沐天波心里的底气又足了几分。
  加之天子纡尊降贵亲自擂鼓助威,将士们一时气势如虹。
  偶有杀上城头的八旗兵,也立刻被怒不可遏的明军士兵砍成肉泥。那些刚刚搭好的排梯也纷纷被掀翻,无数清兵跌落城下生生摔死。
  虽然此时不宜放炮,但手榴弹还是可以发挥出威力的。
  在朱由榔的命令下,明军士兵纷纷将手榴弹朝城下掷去。
  其实在明代就有类似的土手榴弹,使用方式也与普鲁士手榴弹极为相似,只是威力没有这么大罢了。
  只见一枚手榴弹砸在人群中,立时将几十名清兵炸飞,断肢残臂散落一地,到处都是哀嚎声。
  战争毫无疑问是残酷的,但这些明军士兵心中没有一丝同情。
  毕竟那些攻城的清兵都是出自八旗,是正儿八经的“东虏”。
  这些虏贼不知残害了多少汉家百姓,如今只是用他们的鲜血来还债而已。
  饶是如此,明军将士们仍然觉得不过瘾,嘴里间或夹杂着几句咒骂。
  慢慢的城头的明军士兵稳住了局势,刚刚起势的清兵被兜头浇了一盆冷水,攻势弱了不少。
  赵布泰自然把这一切看在眼中。
  一向以精明算计著称的他不禁皱起了眉头。
  他怎么也没想到,朱皇帝会调用锦衣卫驰援弱侧。
  有时战局就是这么变幻莫测,一支生力军的加入会立刻改变局势。
  说到底还是他们大意了。
  本以为明廷丢失贵州之后会慌乱不已,昆明唾手可得。
  谁曾想明廷居然决定死守昆明,无论从城头布防还是兵力调拨来看都显得游刃有余。
  而清军因为急着赶路,根本没有带什么攻城器械,甚至连火炮都没有带。
  这种情况下,只能用战损最大的蚁附攻城。
  说白了,赵布泰在决定攻城的那一刻,就没有考虑战损的问题。便是五比一、十比一的战损都无所谓,只要攻破昆明生擒朱皇帝,明廷就亡了。
  这是战略层面的意义,与之相比,几百几千清兵的性命根本不算什么。
  只是现在看来,便是牺牲战损也无法立刻拿下昆明城。
  如果耗下去,对清军十分不利。
  哨骑已经打探过了,方圆几十里的百姓都被迁入城中,根本找不到粮食。
  这种情况下,清军仅靠随军携带的粮食根本支撑不了多久。
  真是可恶!
  他当然不能在全军面前承认自己的失策,只能捏着鼻子继续猛攻。
  毕竟这个时候如果放弃之前的努力就全废了。
  赵布泰侧着脑袋朝吴三桂道:“平西大将军觉得明军还能支撑多久?”
  吴三桂见赵布泰这么问,略加思忖道:“那要看我们的决心。”
  “哦?”
  “征南将军若不把最精锐的军队放出,怎么知道明军能撑多久呢?”
  话说到这个份上,赵布泰自然再也装不了了。
  其实从一开始他就有私心,先是让绿营攻打北门,之后派吴三桂的嫡系猛攻南门。
  在这之后他才派出八旗精锐。
  饶是如此,他还是把最精锐的嫡系旗兵留在了身边。
  见吴三桂把话挑明了,赵布泰也不气恼,哈哈大笑道:“本帅不曾想明军如此抗打,既如此便叫他们尝尝八旗精锐的厉害。”
  说罢他大手一挥,身边的一个奴才连忙挥动旗帜调动兵卒。
  许多人认为满洲八旗的战斗力是平均分布的,其实不然。
  八旗内部的战斗力参差不齐,最精锐的军队不论是甲胄装备还是战斗力都不是一般旗兵能比的。
  这一点和明末各镇武将统率的大军很相像,普通士兵和嫡系相差甚远,嫡系又和心腹家丁不在一个层级。
  如今赵布泰派出的,可以说是他最心腹的嫡系军队了。
  其实在清军入关后,八旗的战斗力一直在不停的下滑。
  前些年还好,如今比之后金时期八旗兵的实力已经有了肉眼所见的下降。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毕竟中原的花花世界吸引力实在是太强了,八旗兵被这些欲望吸引渐渐腐化,很难保持一个较高的战斗力。
  这也是清廷越来越倚重汉人将领的原因。
  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即便八旗兵的战斗力再下降,单拎出来也不是绿营兵可比的。
  如今正是均势,赵布泰希望这支生力军的加入可以改变战场微妙的形势。
  吴三桂此时心里好受了一些,说到底还是要共克敌军的嘛,藏着掖着有什么意义?
  ...
  ...
  “陛下请看,东虏已经派出了精锐!”
  见赵布泰帅旗两侧有大股军队移动,眼尖的沐天波当即示警道。
  “恩。”
  经沐天波这么一说,朱由榔也发现了这一变化。
  看来清军是不想再拖了,想要一鼓作气拿下昆明。
  此刻明军已经从南城处推来了一些普鲁士野战炮。
  这些火炮虽然比不了守城专用的重炮,但在关键时刻还是能够发挥出一定作用的。
  “放炮,给朕狠狠的打!”
  经过一段时间的预热,朱由榔只觉得浑身热血上涌,恨不得亲自提刀杀敌。
  “遵旨!”
  沐天波虽然军事才能远不及李定国,但基本的守城方略还是一清二楚的。
  尽量在敌军接近城墙前消耗对方的有生力量,是守军必须要做的。
  “放炮!”
  黔国公一声令下,数门火炮一齐发射,炮弹划过一道曼妙的弧线,砸在人群之中,立时炸的鲜血四溅,四肢横飞。
  清军的冲锋速度有所延缓,但却并没有停下的意思。
  莫非这就是八旗精锐的战场执行力?
  朱由榔看的一愣,但旋即朗声道:“精锐又如何,朕打的就是精锐。给朕狠狠的打!”
  若是能够借助此战大举消耗八旗精锐,对明军来说无疑是件极好的事情。
  朱由榔十分清楚昆明保卫战只是第一步,接下来明清之间还会有着漫长的拉锯战,既如此消耗敌方的有生力量便显得尤为重要。
  毕竟八旗人数有限,死一个少一个。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