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南明第一狠人 > 第十一章 陛下神射

  朱由榔前世就是一名射箭爱好者,工作之余总会抽时间参加一些射箭协会的活动,虽说不能达到专业运动员的水准,但在业余圈子也是小有名气的。
  虽说现代复合弓和明代弓箭有些区别,但总体来说技巧都是相似的。
  朱由榔有这个基础在,弯弓搭箭可谓是一气呵成。
  但见他深吸了一口气,蓄足气力射出一箭。
  箭矢呼啸飞射而出,直接贯穿一名清军绿营兵的喉咙。
  “咳...咳咳...”那名清兵显然没有心理准备,愣了一愣旋即双手抓住箭杆想要拔出来。可这一箭力道十足,端是射透了,他这么做只是徒劳。没过多久便失血过多力竭倒地。
  城墙之上的明军都看呆了,他们实在想不到一向久居深宫之中不问兵事的天子会有一手精湛的射艺。陛下当真是深不可测啊!
  李定国也看愣了。在他印象中,永历帝一直是个畏缩胆小的君王,而最近时日天子就像换了一个人一样。可陛下明明就是那个陛下,除了用皇明列祖列宗保佑之外他实在想不出解释的理由。
  但这对大明,对明军来说绝对是个好消息。毕竟没有人希望他们舍弃生命守护的皇帝陛下只是个胆小如鼠的怂包软蛋。
  人心可用啊!
  “陛下神射!”
  思忖片刻,李定国率先高呼道。
  现如今,是改变将士们对天子观感的绝佳机会,李定国自然不肯错过。
  “陛下神射!”
  “陛下神武!”
  “陛下英勇!”
  城头的明军将士纷纷附和开来,脸上露出了欢喜的神色。
  李定国看的出来,他们是由衷的感到高兴。
  朱由榔却没想到自己射了一箭会带来如从轰动的效果。这也不难看出原先的永历帝多么的窝囊怂包。
  他清了清嗓子,双手向下压了压道:“诸位随朕杀虏,城在人在!”
  自古以来在攻守战中,对士兵情绪的调动都是十分重要的。
  有些时候明明一方优势巨大却不能克敌制胜便是因为气势被压制。
  朱由榔方才那一箭虽然只是射杀了一名绿营兵,但带来的鼓舞士气的效果却是难以估量的。
  何况明军在兵力和作战力上并不比清军差,甚至在火炮方面还占有绝对的优势。
  这种情况下,朱由榔当然有信心守住昆明。
  “放箭!放箭!”
  一声令下,城头的明军纷纷弯弓搭箭。
  一时间万箭齐发,气势如虹。
  在冷热兵器交替的时代,弓箭手和火枪手是一个竞争关系。
  培养一个合格弓箭手需要的时间很长,一般需要两到三年。
  而培养一个火铳手,几个月的时间足矣。
  但在特定的环境下,弓箭手的作用显然比火铳手大得多。
  便如当下的守城战中,漫天箭雨的杀伤性直是叫清军叫苦不迭。
  见攻势被压制,吴三桂面色铁青。
  在他看来明军如今就是一群被逼到墙角的野兽,只是做着困兽之斗罢了。
  一开始他想着尽可能的保存实力,靠着绿营兵就击溃明军的防线。
  但现在看来,这是不可能了。
  “传我将令,不惜一切代价攻克昆明。先上城头者当记首功。”
  吴三桂这下是下了死命令,本家兵们自然是心领神会。
  作为吴三桂的嫡系,这些老关宁兵们十分清楚现在到了他们出力的时候了。
  “咚咚咚!”
  “咚咚咚!”
  隆隆战鼓声中,训练有素的吴三桂本家兵汹涌朝城头攻去。
  方才他们只是配合绿营兵做做样子,现如今却是毫无保留。
  数万士兵如怒海狂潮般朝南门攻去,气势十分骇人。
  南门的守将正是晋王李定国,大明天子朱由榔此时也在南门城墙上观战。
  见吴三桂这么快便使出了杀手锏,朱由榔心中暗爽不已。
  “晋王,按照计划行事。”
  朱由榔冲李定国吩咐道。
  李定国点了点头,行了个军礼,遂挥手下令道:“放炮!”
  城头的明军士兵们遂将备好的炮弹塞入炮筒之中。
  “放!”
  一声令下,一枚炮弹飞射而出,砸在了冲锋的吴三桂本家兵阵中。
  这枚炮弹并非是之前杀伤无数的榴弹,而是普鲁士时期的大杀器--燃烧弹。
  诚然这一时期的燃烧弹并不稳定,容易在半空中就发生自爆。
  不过这次明军的运气不错,炮弹直到砸在敌军阵中后才发生了爆炸,随即燃烧开来。
  爆炸瞬间的高温引燃了火油,端是烧出一片火海来。
  许多吴三桂本家兵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烧成了火人。
  一些还没有死透的士兵拼命奔跑,将火势带到同伴袍泽身边,一时间冲锋的吴三桂本家兵阵脚大乱。
  他们虽然训练有素,但那是相对绿营兵而言的。
  在遇到从未见过的恐怖景象时,他们同样显得手足无措,并未高人一等。
  “是妖法,明军施展了妖法!”
  “祝融,一定是祝融下凡了!”
  “天呐,天神显灵了。”
  在这个时代一旦遇到无法解释的事情,人们都喜欢往神怪鬼灵身上扯。
  眼见一个个大活人被生生烧死,这些吴三桂的嫡系的心理防线被彻底击穿,个个落荒而逃。
  城头上朱由榔见状直是大喜。
  看来这个时代所谓的精锐也不过如此,在面对超出他们心理防线的伤亡比后他们也无法承受。
  只是因为燃烧弹的数量有限,要省着一些用,不然朱由榔真想一口气把这些卖主求荣的汉奸全歼。
  “不要停,继续放炮!”
  这一次,明军换了榴弹炮。
  虽然开花弹的威力不及燃烧弹,但在吴三桂本家兵阵脚大乱后这也算够用了。
  不曾想明军还有如此恐怖的大杀器,吴三桂直是崩溃了。
  他转向一旁的赵布泰,见其毫无表情直是恨得牙根发痒。
  这老狗,怕是心中暗暗庆幸呢吧?
  毕竟如果方才上的是八旗兵,那损失实在太大了。
  吴三桂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没有意义,他已经下达了军令便不可能在这个时候收回来,只能硬着头皮死战到底。
  “冲锋,后退者死!”
  吴三桂如同野兽般嘶吼道。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