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南明第一狠人 > 第六章 民心

  昆明城郊一座茅草屋里,庄稼汉周平忙着收拾包裹。听闻东虏马上就要打过来了,朝廷允许百姓进城躲避。周平可不想错过这个保命的机会。
  “阿爹咱们为什么要进城啊?”
  二丫坐在床上,一边吮着手指一边不解的问道。
  周平听得一愣,不再急着收拾包裹,而是坐在床头耐心的给女儿解释。
  “因为东虏来了啊,我们躲到城里去才安全。”
  周家世代务农,周平靠着祖上传下的几亩地过活。
  他是个本本分分的庄稼汉,整日面朝黄土背朝天,为的就是能够填饱肚子。
  二丫的娘在生二丫的时候难产死了,周平便既当爹又当妈一手把二丫养到现在。
  父女俩日子过得虽然并不富裕,但还是能够活下去的。这在乱世,已经是最幸福不过的事情了。
  “东虏是什么?为什么他来了我们就得躲到城里去?”
  二丫闪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满脸好奇的问道。
  “东虏...东虏就是东虏啊。”
  周平是个老实巴交的汉子,自然不怎么擅长讲故事,思忖了良久方是沉声道:“听说东虏生性凶残所到之地哀鸿遍野。攻打的城池,凡是有抵抗的一概屠城。男女老少一个不留悉数杀死。那些投降东虏的兵卒呢就会被东虏收编,打起绿旗为东虏冲锋陷阵。”
  “啊!那些绿营兵原本不就是大明的兵卒吗,自己人打自己人?”
  二丫被吓得一个激灵,缩了缩脖子道:“丫丫不要东虏来,丫丫怕...”
  周平爱怜的摸了摸女儿的脑袋,和声道:“丫丫不怕,阿爹这就带着你进城。皇上仁德,允许咱们平头百姓进城避难哩。”
  “进到城里就没事了吗?”
  听到这里二丫方是止住了哭声,侧着脑袋问道。
  “傻丫头,进到城里当然就没事了。东虏虽然凶残,但也奈何不了昆明这样的坚城啊。”
  其实周平也不知道昆明这座坚城能否抵御的住东虏的强攻,毕竟那么多坚城都被东虏攻克了,昆明就能例外吗?但为了让女儿安心他只能这么说。
  “阿爹,那我们快点进城吧,丫丫怕。”
  二丫上前揪了揪周平的衣角,怯怯的望着他,眼神里满是不安。
  “嗯,咱们这就走。”
  周平一把抱起二丫,把他放在扁担的一个竹筐里,而在另一边则是用来放包裹杂物的。
  像他们这样的庄户人家,家里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随便收拾收拾带些衣物被子便能走了。
  一切收拾妥当后,周平便将扁担挑起放于肩上迈步走了出去。
  回头依依不舍的望了一眼,周平长叹一声。
  不管怎么说,这都是他的家。
  不知东虏这次来滇要多久,若是打不下来昆明怕是就要退兵了吧?
  届时他就可以带着女儿回来了,继续种地过日子。
  嗯,一定是这样。
  周平深吸了一口气,不再犹豫迈开步子朝昆明城的方向走去。
  ...
  ...
  当周平挑着扁担来到昆明城前时直是惊讶的张大了嘴巴。
  无数百姓排着长队接受问询登记检查,等待着进入城中。
  他们和周平一样,心里本能的对东虏感到恐惧。
  听闻东虏即将攻打昆明,他们都纷纷跑来希望能够进城躲避灾祸。
  周平已经算是来的比较晚的了,望着排起的长队不知道自己今日能否进入城中。
  好在有兵丁维持秩序,没人敢插队,排起的长龙总是缓慢的移动着。
  作为世世代代的云南人,若非情不得已,谁也不愿意背井离乡。
  在他们看来东虏虽然凶残,但大军长途跋涉疲敝不已,面对永历朝廷最精锐的军队和一座坚城,只能徒呼奈何。
  何况陛下就在城中,太子殿下在城中,晋王千岁在城中,黔国公亦在城中。
  这么多尊贵的大人物都在,大伙儿便有了主心骨,也就不怕了。
  不知过了多久,周平终于挪到了城门前。
  一名守卫上前询问了他和女儿的姓名,然后在一本册子上记了下来。
  周平带的东西不多,兵卒一番查验后便让他们进了城。
  只是让周平感到惊讶的是他和女儿进城后有专门的兵卒引领他们到指定区域休息。
  这是一片临时搭建的棚户区。
  因为赶造的紧急略显得简陋了些,不过总归能够遮风避雨。
  像周平这样临时进城避难的人自然在城中没有屋舍。
  这些棚户给了他们一个落脚之地,免于露宿街头。
  “军爷,这棚子是给我们住的?”
  直到被带到棚子前周平还是有些不敢相信。
  “不然我带你来是寻消遣的吗?这是陛下的恩典,以免乡亲们冻着。”
  “啊,陛下真是仁德之君啊!”
  周平咽了口唾沫道:“像我们这种升斗小民的生计,他老人家也放在心上。”
  那兵卒闻言傲然道:“那是自然,陛下说了绝不会叫一个百姓冻着饿着。”
  稍顿了顿,他接道:“每日会有两顿粥饭,记得按时来领。”
  这下周平感动的眼泪都流出来了。
  “陛下真是圣君啊。”
  在他看来皇帝能够让他们这些百姓进城避难就已经是天大的恩典了,陛下竟然还包吃包住,解决了他们的后顾之忧。
  这种天子,纵观历史也找不出第二个。
  “陛下自然是圣君。”兵卒得意的说道:“不过大伙儿也得知恩图报不是。晋王殿下说了,必要时大伙儿得协助守城。”
  “啊,协助守城...”
  一听到要帮着守城,周平面色霎时间变得惨白。
  “瞧你个怂样。”
  兵丁不屑的哼了一声。
  “又没叫你们弯弓搭箭杀虏抗敌,只是搬搬滚石、檑木,烧烧金汁而已。”
  一听到只是叫他们帮着打打下手,并不是要让他们上阵杀敌,周平面色和缓了不少。
  “啊,陛下如此大恩,我还能不知图报吗。”
  反正就是卖卖力气而已,何况大伙儿这不光是给朝廷卖命,也是在给自己卖命啊。
  守住了昆明城大伙儿才能活下去,所以这座城绝不能破!
  “多谢军爷提点,我一定随时听命。”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