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南明第一狠人 > 第三章 手刃佞臣

  马吉翔本就对朱由榔不满,经由女婿这么一撺掇,便真的狠下心来决定投降清廷。
  只是这种事情事关生死,自然要小心谨慎一些。
  他派出一名信得过的心腹出城联络清军,想要在滇都戒严之前跟清军将领搭上话。
  可让马吉翔感到惊讶的是,一早皇帝便宣召他。
  毕竟他现在还是朱由榔名义上的臣子,马吉翔思忖一番还是决定前去陛见。
  昆明城的皇宫远远不及京师和南京,甚至比之广西的桂王府都稍小一些。
  马吉翔身为锦衣卫指挥使经常入宫面圣,轻车熟路的便来到了朱由榔的寝宫前。
  待内侍一番通报后,马吉翔振了振袍服阔步走入殿内。
  朱由榔便坐在御座之上,马吉翔走近几步推金山倒玉柱纳头便拜。
  “臣锦衣卫指挥使文安侯马吉翔拜见陛下,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马吉翔将礼节做足,谁知却并没有等来皇帝平身的命令。
  马吉翔保持着一个埋头撅腚的姿势端是十分的尴尬。
  他实在想不明白朱由榔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朕待爱卿如何?”
  不知何时朱由榔走到马吉翔近前,他甚至能够清晰的看到皇帝的靴子和袍衫下摆。
  “陛下待臣如再生父母!”
  马吉翔毫不犹豫的说道。
  他这话倒是说的不虚。
  若说朱由榔真是他的恩人。
  正是在朱由榔的手上,马吉翔做到了锦衣卫指挥使的高位。
  “哦?那爱卿是如何报答朕的呢?”
  朱由榔颇是玩味的问道。
  “啊,陛下...”
  马吉翔不知皇帝为何会如是问,惊得直冒冷汗。
  “马卿家不说,那朕来替你说。”
  朱由榔顿了顿,继而朗声接道:“勾结东虏,欲出卖朕,出卖大明的百姓。这便是马卿家报答朕的方式!”
  马吉翔闻言大惊,连忙仰头想要解释。
  熟料朱由榔根本不给他解释的机会,抽出一柄宝剑直接抹过他的脖颈。
  噗!
  马吉翔脖颈上霎时出现了一道血痕,殷红的血液喷涌而出。
  马吉翔本能的用双手去堵,但如何堵得住,没过多久就瘫倒在地,抽搐了片刻再无动静。
  “拖出去吧。”
  朱由榔厌恶的摆了摆手。
  “马吉翔同党亲朋一概拿下,下狱论死!”
  老实说这是他第一次杀人,多少心里有些抵触情绪。
  但此獠做的实在太过分,不亲手杀了他难解朱由榔的心头之恨。
  由于历史上对此人的认知,朱由榔便留了个心眼命人盯着马吉翔的一举一动,果不其然得知了他密谋通虏降清的举动。
  眼下是多事之秋,大战在即朱由榔便想着借马吉翔的人头立威,也是表明他这个大明皇帝的态度。
  昆明城他必死守到底!敢言降虏者死!
  ...
  ...
  天子亲手斩杀锦衣卫指挥使马吉翔的消息传出,一时间引得朝臣们议论纷纷。
  晋王李定国得到这一消息后也是震惊不已。
  据说是因为马吉翔想要投靠东虏,被陛下抓到了把柄,这才引得陛下痛下杀手。
  在他的印象中天子是一个懦弱不堪的人,甚至在军前鼓舞士气都不敢。
  怎么突然之间天子像换了一个人一般?
  莫非是祖宗保佑,二祖显灵了?
  不管怎么说这都是一件好事。
  有这样一位杀伐果断明辨忠奸的君王,将士们也就有了奋斗的勇气。
  不然,将士们真的不知为了什么而战。
  至此,李定国对昆明保卫战的信心又增添了几分。
  眼下当务之急是坚壁清野,尽可能的不留给东虏一粒粮食。
  这些自然是他们这些做臣子的该做的事情,李定国当即吩咐下去,昆明城戒严,按照战时管理。
  ...
  ...
  寝宫之中,朱由榔的内心还是有些忐忑的。
  虽说有了那些手榴弹、火枪火炮明军的战斗力提升了不少,但谁也不知道昆明城究竟能否守住。
  毕竟除了暂住贵阳的罗托、洪承畴部,多尼、吴三桂、赵布泰、济席哈部清军精锐都会来攻打云南。
  虽说李定国麾下皆是身经百战的强军,但毕竟没有百分百的把握。
  但事到如今唯有拼死一试,否则怎么对得起拥戴他的军将?
  便在朱由榔定下心神准备用膳时,内侍韩淼禀报说晋王求见。
  朱由榔略微有些惊讶。
  在他印象中晋王单独入宫面圣的次数很少,看来是遇到了什么要事。
  “快宣。”
  朱由榔放下碗筷,复又恢复了正襟危坐的姿势。
  很快身着御赐蟒袍的李定国便风风火火的走入殿内。
  “臣晋王李定国拜见陛下。”
  行了臣礼后,李定国就被朱由榔亲自扶了起来。
  “晋王来的正是时候,朕正准备用膳呢。来人呐,再给晋王添一副碗筷。”
  朱由榔的亲近让李定国受宠若惊,他连忙拱手谢恩。
  朱由榔坐定之后示意内侍给李定国赐座。
  很快,韩淼便搬来一个锦墩放在了李定国身后。
  李定国小心翼翼的坐了下来,神态十分恭敬。
  “晋王此次陛见所谓何事啊?”
  “启禀陛下,是重庆传来的消息。”
  李定国顿了顿道:“在文督师的率领下,靖国公、临国公他们已经围攻重庆,相信久攻之下必定能够破城。届时东虏必定会分神,昆明的压力也会小不少。”
  李定国口中的靖国公、临国公并非太祖、成组封下的勋贵,而是原先闯营老将袁宗第、李来亨。
  后来这些闯营旧将联明抗清,永历皇帝便给他们一一封爵以示笼络。
  朱由榔闻言心中直是十分苦涩。
  李定国的消息是有些滞后的,事实上川东明军围攻重庆最终会因为谭诣、谭弘的反叛倒戈功亏一篑。算来也就是这几天的事情。
  这真是何其讽刺,明军自己的旧将反叛降清,倒是老闯营的将领忠贞不二。
  在原先的历史中,老闯营也是坚持到了最后,所谓天下皆降闯不降。李来亨更是战至最后一兵一卒,举家自焚殉国。
  这是何其壮烈,何其可叹!
  不过朱由榔当然不会在这个时候说这种丧气话,而是顺着李定国的话头道:“晋王说的不错,若是重庆拿下,便可彻底截断东虏的水运补给。故而东虏必定会不惜一切代价回救。这么看来昆明的压力会小上不少,我们也可以更为从容的布防。”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