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之崩坏降临 > 第六十八章 卡卡西:这药不是我的

  踏踏踏——
  白面无表情的走在一条漆黑的路上,周围有很多火光,每个火光旁都守着一个人,就好像在这条路上等着什么似得。
  可惜这些人里面并没有白认识的人,前面是一片黑暗,对白来说,那里却又是新的开始。
  “抱歉,你不能去。”
  白的身后忽然出现一个低沉的声音,本来浑浑噩噩的白猛然清醒了过来。
  一个手拿黑色锡杖的老人出现在白的身后,白扭过身子疑惑的看着面前的老人。
  “诶?但是我感觉前面在呼唤我啊!”
  六道仙人摇了摇头道:“你在踏入净土之前已经被复活了,回去吧。”
  白有些失神,对于自己已经死了的事情白是知道的,可白没想到世界上竟然还有复活的办法。
  也不能怪白孤陋寡闻,忍界那么大,复活忍术也就那么几个,白不知道也很正常。
  “谢谢老爷爷提醒,请问老爷爷你叫...额,请问您是什么人?”
  白真的害怕对面的六道仙人给自己来一句我没有叫啊!
  鸣人成功的把白搞出了心理阴影,六道仙人自然知道白在想什么,也没有介意白刚刚说的话。
  “我叫大筒木羽衣,世人称我为——六道仙人!”
  “诶?六道仙人!”
  白一直以为六道仙人是传说,可是没想到竟然真的看见了。
  “没错,顺便帮我带一句话吧,少女。”
  白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六道仙人这名头太响亮了,白还没从震惊之中缓过来。
  “你告诉鸣人,这种违背生死的力量少用,尤其是已经进入净土的,只有两次机会,让鸣人好好珍惜这机会吧,当然,没进入净土的不归我管。”
  鸣人好歹也是阿修罗转世,六道仙人自然不想让鸣人没有父母。
  “进入净土就不能复活吗?我明白了,我会告诉鸣人的,还有,我是男的哦!”
  六道仙人拿着锡杖指了指白道:“你自己摸摸看你是男的女的。”
  白有些懵,为什么要这么说?难道有什么问题吗?
  半信半疑的白摸了摸自己的胸口,唔?怎么感觉好像有b那么大?
  “诶?我感觉好像有点不对劲!啊!我下面!空了!”
  鸣人,卡卡西和再不斩蹲在白的身边盯着白,都已经过去十分钟了,为什么白还没醒?
  “卡卡西,你的药是假的吧?”
  还没等卡卡西说话,鸣人便接过了再不斩的问题:“不可能,有官方认证的。”
  “哪个官方?怎么认证的?”
  再不斩有些疑惑,这药还能进行官方认证?难不成是木叶村认证的?
  “唔,崩坏系统出品,六道仙人授权。”
  依旧是一脸懵逼的再不斩站了起来,看了看地上的白和已经被自己砍成肉酱的卡多。
  复活药再不斩是不抱什么希望了,这种东西基本上不可能存在的。
  “再不斩大人....”
  出现幻听了吗?看样子是太思念白了,再不斩背对着白,并没有看见已经睁开眼睛的白。
  鸣人拍了拍卡卡西的肩膀道:“卡卡西老师,如果再不斩要弄死你怎么办?”
  看见白醒来的卡卡西也是松了一口气,可鸣人的问题让卡卡西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这白不是活了吗?再不斩为什么还要和我打?”
  蹲在地上的卡卡西站了起来,将鸣人的手移开之后看向走向再不斩的白,这人不是好好的活过来了吗?
  “如果,你把再不斩的工具变成了床上的工具,你说再不斩会不会活劈了你。”
  卡卡西心里感觉有点慌,床上的工具是什么意思?难不成白还能变成女的?
  “你什么意思?你那药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擦了擦额头冷汗的卡卡西心里十分的慌张,这种情况该怎么向再不斩解释?怪不得鸣人一直说药是卡卡西的,原来是想撇清责任。
  可还没等卡卡西说话,卡卡西便感觉身后一凉,卡卡西扭动着僵硬的脖子,看到了身后那提着斩首大刀的再不斩。
  “那药,不是我的你信不信?”
  再不斩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身上的杀气丝毫没有减弱。
  “你说我信不信?崩坏系统制造,六道仙人授权,卡卡西出品,必属精品啊!”
  卡卡西感觉特委屈,一开始不知道鸣人说的是什么意思,现在知道了可是已经晚了。
  “你也来看看我再不斩的斩首大刀是不是精品吧!”
  卡卡西见状,扭头就跑,现在查克拉不多,根本不能对付再不斩,而再不斩手里有斩首大刀。
  没有查克拉的卡卡西根本打不过有斩首大刀的再不斩,也不知道再不斩哪来的力气,抡起斩首大刀便追向卡卡西。
  “鸣人,谢谢你,顺便六道仙人让我给你带一句话。”
  本来还在看戏的鸣人听到六道仙人之后瞬间警惕起来,六道仙人现在是管净土的,而复活的药不是火影本土世界的。
  自然六道仙人不会允许这种药去他的地盘抢灵魂,本来还想试试效果之后,看看能不能复活水门和玖辛奈,看样子是要泡汤了。
  “他说,这种药不要多用,那些没进净土的他不管,进了净土的你有两次机会。”
  两次机会?鸣人松了一口气,不愧是阿修罗的亲爹啊!就算阿修罗转世了,六道这家伙还在关心着阿修罗。
  “我知道了,新身体用着怎么样?”
  白嗔怪的看了一眼鸣人,听六道仙人说,鸣人有纯粹的复活药的,但自第二次遇见鸣人的时候,白便觉得鸣人绝对有什么想法。
  只是没想到,鸣人的想法竟然这么奇葩,长得像女的不代表必须是女的啊!
  “不好!女的多麻烦啊!都不能帮再不斩大人了。”
  白想要让鸣人给自己变回来,可是这种药丸应该很珍贵才对,白很担心鸣人不会同意。
  “你和再不斩之间肯定要有一个女的,要不然俩大男人在一起难不成要搞基吗?”
  白忽然觉得鸣人说的很有道理,变成女的不仅还是再不斩的工具,还能在晚上也帮助再不斩。
  而白也不是一个在意性别的人,对于白来说,能帮到再不斩就是好的。
  “所以,穿上它吧,今晚再不斩就是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