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之崩坏降临 > 第十四章 团藏:我先晕,你们跟上

  团藏看着激动的鸣人抖了抖嘴角,这是人说的话吗?有你这么冤枉人的吗?
  “日斩!我是无辜的!别相信这个妖狐说的话!”
  三代目也想相信团藏是无辜的,但这眼前的事情和鸣人的话让团藏怎么也洗不干净了。
  难道还能违心说团藏是无辜的吗?这点三代目可办不到。
  “你们还不放开鸣人!”
  根部的人看了看团藏,在团藏点头之后才放开了鸣人,三代目看到这种情况十分的不满,根部虽然是团藏管的,但三代目是火影,火影的命令竟然还不如一个火影辅助,这也太丢脸了。
  被根部放开的鸣人一个闪身便跑到了三代目身后,委屈巴巴的看着三代目。
  “三代爷爷你要给我做主啊!本来我刚刚吃完一乐拉面,谁知这变态竟然对我用幻术,把我骗到小树林,他说我变成鸣子就放过我,但没想到竟然....嘤嘤嘤。”
  团藏看着向三代目哭诉的鸣人,心里一阵mmp,这人柱力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这么秀?
  “日斩!我没有这么做!”
  三代目抽了一口烟,面色复杂的看着团藏,现在团藏还有一点用,等用过之后就不能再重用他了。
  要不然用一个变态当火影辅助,要是传出来的话三代目可承受不起谣言的威力。
  “好了!我有眼睛,这件事我自有分晓,团藏你接触鸣人干什么?别忘了我说过什么!”
  团藏心里又是一阵mmp,这还不都是为了木叶吗?要是不把那武器研究出来,团藏怎么都不会甘心的。
  “哼,我来干什么不用你管!我都是为了木叶!”
  三代目挑了挑眉毛,将手中的烟斗放了下来:“你做这种事情是为了木叶?我是不是太放纵你了!”
  团藏这才反应过来,三代目好像并不知道自己是为了武器。
  而三代目内心充满了怒意,这么多年了,每次只要团藏说都是为了木叶,三代目也就懒得追究了。
  但这次三代目觉得自己好像一直被骗了,要是什么都能用为了木叶一句话就概括过去,那要这火影还有什么用?
  “来人!暗部呢?暗部!”
  三代目忽然想起来自己好像派遣过一个暗部一直监视着鸣人,那么那个暗部应该知道怎么回事。
  刷刷——
  一个暗部在过了一段时间之后才出现在三代目面前,这让三代目脸上有点挂不住。
  而暗部则是一脸懵逼的看着周围,刚刚不就是有点馋了去吃了一碗拉面吗?原本也就没多长时间,但一出来就发现找不到鸣人了。
  现在好不容易找到了,但这俩大佬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周围有一种剑拔弩张的感觉?
  “额,火影大人我在。”
  三代目冷冷的看了暗部一眼,一般来说暗部不可能离开鸣人的,那么估计八成是中了幻术。
  而团藏正一脸得意的看着三代目,没想到三代目的暗部竟然会玩忽职守,到时候就有办法重新把监控权拿回来了!
  可就在团藏得意的时候,鸣人却开口了:“这位暗部大叔你也中了幻术吗?为什么没有来救我?”
  “诶?额,对对,我也中了幻术。”
  如果能逃避惩罚,暗部也不一定会说真话,而三代目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看向团藏。
  团藏想要说什么,但却指着暗部什么也说不出来,这TM都是什么人啊这是!这种忍者能当暗部吗?
  “哼,团藏,你要是真的是为了木叶,用得着对暗部使用幻术吗?”
  团藏指着鸣人,颤颤巍巍的道:“你有种!你给我等着!我一定要....”
  “三代爷爷救命啊!他还想那啥!”
  本来想放一句狠话就走的团藏指着鸣人的手颤抖的更加厉害了,但团藏哆嗦着嘴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扑通——
  “团藏大人!”
  鸣人看着倒在地上的团藏,刚刚做的是不是有点过分了?但他刚刚确实对自己不怀好意,这都是自卫!
  而三代目看着昏倒的团藏也有些担心,挥挥手让暗部带走鸣人之后,便命令根部将团藏送进了医院。
  “唉,团藏啊团藏,你为什么这么想不开呢?好好的火影辅助不当,偏偏要去当变态。”
  正在昏迷之中的团藏抖了两下,对于三代目的话虽然不能反驳,但却依旧可以表示自己的不满,可惜三代目可看不懂。
  被暗部抱着的鸣人解除了变身术,看了看系统仓库确定佐助与鼬不得不说的秘密安然无恙之后便放心了。
  鸣人家门口,伊鲁卡正在焦急的等待着鸣人,其怀里还抱着一个闹钟。
  “伊鲁卡老师?你怎么在这里?有什么事情吗?是不是明天不用上学了?”
  本来看见被暗部抱着的鸣人的时候伊鲁卡还有点紧张,但鸣人还是这么皮,说明没什么问题,伊鲁卡也就放心了下来。
  “我是来给你送闹钟的,记得明天不要迟到啊!”
  鸣人接过闹钟,心里虽然有些感动,但面部表情却显得有些郁闷。
  “这东西很容易坏的啊!我用着不好吧?”
  伊鲁卡伸手在鸣人头上点了点,鸣人气鼓鼓的看着点自己脑袋的伊鲁卡,而伊鲁卡只是笑了笑:“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点小心思,明天不准迟到!”
  “啊!好吧,我尽量吧。”
  鸣人将闹钟调好了时间便走进了屋子,将闹钟放在了床头上:“伊鲁卡老师你要进来坐一会吗?”
  “不了,我得赶紧回去写教案呢。”
  鸣人目送着伊鲁卡离开之后便关上了门,躺在床上的鸣人听着闹钟的滴答声渐渐进入了梦乡。
  滴答——
  水滴声吵醒了鸣人,醒来的鸣人发现自己好像在一个奇怪的地方,四周都是水,阴暗的四周感觉就像下水道一般。
  “好你个团藏,竟然趁我睡觉把我扔进了下水道!等我出来要你好看!”
  彭——
  鸣人身后忽然想起一阵声响,鸣人疑惑的看着黑漆漆的对面,难道有什么东西在对面吗?
  以恐怖小说套路来看,后面八成是吃人的怪物,还是往另一边走吧。
  九尾郁闷的看着往反方向走的鸣人,所以本大爷刚刚都是在做无用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