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之崩坏降临 > 第五十九章 我没有叫啊

  白捂嘴轻笑,看起来真的很像一个女的,鸣人甚至都开始怀疑是不是白说的性别是错的了。
  “那么小弟弟你叫什么?”
  鸣人楞了一下,随后疑惑道:“我没有叫啊!”
  本来笑眯眯的白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沉默了良久之后,才知道鸣人说的是什么意思。
  “不,我是问你叫什么。”
  白依旧很有耐心,可鸣人可不会因为白有耐心而放过白。
  “我真的没有叫啊!”
  我是谁?我在哪?我到底说了什么?白感觉自己有点懵逼,到底是鸣人故意的还是白说的不清楚?
  可白看着鸣人疑惑的面孔,打消了鸣人是故意的想法,除非专业演戏的和真的疑惑的,要不然做不到这种表情吧。
  “额,算了,我还是叫你小弟弟吧。”
  白放弃了,并在心中给鸣人打上了脑残的标签,白现在有一个疑惑,这脑残是怎么打败再不斩大人的?难道再不斩还不如一个脑残?
  这是白第一次对再不斩产生质疑,因为再不斩没打过鸣人实在是有点不可思议。
  白仔细看了看鸣人,外表看起来挺普通的,可为什么会有一种代沟感很深的感觉呢?
  “白,你怎么一直看着我?”
  如果白是女的的话,鸣人并不介意白一直看着自己,但白是男的啊!所以要不要趁月黑风高,四处无人,给白灌一颗重玩人生呢?
  这个想法是极好的,可白至少也是一个上忍啊!要是灌药的话还得打晕才行。
  鸣人拿出了暗夜偷袭者,白扭过头疑惑的看了看鸣人道:“小弟弟你拿棍子干嘛?”
  “没干嘛,这是我的武器,能侦查有没有敌人。”
  影帝要是还被发现,那真没什么人能骗过白了,白也只是觉得奇怪,在听鸣人说能侦查敌人后便对鸣人的武器有了兴趣。
  怪不得一开始再不斩被鸣人发现了呢,八成就是这个武器的原因吧。
  本来鸣人以为白在听鸣人说过后会继续采药,可鸣人没想到白竟然对暗夜偷袭者产生了兴趣。
  这还怎么打?难不成开时空断裂?鸣人有些犹豫,这白肯定都提前知道鸣人有什么能力了,所以一旦鸣人换上白练装甲,白估计就会跑吧。
  “这树林有什么危险吗?”
  如果树林里面有老虎的话,这倒是一个不错的理由。
  “这里很安全啊!由于离波之国城镇不远,所以基本上没什么食肉动物。”
  白虽然依旧是面露笑容,但实际上已经开始警惕起来了,鸣人的反应很明显有些不对劲,白一直在思索着自己到底什么时候暴露的。
  鸣人见无望将白变成女的,决定等最后再说吧,反正这件事鸣人肯定会做的。
  “白....”
  听到鸣人叫自己的白抬起头警惕的看着鸣人,在看鸣人的同时不断的计算着逃跑路线。
  可还没等白决定怎么逃跑,鸣人又开口道:“穿上他,今晚再不斩就是你的。”
  白看着鸣人手里忽然出现的女装一脸懵逼,难道鸣人并没有发现白的身份?
  如果没有发现的话,那拿这衣服是怎么回事,难不成这鸣人有什么奇怪的想法?
  就在白胡思乱想的时候,白忽然想起来鸣人刚刚好像在说再不斩?
  “呵呵呵呵,小弟弟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呢?我好像并没有暴露吧?”
  鸣人疑惑的挠了挠脑袋,白看着疑惑的鸣人感觉有点不妙,难不成鸣人什么都不知道?
  “暴露什么?难道你与再不斩有什么关系?”
  白沉默了,看这情况鸣人八成是什么都不知道?
  “那你刚刚说再不斩是什么意思?”
  白觉得鸣人极有可能在骗他,可单单从表情上却什么都没看出来。
  拥有影帝级别演技的鸣人自然不可能被白看出来问题,看着百思不得其解的白,鸣人觉得挺有意思的,那疑惑的表情看着真的很像一个在沉思的女人。
  “刚刚,我是随口说的,那么白你是再不斩的什么人呢?”
  白心里一阵妈卖批飘过,心中第一次出现想要杀人的冲动,可却被白压了下去。
  “我只是再不斩大人的工具罢了,那么小弟弟你要和我战斗吗?”
  鸣人摆了摆手道:“懒得打,没挑战性。”
  “呃......”
  白陷入了自我怀疑,难道自己还不如一个下忍?竟然被一个下忍瞧不起了,这能忍吗?
  平复了一下心情的白决定还是暂时忍下来再说,现在和鸣人打有点不明智。
  光是鸣人之前使用的特殊武器就让白觉得有些棘手,再不斩还说过有些木叶下忍特别强,所以根本不适合和鸣人战斗。
  “既然这样,那我可要离开了。”
  鸣人不耐烦的挥了挥暗夜偷袭者,现在白已经开始警惕了,打晕白也有点不现实,还是等正式战斗再说吧。
  可就在白准备离开的时候,鸣人忽然叫住了白:“等一下!你的益...女装。”
  “是你的女装。”
  白擦了擦额头的冷汗,所以这家伙绝对有什么不好的想法吧?女装都准备好了。
  鸣人面带可惜的看着离开的白,随后收起了手里的暗夜偷袭者和女装。
  “再不斩竟然没触发任务,真是奇怪呢。”
  鸣人看了看空荡荡的任务面板,随后辨认了一下方向,朝达兹纳造的大桥走去。
  现在夜黑风高的,很适合埋起爆符嘛。
  达兹纳家里,卡卡西和佐助小樱焦急的等待着鸣人,已经快到睡觉时间了,可鸣人还没回来。
  “卡卡西老师,我们出去找找鸣人吧。”
  佐助十分担心鸣人,这波之国人生地不熟的,要是鸣人遇到危险就麻烦了。
  “走吧,一起去,分成两队去找,小樱你留下保护达兹纳。”
  卡卡西有些担心是敌人的阴谋,本来想分成三队的,可是真的有危险的话,能把鸣人留下来那么佐助和小樱根本就是累赘,可卡卡西又不能明说。
  而佐助和鸣人羁绊很深,说不定能帮上忙,小樱就不确定了,所以卡卡西决定让小樱留下,正好可以保护达兹纳,防止敌人的调虎离山,虽然没卵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