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之崩坏降临 > 第八十一章 天地之书争霸赛

  “不是....真的是鸣人干的啊!”
  伊比喜感觉自己要抓狂了,鸣人是幻术白痴?这简直就是天大的笑话。
  那幻术可是伊比喜亲眼所见的,怎么可能是幻术白痴能使用的。
  难不成鸣人在骗火影?这个计划是早就密谋好的?这好像也不可能吧,鸣人怎么可能知道伊比喜会说什么。
  “还敢狡辩?日足都举报你了还不知悔改,来人!拖下去!”
  伊比喜:!!!
  “等等!火影大人你听我解释啊!我真的是无辜的啊!”
  还没来得及解释的伊比喜被忽然出现的暗部拖了出去,自来也摸了摸下巴,总感觉好像有点不对经。
  以自来也的经验来看,这伊比喜好像没有说谎吧,难不成是这家伙已经能做到说谎面不改色了吗?
  就算如此,那也应该有破绽的吧?自来也又看了看三代目,三代目好像没发现什么问题。
  “自来也,以后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以后的事情?自来也感觉三代目好像怪怪的,就像在交代遗嘱一般。
  “以后?什么事?鸣人的话我应该有时间照顾的。”
  三代目点了点头,挥了挥手示意自来也可以离开了,而三代目自己则闭目养神,靠在椅子上不知道在想什么。
  满脸疑惑的自来也见现在也问不出什么了,便从窗户跳了出去,准备有空去看看鸣人。
  死亡森林外面,考生们陆陆续续的集合在一起,除了佐助和小樱之外,其他的考生都一脸警惕的看着鸣人。
  对于这些考生来说,鸣人是上忍是无疑了,不过现在可没人相信鸣人只毕业了三个月。
  这八成是火影想出来的阴招,一定是不想让其他考生在木叶抢木叶下忍的风头。
  “哟,都到了啊!来来来,把生死状签一下。”
  考生们看着手里面的生死状,满脸的不可置信,这一个中忍考试难不成还要把命搭进去?
  “喂,等等,这生死状有点过分了吧?”
  一个带着雨之国护额的下忍颤抖的举起了手,红豆不屑的看了那个考生一眼。
  “你是第一次参加中忍考试吧,不签生死状?那就滚回去喝奶吧!”
  都已经到第二场考试了,肯定不能放弃,所以那雨忍最后还是签了。
  而鸣佐樱在签了生死状之后,便领到了一个卷轴,上面有着天这个字。
  “下面我来说一下规则,你们要在死亡森林生活三天,然后最后两天前往森林中央的高塔,必须三个人拿着天地之书才行哦!”
  这种规矩下淘汰率是十分惊人的,能出死亡森林的估计连一半都不到。
  就在鸣人准备进死亡森林的时候,忽然感觉旁边好像有人在看自己。
  鸣人扭头一看,原来是一个草忍村的....长舌怪?
  不会是大蛇丸吧?鸣人感觉这家伙极有可能是大蛇丸,不过大蛇丸为什么要看鸣人?不是应该看佐助才对的吗?
  就在鸣人犹豫的时候大蛇丸走到了鸣人身边,伸出舌头舔了舔脸颊。
  啪——
  看的恶心的鸣人直接揪住了大蛇丸的舌头...
  大蛇丸一脸懵逼的看着鸣人,刚刚发生了什么?是谁扼住了我灵活的小香舌?
  佐助和小樱嫌弃的看着鸣人,拽别人舌头不觉得恶心吗?就在佐助准备叫鸣人离开的时候,只见鸣人将大蛇丸的舌头卷了起来,然后掰开大蛇丸的嘴,塞了进去。
  “额....你知道你在干嘛吗?”
  大蛇丸真的懵了,向来都是大蛇丸用这个动作恐吓(exin)别人,现在却被鸣人给吓到了。
  这个地方木叶的考官都还在,如果现在发作的话就功亏一篑了。
  鸣人见大蛇丸没反应,一种名为作死的属性忽然觉醒,只见鸣人拍了拍大蛇丸的脸道:“舌头太长,你可以去医院剪掉,这不怪你,但你过来吓唬人就是你的不对了。”
  大蛇丸:???
  这是木叶下忍?这是下忍?下忍这么狂的吗?
  大蛇丸在内心感慨着,他没想到仅仅是一段时间没来木叶,木叶的人就变得陌生了。
  “我走了,你记得去剪舌头哈。”
  大蛇丸直愣愣的看着走进森林的鸣人,想要放句狠话却也没放出来。
  “鸣人,你刚刚在干嘛啊!浪费那么长时间。”
  搓了搓身上的鸡皮疙瘩的鸣人感觉自己已经开始从心了,这大蛇丸第一个解决的绝对会是鸣人,不带脑子都能想到。
  不过事不过三就能活,逢三必死鸣人还是知道的。
  “快点抢个地之书然后跑吧,那家伙应该是大蛇丸,木叶的S级叛忍,影级实力。”
  影级对于小樱和佐助来说已经是实力的顶端了,现在战力还没崩坏,影级已经很强了。
  “那你还惹他?你不是找死吗?”
  小樱有些气恼,对于鸣人的作死冲动表示不理解。
  “他找佐助的,又不是找我的。”
  佐助感觉自己好像是无辜的吧?凭什么来个影级就是找佐助?
  总不可能是鼬派来追杀的吧?佐助感觉很奇怪,影级到底看上自己哪点了?我改还不成吗?
  “找我?你确定吗?鸣人。”
  鸣人并没有理佐助,而是看着前方的草丛,总感觉里面好像有人啊!难不成是大蛇丸?
  刷拉——
  草丛动了一下,随后三个雨忍钻了出来,和鸣人对视了一会之后,只见三个雨忍缓缓倒退着,准备离开这里。
  这鸣人可就不同意了,直接分出三个影分身拦住了雨忍。
  “吓了人还想跑?你到底有没有把我木叶骚狐放在眼里!”
  雨忍那是欲哭无泪,这都是什么事啊!本来想伏击后面的小队,没想到第一个过来的竟然是鸣人。
  “不...我们其实只是...只是路过,真的是路过啊!”
  雨忍都快哭了,这特么谁敢跟一个上忍打?必死无疑啊!
  “这样啊,那就把你们的卷轴拿出来看看,我就看看,不抢的。”
  雨忍心里一喜,觉得自己有救了,就算卷轴被抢走,那也可以再抢啊!
  如果命没了,那可就什么都没了。
  后面的女雨忍拿出了身上的卷轴,鸣人一看,哟,地之书!挺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