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之崩坏降临 > 第二十六章 不爽的日足

  “日足你就让一下吧,反正你还有一个女儿来着。”
  日足无奈的叹了口气,他可没有三代目女装照,要不然还会怕...好像还真会怕。
  鸣人是靠自己的身份才敢这么浪的,要是日足敢浪就要赔上整个家族了。
  “好吧,我明白了。”
  日足扭头看了一眼鸣人离开的方向,随后向日向大宅走去。
  一阵烟雾飘过,抽了口烟的三代目露出了欣慰的笑容,现在就等一个合适的时机就能有完美人柱力了。
  “诶?好像没追上来啊,难道是放弃了吗?”
  鸣人拉着雏田躲在树后面探出脑袋看了看,身后一片平静,根本没人追过来。
  而雏田看着周围的陷阱和鸣人手里黑色木棍,感觉自己的冷汗刷刷直流。
  幸好日足是精英上忍,这种陷阱还难不倒日足,要不然雏田还以为鸣人要图谋不轨了。
  “那个...鸣人君能不能不要使用那个忍术了...至少不要对着父亲大人使用。”
  鸣人摸了摸鼻子,在雏田面前使用好像确实很违和。
  “可以的,那以后就只在床上使用了。”
  雏田:???
  所以在床上使用是什么意思?难不成....
  雏田的眼神越来越幽怨,把鸣人看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所以,你还是放不下佐助吗?”
  鸣人一脸懵逼的看着雏田,道:“这关佐助什么事?”
  “咦?鸣人君难道不是....那个...哎呀!我好像误会了。”
  雏田捂着脸不敢看鸣人,鸣人虽然看不见雏田的脸色,但红红的耳朵已经暴露了雏田内心的想法。
  “和佐助在床上什么的你到底是怎么想出来的?可爱的雏田酱也这么污吗?”
  难道木叶的孩子都这么污吗?早恋什么的就不说了,现在竟然连一句话都能误解,真是世风日下,污神当道,鸣人说的分明是和雏田在床上好吧....
  “不不不,我没有的,嘤~鸣人君就会欺负我....”
  缓过神的雏田双手在胸前点啊点,吸引着鸣人的注意力,嗯,真大。
  看着委屈巴巴的雏田,鸣人忍不住伸手捏了捏雏田肉肉的小脸,嗯,手感真好。
  萝莉有三好身轻体柔易推倒,可惜现在鸣人只能看看。
  “鸣人君...嘤~能放手吗?”
  鸣人楞了一下,不好意思的松开了手,然后鸣人摸了摸雏田的脑袋,随后又四处看了看,看样子日足是不会来了。
  “走吧,看样子岳父大人已经放弃了。”
  本来鸣人还想把二柱子带出来,可惜听说二柱子和鼬去练习手里剑了。
  这样的话就没人和鸣人对练了,自己一个人练也没什么用,鸣人想了想,带着雏田不方便浪。
  鸣人忽然想起来,自己要是浪过头的话三代目可能会插手,不如最近就安生一会吧,等有空补回来。
  天色渐渐黑了下来,佐助躺在草地上,今天终于完成了鼬教的手里剑投掷,可以回去找鼬了。
  佐助抬头看了一眼血红的月亮,一股不详的感觉出现在佐助心头。
  寂静,本来应该还没到熄灯时间的宇智波驻地十分的安静。
  踏踏踏——
  清脆的脚步声打破了这份寂静,佐助惊恐的看着一个个倒在地上的宇智波族人,早上还笑嘻嘻的打着招呼的朋友和亲戚,现在却一个个都倒在了地上。
  血染红了大地,但在血红的月光之下却并不是很显眼,佐助的鞋底已经沾满了鲜血。
  啪嗒——
  佐助推开了家门,看见了倒在地上的父母。
  “怎么会,对了,找哥哥,他一定知道怎么回事。”
  佐助身后的阴影之中忽然出现一个人,本来就紧张的佐助被吓了一跳,仔细一看才发现原来是鼬。
  鼬的脸上沾满了鲜血,佐助看着鼬楞了一下,随后觉得应该是敌人的吧?要不然这里也不会这么安静。
  “欧尼酱,爸爸和妈妈死了....”
  佐助话音未落,便被鼬打断了:“我知道,这一切都是我干的。”
  佐助惊恐的瞪着眼睛缓缓往后退去,边退边喃喃道:“不....这不可能,为什么....”
  “为什么?我只是为了测试一下自己的器量罢了。”
  扑通——
  佐助摔倒在地上,看向鼬的眼神充满了不敢相信:“你骗我,欧尼酱,你在骗我对不对?”
  “你还是自己看看吧....月读!”
  刺啦——
  一把刀刺穿了富岳的胸口,佐助只能在这里看着,动都动不了。
  刺啦,美琴也被短刀划过,倒在了地上,地上的血流到了佐助的脚边。
  佐助瞪大了双眼,一股特殊的力量出现在眼睛里。
  滴答——一滴眼泪从鼬的眼里滴落在地上,摔成了八瓣,佐助的意识清醒了一些,眯着眼睛看着鼬道:“鼬,为什么不杀我。”
  本来准备离开的鼬斜过身体看着佐助,随后跳到了旁边的电线杆上:“你太弱了,我愚蠢的欧豆豆啊!你要是想报仇的话,那就憎恨我吧,然后努力的苟活下去吧。”
  鼬刚刚说完,佐助只觉眼前一黑,便昏了过去,鼬不舍的看了一眼佐助,随后便扭头离开了木叶。
  “这月亮,那个计划怕不是已经开始了,二柱子也完成了祭天了。”
  鸣人坐在屋顶上仰望着天空,四周一个个暗部跳来跳去,看样子应该是结束之后在撤离吧。
  “真的是腐朽啊!这么大的一个家族,硬生生的被逼的死绝....哦,不对,还剩两个来着。”
  鸣人的手里把玩着下午和雏田一起买的小雷炮,早知道木叶有这种炮就不用起爆符了,死贵不说还百分百会暴露智商。
  如果真的是六岁小孩的话根本不会用起爆符,幸好三代目没想到这些,要不然到时候估计找鸣人的就是山中一族了。
  鸣人顺手将小雷炮放进了仓库,随后扒着屋顶钻进了屋子里面。
  “有空就去看看佐助吧,毕竟是朋友来着。”
  现在一个月的假期才过一天,有的是时间去找佐助,到时候想办法让佐助不要杀鼬?
  躺在床上的鸣人想了想感觉有些不妥,要是鼬不死,那永恒万花筒怎么来?
  “算了,随便开导一下吧,顺其自然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