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之崩坏降临 > 第二十七章 那就活捉回来吧

  渴,很渴,佐助感觉自己的喉咙就像着了火一般,想要找水却动也动不了。
  “水!我要水!”
  忽然,一股甘甜的水流顺着佐助的嘴流进了好似着了火一般的喉咙里面。
  佐助感觉全身都舒服了很多,眼睛也缓缓的睁开了。
  面前看着还有点模糊,黄色的头发?怎么感觉有点像鸣人?
  “佐助你醒了?都昏迷三天左右了。”
  果然是鸣人!佐助没想到自己昏迷之后一直陪着自己的竟然是鸣人,话说父母都去哪了?对了,他们都被鼬杀了...
  佐助想起来了自己昏迷的原因,不过由于脑子有些混乱,一些事情也记得不是很清楚。
  一旁的鸣人看着陷入沉思的佐助,想要把实话说出来,但鸣人可以肯定三代目绝对在监视着鸣人,所以说实话是不现实的。
  “佐助,你....”
  “我一定会杀了鼬的,一定!”
  鸣人楞了一下,这可不是一个好想法啊!必须想办法改变才行!
  “佐助,你不想复兴宇智波了吗?”
  佐助扭头看向鸣人,双目之中透露着绝望,传说之中的装逼不成反被艹的二柱子马上就要觉醒了。
  这个能力觉醒以后,佐助永远都不可能装逼成功,但却一直想去继续装逼,在失败与继续装逼的路上来回循环。
  “复兴宇智波?怎么复兴?我一个人不够吗?”
  佐助感觉自己的脑子有点乱,可能是月读的后遗症,反正一些事情感觉好像一直想不明白似得。
  “你一个人?你当种马吗?取百来个老婆?”
  这种事情怎么能答应?所以佐助坚决的摇了摇头,种马什么的根本不适合即将高冷的二柱子。
  但如果后代少的话怎么复兴宇智波?总不可能去找孤儿领养吧,不安全不说还没有写轮眼。
  “你说的有道理,那我该怎么办?”
  鸣人楞了一下,这可不好办啊!首先佐助是绝对不会放过鼬的,那么根本就不可能做到让鼬活下来吧?
  所以之前到底是怎么想的?为什么要来开导佐助?这种事情根本不可能完成的嘛。
  鸣人陷入了沉思,不是在想怎么劝佐助,而是在想之前自己是不是闲的蛋疼了,竟然会想来劝佐助。
  既然这佐助很难劝,不如就试试传说中的人与人之间的和平分手...呸,相处吧。
  “佐助,既然你自己不想当种马,你为什么不找鼬...”
  “他?你在逗....嗯?不对,你说的有道理,既然我不当种马,我可以让鼬当啊!还能让鼬赎罪。”
  鸣人:诶?我是谁?我在哪?我刚刚说了什么?
  一脸懵逼的鸣人表示这不是自己说的!但好像很有道理啊!这样鼬就不会死了...不,是不会痛苦的死了,会快乐的死去。
  “不愧是鸣人啊,你的想法真的很不错,不愧是我佐助的朋友。”
  鸣人直愣愣的看着佐助,所以这和我有什么关系?都是你自己脑补的好吧,看样子鼬的月读有点狠了,佐助都傻了。
  “好吧,这个也行,你自己安心养病吧,我先走了。”
  鸣人感觉自己要是不走,说不定会有什么可怕的事情发生,这佐助绝对不正常,脑子肯定被鼬弄坏了。
  可惜鸣人进来的时候就不是正常进入,所以出去还得爬窗户。
  “鸣人,在去找鼬之前,我一定会打败你的!”
  鸣人撇了撇嘴,等我有空之律者之后,你个二柱子还不是永远都要跪下来叫爸爸了。
  哼,蝼蚁.....
  “咦?卧槽,手滑了!”
  鸣人一脸懵逼的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远的墙壁,刚刚好像想太多导致手滑了,然后....这医院幸好不高来着。
  而佐助可不知道,见鸣人掉下去之后佐助瞬间睁大了双眼,本来被鼬封印的写轮眼又出现在眼中。
  并且其中一个单勾玉也瞬间变成了二勾玉,于是佐助有了一双二勾玉写轮眼....
  佐助本来想过去看看,可是双腿忽然一软,原来身体还没完全恢复,根本不能行走。
  掉下去的鸣人附身白练,在耳朵边按了一下,一个战术护目镜出现在鸣人眼前,随后鸣人调整身体,平安落在了地上。
  “还好白练装甲号称跑酷少女,要不然至少也得骨折吧。”
  鸣人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在来往的忍者惊讶的目光下悠然自若的离开了。
  缓过来的佐助爬到了窗户旁边,看着离开的鸣人的背影松了一口气。
  佐助摸了摸自己的眼睛,看着窗户上的影子,不禁笑出了声。
  “哼哼,呵呵,哈哈哈,鼬,你就等着回来赎罪吧!”
  时间过的很快,毕业考试马上就要到来了,鸣人坐在座位上有些不安,虽然在伊鲁卡的监督之下,鸣人已经学会了手里剑投掷,但分身术就好像一个过不去的坎,怎么学都学不会。
  而考试主要就是三身术的其中一个,而以那群只会搞事的长老来说,绝对会为难鸣人,将考试内容定为分身术的。
  “幸好水木还在,至少还有其他毕业方法。”
  鸣人很庆幸三代目想要放长线,钓大鱼,水木这家伙并没有因为炸学校那件事被当成替罪羊,鸣人不知道三代目是怎么解决的,反正也没找过鸣人。
  “咳咳,现在宣布考试内容。”
  鸣人还在发呆的时候,伊鲁卡已经走到了讲台上,将手里面的资料放在了桌上。
  缓过神的鸣人看着伊鲁卡,不由的有些紧张,虽然八成已经确定是分身术,但万一是那一两成呢?
  “这次的考试内容是分身术!”
  伊鲁卡担忧的看向鸣人,却发现本来紧张的鸣人却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难道鸣人学会了分身术?
  如果不是学会分身术的话,听到这个考试内容应该会站出来反驳的吧?
  伊鲁卡皱着眉头看着鸣人,以伊鲁卡对鸣人的了解,鸣人天赋绝对不低,但却一直卡在了分身术上面。
  就好像分身术和鸣人有仇一般,鸣人迟迟没有学会分身术。
  “同学们,这将是你们最后一次考试了,也是你们成为忍者的第一步,我希望你们成为忍者,但真的不希望你们上战场,战场这个地方,或许下一秒你们的名字就会出现在英雄碑上面,所以大家切记在毕业之后,一定要努力提高自己,我不希望下次遇见你们的时候,是在英雄碑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