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之崩坏降临 > 第一百一十六章 鸣人与宁次的战斗

  赛场上,鸣人爬在护栏上紧紧的盯着宁次,宁次被盯的浑身不自在,感觉就像有什么洪荒猛兽盯上自己了一般。
  打了个寒颤的宁次顺着感觉看向了鸣人,宁次已经在考虑要不要弃权了,可不当上中忍,那之前和雏田打的有什么用?
  但和鸣人打的话,说不定会去凉啊!不对,宁次忽然想起来自己是雏田的哥哥,鸣人应该不敢下重手。
  “咳咳,第一场比赛,宁次vs鸣人!”
  裁判还是月光疾风,不过也可以说不是月光疾风,因为这是一个女的,鸣人看着变成女的月光疾风满意的点了点头,就是不知道卯月夕颜会怎么选择。
  鸣人跳到赛场上,朝宁次勾了勾手指,宁次冷哼一声,纵身一跃,落到了鸣人对面。
  深吸一口气的宁次凝重的看向鸣人,这可是一个劲敌啊!打过的几率很低,如果鸣人失误的话,宁次觉得自己应该有机会反杀的。
  “你觉得自己有机会赢吗?大舅哥。”
  鸣人看起来有些漫不经心,就好像没把宁次放在眼里一般,宁次感觉自己受到了轻视,不过宁次并没有说,如果这样的话还是有赢的机会的。
  宁次不怕被轻视,就怕被鸣人重视。
  “比赛开始!”
  宁次小心翼翼的盯着鸣人,却发现鸣人掏出了两把剪刀,宁次不禁觉得有点奇怪,虽然中忍考试可以带武器,可以剪刀为武器宁次还是第一次见。
  “大舅哥,你知道剪刀最适合干什么吗?”
  鸣人晃了晃手中的剪刀,宁次心中有一种不详的预感,这剪刀难不成有什么特殊的能力吗?好像鸣人的武器一直都有特殊的能力来着。
  “我不想知道,也不需要知道,你今天必败!”
  鸣人微微一笑,瞬间便消失不见,宁次心里一惊,难道是时空忍术?
  不过鸣人好像没有穿装甲,宁次记得鸣人需要装甲才能使用时空忍术的吧,难不成是春体术的速度?
  一个身影忽然出现在宁次面前,宁次很庆幸自己体术也很好,反应能力还能跟得上。
  只见宁次后退几步,躲开了面前的剪刀,可鸣人忽然低头看向宁次身下,手中的另一个剪刀顺着鸣人的目光直射宁次的两腿之间。
  “秀遁·断鸟之术!”
  宁次听到这个忍术,忽然一个激灵,随后发挥出了超过平常时候的灵活,险而又险的躲过了鸣人的剪刀。
  现在宁次明白鸣人为什么带剪刀了,原来是想干这种事情啊!
  “你竟然想干这种事情,真是没一点...”
  宁次还没说完,便发现两把剪刀已经飞了过来,还没站稳的宁次一个铁板桥,可是因为没站稳的缘故,直接倒在了地上。
  看着身后插进石壁里面的剪刀,宁次心里还是有那么一点点庆幸的,至少没有被扎在身上。
  “奶够翘!”
  白色的装甲出现在鸣人身上,站起来的宁次瞬间感觉不妙,仅仅是两把剪刀就差点让宁次绝后了。
  要是加上这种装甲,那还怎么打过鸣人?
  鸣人微微一笑,随后一个护目镜出现在鸣人眼前,宁次见状便知道鸣人要认真了,现在肯定打不过鸣人了。
  “我...”
  宁次刚刚举起手,我字还没说完,便感觉肚子一痛,随后发现整个世界都变慢了。
  彭——
  一个黄色的猫爪冲地上出现,将漂浮在半空之中的宁次踢上了天,宁次想要反抗却发现在时空断裂里面自己动一下真的好慢。
  怪不得说时间忍术最强,这种感觉不管是谁估计都没有反抗能力吧。
  就在宁次胡思乱想的时候,宁次忽然发现天空之上有个黑影,仔细一看,原来是跳到天空之中的鸣人。
  又是一个猫爪,将宁次踩了下去,随后在宁次快要落地的时候,鸣人一把抓住宁次的脑袋,将其按在墙壁上。
  “现在,你觉得自己会赢吗?”
  宁次冷哼一声,随后鸣人发现自己手里的宁次变成了一块木头,鸣人有些惊讶,原来日向家也会忍术啊!以前听说日向家不会忍术来着,所以鸣人也就没有防备三身术。
  “你还是太嫩了,八卦·六十四掌!”
  不知道为什么,宁次总有一种可能打不到鸣人的感觉,而鸣人看起来就好像不想躲一般,这让宁次觉得有点奇怪。
  宁次看着被打飞的鸣人松了一口气,可能是鸣人大意了吧,反正鸣人没躲过就是了,被八卦·六十四掌打到,必定会被封印查克拉的。
  “你已经败了,我说过,你不可能赢的。”
  看台上的花火撇了撇嘴,本来以为鸣人能给雏田报仇,没想到这么快就被解决了。
  “是吗?我觉得你高兴的太早了。”
  鸣人拍了拍头上的尘土,站起来看向宁次,鸣人的手臂上很清晰的可以看见一个个红点,很明显是被封印了查克拉。
  “你已经被封印了查克拉,你没有了查克拉还能干什么?命运就是如此,你不可能赢的。”
  鸣人嗤笑一声,并没有着急冲开查克拉,而是对着宁次道:“命运?你说命运?你觉得我应该有什么命运?”
  “你的事情我当然知道,父母双亡,被当成妖狐,这就是你的命运,命运不可逆!”
  点点光芒出现在鸣人身上,宁次感觉不对劲,赶紧打开本来已经关闭的白眼,一团查克拉正在鸣人身体里面游走,很明显这查克拉不正常。
  普通人根本不可能有这么多的查克拉,倒是...
  “你...真的是妖狐?”
  宁次声音有些颤抖,九尾之乱人尽皆知,九尾多强宁次当然知道,宁次可不觉得自己能打过九尾。
  “我不是妖狐,我只是一个不相信命运的人柱力而已。”
  看着鸣人身上消失的红点,宁次便知道自己没机会了,鸣人多强宁次还是知道的,阴不到鸣人,宁次根本没机会赢。
  “不相信命运?就算你不相信,你也得按照命运走下去!因为你你逆不了这天!”
  鸣人冷笑一声,缓缓走进宁次身边,宁次警惕的看着鸣人,却也并没有动手。
  “天?呵,我要这天,再遮不住我的眼;我要这地,再埋不了我的心;我要这狗屁命运,永远逃不出我的手掌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