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之崩坏降临 > 第七十四章 这个扭曲的世界,还有爱吗?

  我爱罗楞了一下,随后不屑的笑了笑:“这个世界,还有爱吗?”
  “有没有,你自己看。”
  鸣人白了我爱罗一眼,收回了九尾的杀气。
  刷——
  三代目拿着烟斗看着周围的情况,木叶丸并没有受到伤害,不过这砂忍村确实太嚣张了。
  可现在木叶和砂忍村还是结盟状态,三代目根本没办法去抓勘九郎。
  如果因为这些破坏了和平,那么三代目绝对不会愿意的。
  “只是一点小事罢了,都退下吧。”
  鸣人有些惊讶,这三代目真的老了,人柱力在身边都没认出来,有哪个村子在正常情况下会把人柱力派来参加中忍考试?
  这么显而易见的问题三代目都发现不了,他还凭什么守护木叶,果然,三代目死在中忍考试是最正确的选择。
  “走吧,多谢火影。”
  礼仪是不能丢的,我爱罗可没有傻到在敌人面前暴露自己的身份。
  在路过鸣人身边的时候,勘九郎恶狠狠的瞪了鸣人一眼,并轻声道:“中忍考试,你给我等着!”
  放了句狠话的勘九郎浑身舒爽,脚步都轻快了很多。
  “三代爷爷,这丑八怪威胁我。”
  勘九郎:whatnmd。
  一脸懵逼的勘九郎手都有点抖了,有你这么做人的吗?你这还是人吗?你是真的狗啊!
  “勘九郎,你是不是皮痒了....”
  手鞠揪着勘九郎的耳朵,我爱罗捂脸叹气,有这么一个哥哥真的好烦啊!
  “火影大人实在抱歉,我会管教好勘九郎的。”
  三代目摆了摆手让我爱罗三人离开,随后看向鸣人道:“别破坏两村之间的关系。”
  本来是想训斥鸣人不懂事的三代目忽然想起来鸣人还是一个孩子,这么说也没什么奇怪的,语气也就放缓了几分。
  鸣人大概知道三代目怎么想的,可木叶情报部门就这么差吗?连砂忍村的阴谋都检测不到?
  不对,木叶的情报部门绝对不可能这么差,那么应该只有一个可能了。
  管外面情报的准确的说应该是团藏,因为外村间谍大都是根部的人。
  而团藏是绝对不会把这件事告诉三代目的,也就是说,三代目已经被蒙在鼓里了。
  “三代爷爷,你最好查查砂忍有什么问题。”
  三代目眉头皱了一下,对鸣人的话有点不满意,木叶的忍者资源是有限的,绝对不能浪费在无用的地方。
  调查砂忍对三代目来说根本没必要,三代目认为有结盟合约在,砂忍村不敢背叛木叶。
  “你太孩子气了,只是和你有点矛盾而已,你怎么能肆意浪费忍者资源呢?鸣人你好好反省一下!”
  孩子气?鸣人感觉自己真的被气到了,这是什么鬼理由啊!还孩子气?也不知道是谁孩子气。
  本来鸣人就不想救三代目了,现在鸣人更觉得三代目在中忍考试牺牲的好。
  一个人长期坐在高位,迟早会被那些奉承话腐蚀,一点一点的盲目自信。
  “我知道了,提前祝您旅途愉快,顺便向六道仙人问声好。”
  三代目感觉有点摸不着头脑,堂堂火影去哪旅游?这鸣人说话怎么阴阳怪气的,难道砂忍真的有什么问题?
  看着和鸣人一起离开的木叶丸,三代目感叹自己真的老了,是时候培养第五代火影了。
  不过在第五代火影培养出来之前,长老也得换人才行,如果三代目不在的话,第五代火影不管是谁,都难震住团藏。
  除了团藏,还有小春和门炎也是一个大麻烦,本事没多少,一直搞事倒挺厉害。
  要不是因为老师都是二代目,三代目怎么可能让小春和门炎当长老。
  “勘九郎!你是不是脑子进屎了?威胁九尾人柱力有什么好处?”
  勘九郎被我爱罗训斥的有点懵,什么叫九尾人柱力?难道那黄头发的是九尾人柱力?
  手鞠也感觉不敢相信,没想到九尾的人柱力竟然和三代目的孙子混到一块了,难道三代目就不怕九尾失控把那小孩弄死吗?
  “九尾人柱力?这个我不知道啊!我爱罗,这真的不怪我!”
  哪只尾兽最强大,以现在的砂忍村估计并不是很清楚,毕竟有守鹤一直在误导着。
  守鹤那神经病一直说自己最强大,而砂忍村的一些不明真相的高层也就认为尾兽里面最强大的是守鹤了。
  由于有这种想法,九只尾兽的整体实力也都被守鹤拉低了,你看这最强的尾兽砂忍都能制服,更别说其他更强的了。
  “怎么回事?勘九郎干什么了?”
  去外面收集情报的马基忌惮的看着发怒的我爱罗,想要劝几句,到嘴边却变成了询问的话。
  勘九郎现在也很绝望啊!神知道怎么会那么巧,九尾人柱力和三代目的孙子都惹了。
  “没什么,只是勘九郎绑架了三代目的孙子,威胁了九尾人柱力。”
  马基走到勘九郎身边,拍了拍勘九郎的肩膀,安慰道:“勘九郎啊!你还是回去吧,你在这里我感觉任务会失败啊。”
  “不!我保证不惹事了!”
  有这么安慰人的吗?扎心了,老铁。
  马基也有些犹豫,送回勘九郎非常麻烦,还得找一个人来补充,可我爱罗这家伙不好相处。
  但是吧,要是勘九郎还呆在这里,马基真的觉得任务会失败啊!俗话说得好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这才刚进木叶,俩不该惹的一个没落下,下一步你是不是就准备去烧火影大楼了?
  “我真的,我不出去了还不行吗?要是我不在我爱罗身边,他...咳咳。”
  手鞠感觉勘九郎真的是一个人才,在我爱罗面前说我爱罗暴走,怕是不想活了。
  “勘九郎,管好你自己的嘴!”
  我爱罗最终还是压下了弄死勘九郎的冲动,勘九郎很庆幸自己是我爱罗的哥哥,要不然就凭刚刚那一句话,勘九郎真的不觉得陌生人能活下来。
  马基无奈的叹了一口气道:“勘九郎啊!你还是别说话了。”
  手鞠赞同的点点头,之前那个黄毛是明着气人,而勘九郎则是暗地里气人,说难听点就是不会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