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之崩坏降临 > 第十九章 守护好木叶的未来

  南贺川之上,止水焦急的等待着,虽然根部暂时到不了这个地方,但事无绝对,止水也不敢肯定鼬能在根部之前到这里。
  踏踏踏——
  止水听到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自己的乌鸦也飞了回来,随后止水便放下了一直提着的心。
  “止水,你找我....止水!你眼睛是怎么回事?”
  刚刚走到悬崖上的鼬忽然发现止水的眼睛有一只紧闭着,看上去好像里面没有眼球了似得。
  “没什么,只是我失败了而已。”
  失败?鼬忽然瞪大了眼睛,这怎么可能失败?别天神有多强鼬还是听止水说过的。
  难道是止水向长老释放别天神失败了吗?说不定是长老有更强的眼睛吧。
  “那你的眼睛是长老干的吗?”
  止水摇了摇头道:“是团藏,团藏不相信我。”
  鼬好明白了什么,这就是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吗?万花筒写轮眼谁都想要,团藏绝对不是不相信止水,而是为了止水的眼睛。
  “你一定要小心团藏,不要和他打交道。”
  鼬想要上前搀扶止水,却被止水躲开了:“鼬,你不用管我这个失败者了,这个给你。”
  止水挖出了自己的左眼,交给了鼬。
  “止水!你这是干什么?”
  鼬拿着止水的眼睛感觉十分的不解,止水分明还有救,为什么要挖了自己的眼睛?
  “鼬,一切靠你了,你一定要守护好木叶和宇智波的未来!”
  说完,止水便往后一躺,栽下了悬崖,掉进了南贺川。
  “止水!”
  鼬想要抓住止水,可却还是差了一点点....
  宇智波驻地,佐助疑惑的看着满脸沮丧的鼬,本来想要和鼬一起练习手里剑,但看样子今天不合适啊。
  “欧尼酱....”
  佐助注视着鼬走进了屋子,想要开口叫住鼬,但最后还是放弃了。
  训练场上,鸣人看着空空如也的靶子和惊恐万状的伊鲁卡,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伊鲁卡老师,我觉得还是枪好用一点。”
  伊鲁卡拔下自己身边的手里剑,将其扔在地上:“我管你有什么!就算你有查克拉武器!也得给我把手里剑练好!”
  鸣人郁闷的重新拿出手里剑,漫不经心的将其往靶子上一丢。
  只见手里剑斜着飞了出去,彭的一下撞到了伊鲁卡身后的树上,伊鲁卡摸了摸被手里剑割开的裤裆,脸上流下丝丝冷汗。
  “鸣人你能不能看着点!姿势都对怎么老是扔歪?”
  伊鲁卡看了看将自己画出一个人体描边的手里剑,心里暗自庆幸自己没有动,要不然估计就被扎到了。
  但这样子看起来总觉得鸣人是故意的,如果不是故意的能将手里剑扔出来个人体描边吗?
  “我枪法很好啊!这种冷兵器我玩不来的!”
  鸣人看了看系统里面显示的热武器精通技能,有这个技能在还练什么手里剑啊!
  直接砰砰砰的打手枪不好吗?手里剑这种东西,能不能打到人还两说呢。
  毕竟人扔的不管在怎么快,也没子弹飞的快不是吗?
  “你要是能用枪让我的手里剑打不到靶子,那么我就允许你把你的枪当手里剑!不使用你那个奇怪的能力。”
  鸣人听后看了一眼热武器精通,打手里剑好像不是什么难事吧?
  伊鲁卡看鸣人陷入了沉思,随手两发手里剑就扔了出去,谁知道鸣人到底能不能打中,为了鸣人好,还是作弊一下吧。
  鸣人撇了撇嘴,这种小儿科的把戏我上辈子就不玩了。
  砰砰——
  两声枪响之后,鸣人耍了一个枪花,将月神守护握在手中,对着枪口吹了一口气。
  伊鲁卡懵逼的看着被击落在地上的手里剑,第一次对手里剑产生的怀疑,难道手里剑真的不如鸣人的武器?
  可是伊鲁卡可是一个不信邪的人,既然你能用两把枪打飞两把手里剑,那我一次扔三把总行了吧?
  咻咻咻——
  砰砰砰——
  月神守护威力可是不弱的,被打中的手里剑全部变成了两半,甚至有些严重的直接碎成了渣渣。
  “不可能吧....这东西到底是什么原理?”
  伊鲁卡一脸的不敢相信,但地上的手里剑仿佛在诉说着月神守护的强大。
  咻咻咻咻咻咻——
  伊鲁卡决定再试一次,六把手里剑是伊鲁卡一次性发射的极限,如果这都能解决的话,那么伊鲁卡真的无话可说了。
  砰——
  只有一声枪响?伊鲁卡疑惑的看向手里剑,好像并没有打中手里剑...等等!
  伊鲁卡忽然发现后面的靶子竟然被打爆了,手里剑自然而然的穿过了靶子,并没有射在上面。
  “你这个...”
  指着靶子的伊鲁卡感觉自己无话可说了,还能这样的吗?难道上战场救人还能直接把自己队友崩了吗?
  但偏偏伊鲁卡说的是不让手里剑射靶子上面,现在靶子上面确实没有手里剑,所以鸣人这应该算是合格了吧?
  “我赢了,靶子上没有手里剑哦!”
  伊鲁卡拍了拍自己的额头,这应该就是典型的没说清楚吧?要不一哭二闹三上吊?这样鸣人应该就能安心学手里剑了吧?
  可是我伊鲁卡是纯爷们,怎么能这么做呢?应该用纯爷们的方式解决才行!emmm....好像打不过鸣人啊!
  伊鲁卡非常苦恼,这三代目到底是要教鸣人什么啊!伊鲁卡觉得自己会的好像还没鸣人多,至少鸣人会打手枪,伊鲁卡就不会。
  鸣人靠在树上看着蹲在地上发愁的伊鲁卡,所以为什么不教分身术呢?虽然教了也学不会。
  “算了,既然这样,那就教那个吧!”
  伊鲁卡忽然站了起来,鸣人挑了挑眉毛,除了分身术之外,其他的经管来!
  “鸣人,我现在没什么好教你的了,不如测试一下三身术吧,变身术就不用测试了。”
  想起变身术,伊鲁卡仿佛想起了那不堪回首的往事。
  但分身术这种东西,鸣人觉得伊鲁卡绝对是故意的吧?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这个....我...能不测试吗?”
  本来有些沮丧的伊鲁卡疑惑的看着鸣人,变身术玩的这么溜难道不会其他两种吗?
  “不能,快点使用分身术和替身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