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之崩坏降临 > 第七十三章 偶遇我爱罗

  “既然需要那种杂志,那么你就跟着我来拿吧。”
  鸣人寻思着正好现在没什么事,去看看那种杂志也好,反正迟早要教木叶丸的。
  木叶的街道上,一个个陌生的面孔让小樱十分疑惑,难道木叶进了一堆间谍?要不然怎么可能有这么多陌生面孔?
  就在小樱疑惑的时候,鸣人和木叶丸走了过来,小樱看见鸣人之后仿佛看到了救星一般。
  上去直接将鸣人拉到了身边,鸣人惊讶的看着小樱道:“诶诶!等等!朋友妻不可骑啊!男女授受不亲啊!嘤哥!”
  “你在说什么啊!你看,木叶进间谍了!”
  鸣人更加疑惑了,随后忽然想起来小樱好像不知道中忍考试的事情,八成是把考生当间谍了。
  “所以?和我有什么关系?”
  小樱抓住鸣人的手松了一下,有些不解鸣人为什么会这么说,难道鸣人不爱木叶吗?
  “这是木叶啊!进间谍了!”
  小樱摇晃着鸣人,鸣人感觉自己头都晕了,在强行让小樱停下来之后,鸣人揉了揉有点晕的脑袋道:“不就是中忍考试吗?你个疯丫头发什么疯啊!”
  “中忍考试?你怎么不早说?”
  小樱彻底松了一口气,那种一上街发现一个认识的人都没有的感觉太难受了,要不是刚刚交过任务,小樱还以为自己走错村子了呢。
  “鸣人大哥!咱快点好不好!”
  木叶丸眼瞅着都要下午了,而鸣人还在和女的说话,木叶丸都等的心急了。
  “你先去吧,我一会跟上!”
  由于鸣人还要给小樱讲讲中忍考试,所以便让木叶丸先离开了。
  “那好吧,你快点...哎哟!”
  还没等鸣人扭过头,木叶丸一声哎哟便吸引了鸣人。
  原来是木叶丸撞到了勘九郎,被勘九郎提了起来。
  “喂,小鬼,走路不长眼睛啊!”
  被勘九郎单手提起来的木叶丸满脸惊恐之色,这外村的可不知道他是火影的孙子,要是这么下去说不定就被弄死了。
  “鸣人大哥救我啊!”
  勘九郎看了看走过来的鸣人,看样子应该是一个下忍,既然是下忍,勘九郎自然也不会在意。
  如果勘九郎知道木叶的忍者等级划分的话,那他就不得不在意了。
  “放开木叶丸,给你五秒钟时间。”
  勘九郎瞬间惊了,下忍都敢这么狂妄的吗?木叶的下忍也太不知道天高地厚了吧?
  旁边的手鞠有点心虚,这里毕竟是木叶,万一被上忍看见又是一阵麻烦。
  “五四一!时间到!暗部都特么死哪去了!没看见火影的孙子被绑架了吗?”
  勘九郎:!!!
  手鞠:!!!
  刷刷刷——
  木叶丸身边会没有暗部?就算鸣人身边也是跟着几个暗部的。
  这一下勘九郎彻底慌了这是踢到铁板了啊!随便抓一个人竟然是火影的孙子,勘九郎觉得自己可以去买彩票了。
  “抓起来啊!楞毛线楞。”
  暗部自然知道事情的经过,可对于抓不抓则是有点犹豫,要是破坏了两村关系,谁都担不起这个责任。
  可要是不抓的话,鸣人要是一个保护火影孙子不利告到火影那里,也够这些暗部喝一壶的了。
  “看什么看!还不放开木叶丸?”
  勘九郎很气,重来没有这么气过,可这怪谁?自己手贱抓了火影的孙子。
  怒视着鸣人的勘九郎只能先放下了木叶丸,周围的暗部离开了一个,看样子是去请示火影了。
  “还看啊!你丑到我了知不知道!”
  鸣人嫌弃的看了一眼勘九郎,确实挺丑的,怪不得没人爱啊!
  “你!你怎么能这么说呢?”
  本来还想和鸣人互怼的勘九郎看了看四周的暗部,努力压下了心头的怒火。
  “为什么不能这么说啊!难不成你没照过镜子?你不丑谁丑?”
  嘎吱嘎吱——
  勘九郎把牙齿咬的嘎吱响,可周围的暗部没退,勘九郎根本不敢有什么动作。
  就在鸣人准备继续说的时候,忽然感觉背后有一股淡淡的杀气袭来。
  “你这样就有点过分了吧?”
  小熊猫果然看不下去了,要不是为了逼出小熊猫,鸣人才懒得说勘九郎呢。
  “哦豁!有点意思啊!”
  我爱罗有些疑惑,都释放杀气了这鸣人为什么不害怕?难不成这鸣人还杀过人不成?
  一般来说下忍很少有一开始就杀人的,除了雾隐和特殊的人之外,其他村子都要干够一定的低级任务才行。
  “大狐狸,借杀气一用。”
  封印空间,九尾借鸣人的眼睛,看见了我爱罗,还有被封印的守鹤,一般来说,九尾那傲娇性格自然不会借给鸣人。
  不过,万事都有一个万一不是吗?自家人柱力的杀气不如自己死对头的人柱力杀气怎么办?
  那当然是借了!九尾可不允许守鹤的人柱力超过自己的人柱力,哪怕只是一点点。
  轰——咔嚓嚓——
  强大的杀气从鸣人身上爆发出来,若隐若现的九尾浮现在鸣人身后。
  周围的墙壁被杀气冲的出现了道道裂纹,我爱罗单手挡在眼前,脸上写满了不敢相信。
  这不是鸣人的杀气,我爱罗可以确定,因为守鹤就在我爱罗体内。
  “怎么可能!为什么会,为什么你身体里面的怪物会愿意....”
  “真的是怪物吗?”
  鸣人打断了我爱罗的话,尾兽是怪物也不知道是谁说的,反正就是一派胡言。
  “怎么可能不是?你难道就没有被歧视的感觉吗?”
  我爱罗看了看周围的暗部,自鸣人释放九尾的杀气之后,所有暗部看鸣人的眼神已经变了。
  不是尊敬或者敬仰,而是恐惧,无边无际的恐惧,仿佛下一秒九尾就会跑出来似得。
  “我有我家卡哇伊的大狐狸陪我,他们怎么看关我什么事?”
  卡哇伊....我爱罗很想怒吼一声,到底哪个尾兽看起来卡哇伊了?战争武器还卡哇伊?你家尾兽上战场卖萌啊!
  “你怕不是审美有问题....”
  我爱罗已经感觉无力吐槽了,不管怎么看守鹤,真的无法和卡哇伊联系在一起。
  “怎么可能是我审美有问题,只是你不会发现自己身边的爱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