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之崩坏降临 > 第十八章 特殊的棒球棒

  “滴——恭喜获得成就:心死的三代目,奖励水晶三百。”
  漩涡鸣人:???
  所以这就是任务没有水晶的原因?还有三代目到底为什么心死了?
  鸣人表示自己一脸懵逼,要心死也是伊鲁卡心死啊!为什么会是三代目?
  “系统,刚刚怎么回事?三代目为什么心死了?”
  如果穿越世界有疑问怎么办?问系统!
  “他发现你其实是想让他女装,然后....”
  系统还没说完,鸣人果断开始收拾东西,要不然一会就跑不了了。
  收拾到一半的鸣人忽然反应过来,我为什么要跑?三代目要是敢来,直接把他女装照发满木叶不就行了,鸣人还真不信三代目不爱护自己的名声。
  “系统,你有棒球棒吗?”
  现在鸣人有了三百水晶,抽奖的话一次也出不了什么好东西,还不如弄一个普通一点的武器,以后打人不用掏枪了。
  要是月神守护使用次数过多,说不定就被发现破绽了,火影这个世界,奇葩的很,第二天来个空手接子弹的人都不奇怪。
  “特殊抽奖开启,仅十次机会,每次二十水晶。”
  鸣人挑了挑眉毛,这系统干脆叫赌博系统吧,整天抽抽抽的,就不能直接兑换吗?
  “先来一发试试水,反正这个有保底吧。”
  只见二十水晶消失,两张卡片出现在鸣人面前,鸣人惊讶的发现,其中一张竟然是紫色的,那岂不是说至少有一个五星武器了?
  这特殊抽奖不是只出棒球棒吗?难道是我漩涡鸣人理解有问题?
  “恭喜获得暗夜偷袭者棒球棒,一千秘银。”
  还真是棒球棒啊!本来以为能把月神守护换掉的鸣人有些失望,不过五星的棒球棒好像也不错啊,应该不会轻易就坏了吧?
  鸣人从仓库里面拿出了暗夜偷袭者,只见其全部都是黑色的,看上去光线好像也被吸走了似得,上面的属性也是一目了然。
  “两个能力?打中头部僵直或者昏迷一分钟?这个能力不错啊。”
  鸣人对这个能力很满意,都能硬怼辉夜了,到时候趁她不注意一棍子下去就能将其封印了。
  “第二个能力是强制粉碎?百分之十的几率强制粉碎一切物体(非生物类)....流弊,不愧是系统。”
  本来只是想要一个普通棒球棒的鸣人现在非常满意,到时候看谁应该女装....呸呸呸,我鸣人不是那样的人!
  鸣人拍了拍胸口,差点暴露了真的想法,坚决不能让其他人知道。
  周六永远都是快乐的,因为可以睡觉睡到自然....
  轰——
  鸣人被这一声巨响吓得一个激灵,难道三代目来报仇了?
  可没想到的是,门口竟然是伊鲁卡,难道是伊鲁卡想要来报仇?那为什么现在才来?
  “鸣人,我决定了,今天开始给你补习手里剑和苦无投掷!”
  这就是来自老师的报复吗?果然强大!我漩涡鸣人竟然无法反驳。
  “我觉得或许不用吧....”
  鸣人的眼神有些飘忽,不会投掷手里剑在忍者里面可是几乎没有的。
  而鸣人偏偏还真就全不会,毕竟没人教过。
  不过在休息的时候补习也太过分了,鸣人仿佛想起了那堆积如山的作业和补不完的课,没想到穿越了还能体验到。
  “不用?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
  伊鲁卡说完便捞起了鸣人,将其生拉硬拽的带到了训练场。
  而另一边,止水小婊砸...咳咳,止水走到一处小树林,看样子是要和团藏幽会。
  “止水,我知道你是心向木叶的,所以能告诉我为什么你觉得你能阻止政变吗?”
  止水的身后传来一阵低沉的声音,原来是从医院跑出来的团藏。
  “团藏大人,我的万花筒写轮眼觉醒的能力是别天神,可以改变人的意志。”
  团藏在听到万花筒写轮眼的时候,眼里的贪婪之色一闪而过,但很快却被团藏压了下去,止水也没发现异常。
  “确实是很强的能力,可惜你到底还是宇智波一族的,我不相信你!”
  止水有些慌张,要是团藏不相信止水,那么让宇智波和木叶和平共处可就很难做到了。
  就在止水想要反驳的时候,忽然一双手伸向止水的眼睛。
  止水大惊,赶紧开启万花筒,只听一声别天神,团藏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长舒一口气的止水才刚刚放松,忽然感觉右眼一痛,随后便发现自己的眼睛竟然被团藏挖了出来。
  “什么?该死!”
  眼见团藏第二只手也伸了过来,止水赶紧后撤,可还没等止水落地,一个个绑着起爆符的苦无便射了过来。
  轰轰轰——
  一个个根部出现在地上,谨慎的注视着面前的烟雾,忽然,一道绿光闪过,一个铠甲巨人出现在烟雾之中。
  “这是...须佐能乎!”
  团藏自然认识这个巨人是什么,在须佐能乎出现之后,团藏赶紧后退逃跑。
  “活捉止水!”
  团藏在逃离之前还惦记着止水的写轮眼,根部的人也是无奈,你给我活捉一个试试!
  止水见这个场面也知道自己上当了,看样子团藏是早有准备。
  并且团藏做出这种事情,止水不相信三代目会不知道,现在看来三代目也不可信了。
  “须佐能乎·九十九!”
  绿色的须佐能乎胸口的太极图案忽然打开,一根根苦无射了出去,根部见状赶紧跳开。
  有些没来得及闪避的根部自然是被杀掉了,止水还想继续攻击的时候,忽然感觉自己身上的压力越来越重。
  “该死,单眼开须佐还是太勉强了,只能这样了。”
  绿色的须佐渐渐散去,止水趁机摆脱了根部,一瘸一拐的走到了南贺河边。
  “通灵术!”
  一只乌鸦出现在止水手中,飞向了宇智波驻地。
  鼬好不容易有了一个假期,刚刚走到门口,准备带佐助出去玩,但一只乌鸦吸引了鼬。
  “佐助,你先等一会,哥哥有点事。”
  佐助还没答应,鼬便使用瞬身术离开了,委屈的佐助双眼含着泪花,心里盘算着是不是要再勾引一下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