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之崩坏降临 > 第五十六章 神圣凯沙

  “多谢各位忍者大人把我父亲平安送了回来。”
  鸣人摆了摆手,这些是鸣人应该做的,随后鸣人道:“找个屋子,有鱼受伤了。”
  津奈美疑惑的看了看鸣人背上的卡卡西,这是鱼吗?看着不像啊!
  “哦,好的,正好还有空房间。”
  鸣人将卡卡西放在床上之后便走了下来,由于没什么事,鸣人在房间里闲的四处走动。
  忽然,旁边传来小樱的轻咦声,鸣人走过去一看,原来是一张照片。
  但这个照片却被撕掉了一角,只有一个没见过的男人的下半身在照片之上。
  “大叔,这照片上的是谁啊!为什么被撕掉了。”
  达兹纳坐在座位上,默默的点起了烟斗,其脸色略微沉重,好似有些悲伤,但却将悲伤强压下去了。
  座位旁边的伊那利握紧了拳头,好似在忍耐着什么。
  “他啊!他是凯沙。”
  鸣人楞了一下,凯莎?这名字挺熟悉的,男人婆什么时候真的变成男的了?
  “神圣凯莎?有点意思。”
  达兹纳疑惑的看了看鸣人,纠正道:“是凯沙不是凯莎,他是村子里面的英雄。”
  彭——
  伊那利拍了一下桌面,站了起来,鸣人疑惑的看着伊那利,这熊孩子想干嘛?
  “你们都会死的!只要反抗卡多的都会死的!”
  达兹纳有些慌张,想要稳定一下气氛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本来佐助还在认真的听达兹纳讲故事,可惜好心情都被破坏了。
  “死?我有复活药啊!死几次都能救过来。”
  本来还想继续发脾气的伊那利有些懵逼,复活药是什么?这种东西真的存在吗?
  “不管你有什么药,反正你就是打不过卡多!”
  鸣人挑了挑眉毛,要不是达兹纳在这里信不信鸣人直接掰开伊那利的嘴给他灌重玩人生。
  让他看看什么叫女孩子的生活,顺便知道世界上有没有复活药。
  “啧啧啧,你个熊孩子挺熊啊!熊出没看多了吧?”
  伊那利感觉自己和鸣人有很强的代沟,鸣人说的话很多都听不懂。
  可是熊孩子就要有个熊样!不管大人说什么,怼就完事了!
  “我管你熊出没还是猴出没,反正反抗卡多的都得死!”
  “噗嗤——”
  鸣人捂嘴把笑憋了回去,这熊孩子太可爱了,就应该让他知道什么叫残忍。
  “你为什么觉得卡多厉害呢?我觉得他很弱啊。”
  伊那利涨红了脸,看了看鸣人有些旧了的衣服,觉得鸣人应该没钱。
  “因为他有钱!好多好多的钱!反抗他就是得死!他...他的钱还能雇佣忍者,好厉害好厉害的忍者,你打不过的!”
  达兹纳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早知道就把伊那利带去了,让他看看那能把人给炸的气化的起爆符,或者那个黑科技炮,这样他应该就不会这么无知了。
  可鸣人对伊那利的描述毫不在意,让伊那利有一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
  就在伊那利准备继续说的时候,本来离伊那利有一段距离的鸣人忽然出现在伊那利面前。
  没有防备的伊那利被忽然出现的鸣人吓了一跳,随后觉得鸣人一定是想震住自己,可是伊那利虽然不知道忍者有多强,但一些常用的忍术还是听村里老人说过的。
  鸣人直接搂住伊那利的肩膀,对着伊那利小声道:“忍界大吗?”
  伊那利有些不明白,随口回了一句:“大。”
  忍界当然大了,对伊那利来说,波之国就很大,伊那利可还没出过波之国呢。
  “我能瞬间毁灭忍界,卡多能吗?”
  暗夜偷袭者其中一个技能就是有几率粉碎一切非生物类目标,鸣人说自己能瞬间毁灭忍界也没错。
  可是忍界毁灭了,鸣人也就没地方住了,所以这种事情千万不能发生。
  “怎么可能...你在骗我!”
  不仅仅是伊那利不相信,佐助和小樱也是一脸你是猴子请来的逗逼吗的眼神看着鸣人。
  “世界上没有做不到的事情,只有你想不到的事情。”
  伊那利有些无法反驳,忍界很大,有能毁灭忍界的说不定是真的,但伊那利觉得绝对不是鸣人。
  鸣人才几岁?在伊那利心中,能毁灭忍界的都是那些影级,虽然影级做不到,可伊那利不知道啊。
  “不管谁能毁灭忍界,反正卡多有钱!他...他能逃到忍界外面去。”
  鸣人不屑的轻笑一声,对于伊那利的话就当是小孩子胡言乱语,在忍界有钱可不是万能的。
  “这种事情是不可能的。”
  鸣人话音刚落,心中瞬间感觉有点不对劲,怎么有种中计的感觉?
  “世界上没有做不到的事情,只有你想不到的事情!”
  正在看戏的佐助楞了一下,根据鸣人定律第一条,这孩子应该完了。
  只见鸣人呵呵呵呵的冷笑几声,随后将手伸进了仓库。
  佐助见事不妙,赶紧上前拦住鸣人,要是让鸣人把伊那利杀了那还了得?
  “等等,鸣人冷静一点啊!”
  鸣人冷静吗?他很冷静的继续掏暗夜偷袭者,可惜佐助拉着鸣人的手让鸣人一直动不了。
  “佐助,你放开我!我今天就要让这熊孩子知道熊的下场!”
  伊那利一开始还挺害怕的,但见佐助拉住鸣人以后,感觉有人维护自己的伊那利有点飘了。
  达兹纳很担心,可他不敢去拦鸣人,鸣人为什么挣脱不了佐助?这点达兹纳是绝对不相信的。
  鸣人比佐助厉害达兹纳还是能看出来的,可现在这情况很明显就是鸣人不想伤害伊那利,所以达兹纳也没必要去拦,只要伊那利乖一点就好了。
  “哼,小白脸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噗嗤——
  本来刚刚喝了一口水的达兹纳瞬间将水喷了出来,这伊那利是飘了吗?竟然敢对忍者这么说话。
  佐助楞了一下,随后放开了鸣人的手道:“你随意吧,我建议用枪。”
  “咳咳,等等,不要啊!他还是个孩子!”
  达兹纳慌了,枪是什么达兹纳还是知道的,佐助能说这话看样子是真的生气了。
  “谁还不是个宝宝呢?我也是个孩子啊。”
  鸣人才十二岁,也是一个孩子,所以这是一场属于孩子之间的游戏,名字叫你特么再说一句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