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之崩坏降临 > 第二十九章 这叫我丢你跑

  火影家门口,两个暗部在门口守着,鸣人和水木躲在一旁的草堆里面,悄悄咪咪的看着两个暗部。
  “水木老师,现在该怎么办?这俩暗部可不好对付。”
  水木在地上看了看,捡起了一个石头,掂量了一下道:“一会我引开暗部,你去偷封印之书。”
  就在水木准备扔石头的时候,鸣人忽然叫住了水木:“水木老师,这考试的事情应该不叫偷吧?”
  “管这个干嘛?反正都一样。”
  水木撇了撇嘴,小孩子就是小孩子,这种事情都要犹豫,真是不果断啊!
  “叫窃更合适一点,你说对吗?”
  水木面色透露出不耐烦,这种事情有什么好说的,不都一个意思吗?
  “随你,反正你把封印之书偷出来就行了。”
  说完水木就准备扔石头,可忽然感觉自己的衣服被拉了一下,扭头一看,原来是鸣人。
  鸣人委屈巴巴的面孔带着严肃的面孔看着水木道:“是窃。”
  水木:......
  “好吧,你去把封印之书窃出来,行了吧!”
  水木揉了揉发痛的额头,这熊孩子真麻烦,要不是只有鸣人一个人没通过考试,水木才懒得找鸣人呢。
  “好,那我帮你吧。”
  说完,鸣人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头扔向了暗部。
  夜黑风高的夜晚,暗部正在守护三代目的房子,这俩暗部接到过特殊的指令,要求将某个人放进去。
  彭——
  一块石头忽然砸在了暗部的脑门上,暗部瞬间警惕起来,能将石头扔到上忍头上的绝对都不简单。
  水木一脸懵逼的看着缓缓走过来的暗部,指着鸣人想说什么,最后还是放弃了。
  暗部在接近草丛之后,瞬间使用瞬身术进入了草丛,果然有人在里面,其中一个拿着石头不知道在干什么,另一个看上去是一个孩子,好像做了什么事情被那个拿石头的责怪?
  难道是这个仍石头的家伙被小孩子发现了?然后准备攻击这个孩子?
  “住手!将石头放下!”
  刷——
  一个身影从草丛里面窜了出去,暗部见状全部紧随其后的追了过去,鸣人看着你追我赶的暗部和水木,喃喃道:“这就是我丢你跑,沙雕。”
  鄙视的看了一眼逃跑的水木的鸣人扭头走到火影家门外,紧闭的大门透露着点点灯光,看样子屋子里面是有人的。
  咚咚咚——
  屋子里面的木叶丸听到一阵有序的敲门声,这种声音八成是哪个大家族的族长吧。
  “谁啊!”
  木叶丸不耐烦的喊了一声,对于自己的爷爷木叶丸说不上多喜欢,爱屋及乌但同样的也有恨屋及屋,木叶丸对于大家族的族长并不喜欢。
  “开开门啊!一只傻神教搞传销的...呸呸呸,宣传教义的!偷...咳咳,窃了封印之书就走!顺便送打败火影的办法。”
  本来不准备开门的木叶丸听到最后一句话果断打开了门,反正偷封印之书不可能跑出木叶,白送的打败火影的办法为什么不要呢?
  可打开门的木叶丸却楞住了,漩涡鸣人这个人柱力木叶丸还是知道的,不过漩涡鸣人什么时候进入一只傻神教了?
  话说一只傻神教到底是什么?为什么名字这么奇葩?
  “你是漩涡鸣人?你来干什么?”
  鸣人推开木叶丸走了进去,四处看了看确定了书房的位置之后看向了木叶丸。
  “我们一只傻神教在六道的时代就已经有了,怎么样?要不要加入?”
  木叶丸鄙视的看着鸣人,还六道仙人时代?六道仙人存不存在还不知道呢。
  “六道仙人是不存在的,你别骗我了。”
  鸣人伸出手指晃了晃道:“此言差矣,难道以后初代目成为传说之后,后人说初代目是不存在的,他就真的不存在了吗?”
  木叶丸感觉自己好像无法反驳,鸣人说的很有道理,但为什么总感觉有点不对劲?
  在忍界大多数人的认知里面,六道仙人确实只是一个传说,但鸣人的话让木叶丸犹豫了,六道仙人真的是传说吗?
  “鸣人!你来干什么?”
  本来看着木叶丸陷入疑惑,准备趁机进入书房的鸣人忽然听到身边传来三代目的声音,扭头一看,原来是三代目不知道怎么出来了。
  而木叶则似笑非笑的看着鸣人道:“你不是说你能打败火影吗?试试吧。”
  鸣人抹了一下鼻子,之后只见鸣人结了一个变身术的印:“色诱·心理阴影之术!”
  一团烟雾覆盖了鸣人,三代目记得这色诱好像是鸣子吧!鸣子啊!多么可爱的名字!
  三代目紧紧的盯着这团烟雾,准备一饱眼福,管他是男是女,只要可爱就行。
  烟雾还没散去,身穿泳装的团藏从烟雾里面冲了出来:“小飞飞!我要亲亲抱抱举高高~”
  “噗嗤——”
  三代目捂着胸口,一口老血喷射而出,三代目手指着鸣人变成的泳装团藏,大叫道:“你不要过来呀!”
  彭——
  一阵烟雾飘过,三代目消失不见,看样子这只是三代目的一个影分身而已。
  火影办公室,看着水晶球的三代目忽然冲进厕所,打开水管用力的洗着眼睛。
  踏踏踏——
  团藏准备前往火影办公室找三代目,可路过厕所的时候发现三代目竟然在洗脸。
  “猿飞!你....”
  团藏话还没说完,忽然感觉腹部一痛,随后倒飞出去,原来是三代目看见了团藏,然后想起了一些恐怖的事情。
  团藏捂住肚子靠在墙上,心里在思索着是不是自己干的什么事情被发现了,要不然以团藏和三代目的关系,三代目是不可能打团藏的。
  “猿飞!你在干什么?难道我私自重新建立根部被你知道了?”
  三代目稳定了一下情绪,对于之前解散根部的时候,三代目就猜到了团藏会重新建立,所以也并不奇怪。
  团藏见三代目没反应,不由得紧张了起来:“可恶,难道是有人泄露了我每天都会看你的照片?”
  咔嚓嚓——
  三代目捏碎了洗手池,所以这个每天都要看照片是什么意思?
  “你给我...滚!”
  团藏狼狈的跑出火影大楼,边走边埋怨道:“要是让我知道谁泄露了我每天都要看着猿飞照片,发誓夺得火影位置,我一定要弄死他!一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