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之崩坏降临 > 第五章 你要穿吗

  在鸣人眼中,四周的景色变成了灰色,一切都是那么的缓慢,佐助惊讶的面孔就好像在慢放似得,一点点变化都能看清楚。
  丝丝黄色的电光出现在鸣人腿上,只见鸣人向前一踢,脚倒是没有踢到佐助,但空中却忽然出现一个类似阵法的圆形透明阵。
  随后一个看上去像黄色的猫爪,但却比普通猫爪大的多的猫爪从透明阵法里面伸了出来。
  巨大的黄色猫爪扇飞了佐助,随后又是一个黄色猫爪在佐助身下冲天而起,将佐助送到了天上。
  冲上天的佐助一直在想我是谁?这是哪?我刚刚在干什么?
  扑通——
  鸣人并没有继续后续攻击,要是一不小心把佐助打废了,那可就麻烦了。
  “二柱子?你没事吧?你怎么不知道躲呢?”
  佐助他不想躲吗?分明是躲不过去!这个能力佐助还是知道的,毕竟鸣人就是靠这个能力把佐助带出来的。
  “你竟然对我使用你那个时间能力,我们还是不是朋友了?”
  鸣人思考了一下,果断拿出一条裙子道:“穿上它,我们就是朋友。”
  佐助:我把你当朋友!你竟然想让我女装?
  虽然佐助的脸已经黑了,但佐助觉得一点也不奇怪,自从第一次和鸣人对打的时候,鸣人就有要打赌的心思,而佐助出于谨慎拒绝了。
  之后每次和鸣人战斗都是平手或者差一点点赢,这种感觉让佐助有点膨胀,但却在鸣人准备计划的前一天察觉到了又问题。
  鸣人不是第一天将佐助劫出来了,那他一个忍者都不是的小孩怎么做到躲避一群上忍的追击的呢?
  佐助好歹也是大家族,结合第一次那个特殊的赌约,鸣人的计划也被猜的七七八八,现在的二柱子还没那么飘,自己几斤几两还是清楚的。
  “唉,真不听话,当个大佬不好吗?”
  鸣人话音刚落,其身后便传来一阵咳嗽声,鸣人扭头一看,原来是三代目啊。
  “鸣人,你这是在干什么?”
  三代目无语的看着手里拿着裙子的鸣人,这架势难道是想让佐助....啧啧啧,真是恐怖如斯啊。
  鸣人看见三代目之后,撇撇嘴收起了手里的裙子,三代目也敏锐的发现鸣人果然有些特别,经过长时间的监视,三代目自认为鸣人至少没有和别人接触过,并且心应该还是在木叶这边的。
  三代目看了看从地上爬起来的佐助,看样子需要把佐助留下来了,有个宇智波传宗接代也是可以的,只要洗脑洗的到位就行。
  “三代爷爷你在看什么?难道你也想穿这身衣服?”
  这身衣服?难道鸣人说的是他身上的那个吗?三代目忽然觉得鸣人挺懂事的,或许这就是四代目的儿子应有的性格吧。
  “哈哈,那身衣服谁都想穿的。”
  佐助迷茫的看着三代目,难道这木叶没一个正常人吗?看样子还是自己的哥哥好。
  鸣人也是一愣,随后便知道三代目说的可能是女武神装甲,但鸣人说的是自己给佐助的那身女装啊,或许可以.....
  “那好吧,等我给你找一个适合三代爷爷的衣服就让那个逗比暗部送过去。”
  树上的暗部捏碎了旁边的树枝,好想打人怎么办?但偏偏鸣人不是这个暗部能动的。
  暗部摸了摸自己的脸,这人柱力实在是太坑了,每次逃不掉的时候都用变身术变成自己,时间一长,宇智波家的和日向家的也不管是不是,反正逮住就打了。
  偏偏最可恶的是,每次都是抓住真的暗部,而不是变成暗部的鸣人,这个暗部十分怀疑鸣人的装甲是不是自带幻术,不然为什么两个侦查能力极强的家族都只抓自己?
  暗部永远不会知道,其实大家族族长都有自己的情报来源,对于鸣人的身份,不说全知道,但至少要知道鸣人是在四代目夫人生孩子那天出生的还是可以的。
  并且鸣人的头发,还有漩涡一族的姓氏,只要脑子没坑都能猜出来,能当上族长自然不会是那种随大流的村民。
  “呵呵,既然这样那我就不叨扰你了,眼光不错啊,鸣人。”
  三代目临走之前看了一眼雏田,日足有没有放弃雏田三代目不知道,但鸣人能把雏田带出来说明至少日足没反对,估计是因为长老才做做样子而已。
  心满意足的三代目满意的往火影办公室走去,一边走,一边幻想着这个名为装甲的东西增幅到底多强,要不要叫团藏一起来看看?顺便压一下团藏的威风。
  而鸣人拿出了自己的钱包,往里面看了看,好像一点钱都没有了,买衣服的钱正好可以向佐助要。
  为什么不向雏田要呢?如果向雏田要那不就成小白脸了,可惜鸣人不知道的是,向佐助要他依旧是小白脸。(应该都懂为什么吧?不懂的想想太子追妻那个妻是谁。)
  “佐助,跟你说个事....”
  雏田疑惑的看着窃窃私语的两个人,难道在密谋什么嘛?为什么不带上我呢?
  就在雏田准备走进听听鸣人说什么的时候,鸣人和佐助忽然起身击掌,很明显达成一致了。
  “那个....鸣人君....”
  雏田话还没说完,鸣人便捏了捏雏田的小脸道:“雏田也想一起来吗?那就一起吧。”
  虽然鸣人经常调戏雏田,但害羞的性格怎么可能这么容易改过来,很快雏田脑袋便冒起了热气。
  而鸣人也很熟练的接住了快要晕倒的雏田,看样子就好像做过很多次了似得,十分的熟练。
  雏田也已经习惯了被鸣人捏脸之后躺在鸣人怀里,至少不像以前一样醒都醒不过来。
  而一旁的佐助摸了摸肚子,好饱的说,听鸣人说吃狗粮能开写轮眼,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写轮眼开眼与情绪有关,这个佐助是知道的,吃狗粮也确实是情绪的一种,但佐助看了一年了,却依旧没有丝毫变化,每次问鸣人鸣人都说佐助还没祭天,佐助表示真的不懂祭天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