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之崩坏降临 > 第一百零三章 论如何虐九尾

  自来也惊讶的看着鸣人,怪不得九尾站都站不稳了,鸣人果然强大啊!
  “咳咳,九尾是狐狸啊!你干九尾?”
  鸣人撇了自来也一眼,不仅仅是鸣人,九尾也看着自来也,指甲咔嚓咔嚓的冒着火花,自来也有点心虚,难道刚刚说错什么了吗?
  “你太污了,我只是和大狐狸练练手而已。”
  自来也有些无语,可就在这时,自来也只觉一阵高压袭来,扭头一看,九尾的爱的巴掌已经近在咫尺。
  彭——
  还没等自来也反应过来,鸣人便挡住了九尾的爪子。
  “大狐狸,我们之间的事情,别牵扯其他人。”
  自来也一脸懵逼的看着挡住九尾爪子的鸣人,这怕不是一个假的下忍吧?
  木叶的下忍一个个的都要逆天了吗?为什么你要这么强?安安静静做一个下忍不好吗?
  “空之律者!附体!”
  就在自来也思考人生的时候,一阵光芒闪过,五根亚空之矛缓缓出现在鸣人的身后,原本蓝色的眼眸渐渐变成金黄色。
  洁白的装甲也开始变色,带着眼睛的裙摆在光芒之中展现出来,本来被包裹的严严实实的腿却变成了黑色的丝袜...嗯,确实是丝袜。
  九尾感觉到一股令其惊恐的力量正在苏醒,移开爪子的九尾看着空之律者形态的鸣人,心里不禁有些郁闷。
  本来还想放水呢,谁知道现在不放水都打不过鸣人了。
  “哼,不愧是我的人柱力啊!来吧!堵上你的性命一战吧!”
  鸣人却并没有答应,而是抓住自来也轻轻一推,将自来也推到了一边。
  张大嘴的九尾口中尾兽玉正在凝聚,鸣人看着面前的尾兽玉,伸手在身前打开了时空虫洞。
  彭——
  尾兽玉冲向鸣人,自来也看着尾兽玉心里有些担心,这种东西可不是轻易能接下来的,如果水门在的话还能使用空间忍术将其移走。
  尾兽玉接触了空间虫洞,九尾有些疑惑,鸣人为什么不躲?尾兽玉的威力鸣人应该是知道的吧。
  可接下来的一幕让九尾有点懵,只见黑色的尾兽玉缓缓的陷入空间虫洞,慢慢的消失不见。
  “卧槽!你竟然会空间忍术?”
  时间为王,空间称尊,时空间忍术可不是浪得虚名,可鸣人会时间忍术就不说了,还特么空间忍术也会。
  这还给不给反派活路了?自来也感觉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有这时间还不如看看九尾会被打成什么样。
  九尾看起来好像并不在意,对鸣人使用空间忍术虽然有些惊讶,可却还在情理之中。
  可就在九尾准备来第二颗的时候,忽然感觉头顶好像有什么东西落了下来,抬起头的九尾看见正上方打开了一个和之前一样的空间虫洞。
  “你还能再贱点吗?”
  幽怨的九尾看着掉下来的尾兽玉,心情那是一个复杂,被自己的攻击打可还行?
  可是一个尾兽玉也是打不倒九尾的,更何况还是放水的尾兽玉。
  再次站起来的九尾已经开始思考怎么才能自然而然的失败了,这样既不失体面,又能让鸣人获胜。
  可就在这时,只见鸣人身后出现一个个空间虫洞,九尾表示有点懵,难不成鸣人还能复制尾兽玉?
  要不然这么多空间虫洞是干嘛的?
  就在九尾疑惑的时候,一根根亚空之矛出现在空间虫洞里面,瞄准了九尾准备射击。
  “这是...不对劲啊!”
  九尾很明显感觉到这一根根亚空之矛不是普通的武器,感觉就像六道仙人身后的求道玉一般。
  “咕咚——”
  九尾咽口水的声音自来也听的一清二楚,自来也不禁有些疑惑,为什么九尾要咽口水?难不成是这东西太强大了?
  “此时此刻,正是审判之时!”
  刷——刷——刷——
  一根根亚空之矛射向九尾,可却偏偏全部都射偏了,九尾不禁松了一口气,幸好鸣人没有杀意,要不然可能还真得凉到这里。
  “大狐狸,我没查克拉了,不打了。”
  自来也瞬间警惕起来,如果鸣人没有查克拉的话,那么九尾会不会趁机反攻?如果这样的话必须把鸣人带走...不对,带走也没用啊!
  鸣人的查克拉会用完吗?怎么可能!整个火影世界最扯的就是鸣人用完了查克拉。
  “哼,既然这样,那老夫就饶你一命吧。”
  自来也:我好像明白了什么....
  傲娇的九尾不是用来打败的,而是用来宠的。——漩涡鸣人
  “好色仙人还有事吗?”
  解除了装甲的鸣人歪头看了看自来也,自来也被一人一狐看的有点尴尬,这么长时间其实也就白担心一场。
  “没事...鸣人你什么时候成为完美人柱力的。”
  很明显,鸣人肯定是完美人柱力了,要不然不会和九尾相处的这么友好。
  自来也看着爬在地上的九尾,虽然有些忌惮,但现在看来把九尾放出来好像不是什么坏事。
  “完美人柱力?那是啥玩意?我只是大狐狸的撸狐官而已。”
  爬到九尾身上的鸣人惬意的躺在九尾的身上,软软的橘黄色狐狸毛就像柔软的毛毯一般,带着动物的体温还很保暖。
  “行吧....没什么事我就先出去了。”
  鸣人躺在九尾身上,抬头望着黑黑的封印空间并没有光线照入,却不知道为什么可以看清周围。
  “鸣人,你成长的好快。”
  一个熟悉的声音在鸣人耳边响起,玖辛奈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坐在了九尾的身上,九尾并没有反对,看样子应该是知道玖辛奈就在这里的。
  “老妈,好久不见。”
  玖辛奈有些疑惑,鸣人竟然认识自己?以三代目的德行会告诉鸣人他的真实身份?
  “诶?你知道...”
  “我都知道,所有的一切。”
  鸣人打断了玖辛奈的话,坐起来的鸣人看着那快要忘掉的脸,除了红色的头发之外,其他的一切都已经模糊了。
  十二年了,足以忘记很多事情了。
  “很厉害呢,鸣人。”
  能在三代目手下将自己的身世查清楚,鸣人肯定废了不少功夫。
  “那是,也不看看是谁的孩子,嘿嘿。”
  鸣人不禁有些骄傲,其他人的夸奖对鸣人来说不值一提,可现在不一样,这是来着玖辛奈,来自自己母亲的认可,鸣人有权骄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