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之崩坏降临 > 第十章 是我鸣人说的不清楚还是你太污了

  第二天早上,睡的昏昏沉沉的鸣人忽然听到一声巨响,难道门塌了?
  鸣人睁开眼睛迷迷糊糊的看向大门,果然,门口站着的伊鲁卡,还保持着踹门的姿势。
  “伊鲁卡老师?你有事吗?”
  怒气冲冲的伊鲁卡看着睡眼惺忪的鸣人,空荡荡的房间里面连个闹钟都没有,怪不得鸣人迟到了呢。
  “算了,你快点穿衣洗漱。”
  一脸懵逼的鸣人才刚刚想起来今天好像开学,万恶的学校啊!
  “唔,嘴疼。”
  鸣人本来想说话,但一张嘴却发现本来不怎么疼的嘴现在好疼啊!
  “怎么回事?”
  昨天的事情伊鲁卡并不知道是鸣人干的,所以并不知道鸣人到底怎么回事。
  “可能是她是一个新手吧。”
  新手?伊鲁卡感觉更加疑惑了,鸣人昨天到底去干嘛了?
  “把我嘴都弄烂了,虽然只是一个小伤口。”
  伊鲁卡认真思考起来到底什么能把嘴弄烂,好像并不多吧?现在鸣人还这么小,虽然说的是她,但应该只是个女的工作者吧?
  “不过后来的技术还挺好的。”
  技术?伊鲁卡忽然觉得自己好像明白了什么。
  “我明白了,好你个鸣人!你竟然这么小就....你才六岁啊!谈恋爱我不反对,但你这就太过分了吧?”
  鸣人一脸懵逼的看着好似瞬移一般将鸣人拉起来的伊鲁卡,所以你到底明白了什么?
  “你现在这么小,做那种事情是不可以的!”
  伊鲁卡随后叹了一口气,本来凶巴巴的面孔也恢复了平静,而鸣人也明白了伊鲁卡说的是什么意思。
  “是我漩涡鸣人说的不清楚还是你伊鲁卡太污了?我说的是拔牙!”
  本来还在可怜鸣人,这么小就没有父母管的伊鲁卡双眼变成了豆豆眼,一脸尴尬的松开了鸣人。
  鸣人拿起床边的衣服穿了上去,一脸没好气的的瞪着伊鲁卡。
  “老司机!别妨碍我穿裤子!”
  伊鲁卡尴尬的摸了摸头,走出了鸣人的房子,鸣人摸了摸自己的嘴巴,都说太子仙人体,受伤一晚上就好了,但这一个小伤口为什么还这么疼啊!
  难道是我仙人体还没开?又或者是因为崩坏系统?
  不过也不对啊,不会是因为年龄太小了,仙人体还没完全开启吧?
  “鸣人快一点,马上就要中午了!”
  伊鲁卡的声音在屋外传来,鸣人也懒得想为什么嘴还没好了,反正该是自己的怎么也跑不了。
  “马上马上,等我洗漱一下!”
  鸣人穿好裤子,走到水池旁边擦了一把脸便走了出去。
  伊鲁卡靠在外面的墙上,看见鸣人出来以后就拉住鸣人的手直接飞奔而去。
  学校里面,每一个刚刚入学的新生刚刚听完了三代目的三个重点六个小点十二个细节,每一个人都有些昏昏沉沉的。
  三代目看了看台下,是时候说出最后一句话了。
  “只要有树叶飞舞的地方,火...”
  彭——
  三代目还没说完,只听一声枪响,三代目仿佛想起了没有了半边脑子的团藏。
  “天空一声巨响,我鸣闪亮登场,哇咔咔!唔....伊鲁卡...唔...老师....雅蠛蝶!”
  伊鲁卡一脸懵逼,反应过来之后赶紧捂住鸣人的嘴巴,可惜已经晚了好几步。
  全校师生的目光都集中在了鸣人和伊鲁卡身上,还有旁边被射穿的树木,其中当然包括脸上写满了不满的三代目。
  “这个...抱歉,是我没看好鸣人...”
  伊鲁卡十分的郁闷,刚刚把鸣人带来学校就闯祸了,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克星吗?
  而鸣人奋力扒开伊鲁卡的手掌,一脸笑意的看着学生面前的三代目。
  “鸣人!你刚刚在干什么?”
  三代目对鸣人打断自己发言最精彩的部分十分的不满,这可是洗脑...呸,宣传火之意志最重要的时候,怎么能被打断呢?
  “我刚刚只是在打手枪而已,三代爷爷你要一起吗?”
  三代目总觉得鸣人说的话有什么问题,但鸣人刚刚确实只是在开枪。
  “学校里面怎么能带武器呢?记得把武器....”
  三代目话还没说完,鸣人便将月神守护塞进了仓库,空着手道:“武器?什么武器?竟然有人在学校这种神圣、庄严、色情、暴力的地方带武器?”
  三代目擦了擦额头冷汗,奥斯卡小金人给你可好?要不是全校都知道鸣人刚刚开枪了,估计就要被鸣人的表情给蒙混过去了。
  咦,等等!刚刚是不是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混进去了?
  “咳咳,鸣人闭嘴,现在都回去吧!”
  要是让鸣人继续说下去,说不定第二天就会有几个单身狗退学了,忍者学校虽然能谈恋爱,但怎么能说是色情呢?至于暴力....不暴力怎么能叫忍者学院?
  “真是的,这鸣人越来越皮了。”
  三代目摇了摇头,看着被伊鲁卡压走的鸣人,随后想起来了那个让团藏秘密暴露的纸条。
  难道那也是鸣人的一个恶作剧?那么那件衣服....
  三代目瞬间觉得这是何等的卧槽,怪不得那件衣服根本没有增幅,极有可能根本就是一件普通的女装。
  但现在已经过这么长时间了,三代目也不好意思去询问鸣人到底怎么回事了,幸好没人看见,团藏应该会保守秘密的。
  本来越想越觉得生气的三代目忽然想起来团藏手里的枪,瞬间觉得心情好多了,有空想办法去安插几个间谍....不对,是找人帮帮团藏,朋友之间怎么能说是间谍呢?
  如果那把枪能研究成功,木叶的整体战力会提升一些,遇见同级的忍者基本就不用怕了。
  “都两三天了,应该有点眉路了吧?不如去看看吧。”
  三代目看着渐渐散去的人群小声逼逼道:“鸣人能给出这把枪说明还是向着木叶的,这些恶作剧也用不着管了。”
  心情大好的三代目走出了忍者学校,准备去把团藏找来问问研究出什么没有。
  此时此刻,阴暗的根部一个个带着面具的人来来往往的进进出出,一个个都好像没有感情一般。
  团藏坐在一个和火影办公室一模一样的办公室里面,盘算了一下时间之后站了起来。
  “两天多了,去看看日斩有没有研究出什么,顺便叫几个人去帮帮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