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之崩坏降临 > 第一百一十四章 月光...还是疾风

  “咳咳,这是净土吗?好黑啊!还有一只鬼?丑鬼?不,我现在好像也是鬼了。”
  自来也的脸瞬间黑了,被当成鬼没什么,可补那一句丑鬼是什么意思?
  “小...妞,这里是木叶,不是净土。”
  月光疾风一脸懵逼,小妞是什么意思?难不成人死后还会变成异性?
  不对,刚刚这个家伙好像说没死来着。
  月光疾风摸了摸自己的两腿之间,那东西没了!一种难言的悲伤出现在月光疾风头,特么的老婆那么漂亮自己的鸟没了?
  世界上最悲伤的事情是什么?永远单身。
  那世界上最最悲伤的事情是什么?有一个漂亮的老婆,自己不行了。
  现在的月光疾风心里那个难受啊!还不如直接死了呢。
  月光疾风摸了摸自己的心口...怎么感觉不到心跳?难不成其实已经死了?
  低头看了看的月光疾风发现原来是自己胸前肉太多了摸不到心跳而已。
  月光疾风拿手在自己胸前比了比,感觉好像和自己老婆的差不多大了,果然变成女的了吗?
  “喂,你没事吧?虽然变成了女的,不过你好歹还活着啊。”
  自来也看着月光疾风的样子,感觉月光疾风好像有点想不开,便决定还是劝劝月光疾风吧,毕竟那药是自来也喂的。
  不过这种事情感觉好像还是不要说出来为好,要不然等待自来也的可能是某个不知名小角色的逆袭复仇。
  “没什么,我只是感觉有点难受而已,并且想不通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月光疾风有点摸不着头脑,难不成那个砂忍的忍术还能让人变成异性不成?
  不过这好像也不对啊,风切这个术月光疾风还是知道的,难不成是毒药吗?
  砂忍确实精通毒药,使用毒药将月光疾风变成女的也不是不可能。
  “对了,你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由于天黑加自来也多年没回村,所以月光疾风并没有认出自来也。
  但能让马基逃走,这说明自来也实力绝对不弱,如果和马基正面交锋的话,说不定马基根本跑不了。
  “我吗?哈哈,我就是妙木山蛤蟆精灵素道仙人自来也!”
  月光疾风有点懵,可最后那个自来也让月光疾风想起了三忍之一的自来也。
  “您是自来也大人?”
  果然就算离开木叶这么长时间,木叶三忍的威名依旧在木叶流传,自来也不禁有些窃喜,终于找回当年那意气风发的感觉了。
  和鸣人在一起总感觉自己这个三忍头衔如同虚设,虽然自来也并不喜欢木叶三忍这个头衔,不过这个头衔好歹也是自来也的第一个称号。
  获得的第一个成就就算再差,那也是第一个成就啊!就如同初恋一般令人怀念。
  “额,自来也大人您...笑什么?”
  月光疾风最后还是没有把那个傻子说出口,生怕一不小心被自来也制裁。
  “咳咳,没什么,不过你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死...倒在这里?”
  如果说死的话,月光疾风岂不是知道是自来也救的了吗?到时候又是一堆麻烦,趁月光疾风刚刚复活,脑子有点短路,自来也决定还是把自己摘出去吧。
  可月光疾风好歹也是一个忍者,这点听力还是有的。
  “死?难道是自来也大人复活我的吗?”
  自来也心里有点点慌张,这该怎么说?要是被月光疾风知道是因为自己喂了他药丸才这样的话那不是要完吗?
  “咳咳,这个要保密。”
  月光疾风有点疑惑,为什么要保密?难不成是因为复活药太珍贵了吗?应该是这样的,不过自来也竟然能拿出珍贵的复活药复活一个不知名的小人物,这就是来自影的阔绰吗?
  “我知道了,不过多谢自来也大人,哦!对了,砂忍密谋毁灭木叶,这件事我要和火影大人说。”
  月光疾风感觉自己的脑子好像一直有的不在线,难不成是因为刚刚复活的原因吗?
  摸了摸自己多出来的大胸之物,月光疾风不禁觉得夕颜是真的辛苦,每天都要承受这东西带来的压力,果然麻烦啊!
  “走吧,正好我也要去找火影大人。”
  自来也将月光疾风扶了起来,本来一开始因为天黑没仔细看,现在离的近了发现月光疾风还别有几番姿色,这药难不成还带整容的吗?
  清晨的阳光照进鸣人的卧室,鸣人打了个哈欠从床上做了起来,恍惚间,鸣人感觉自己是不是有点太闲了?
  这样可不好,鸣人直接给了自己一耳光,休息的时候怎么能想其他事情呢?
  闲着不好吗?反正有系统在,根本不可能出意外的嘛。
  咚咚咚——
  刚刚起床准备洗漱的鸣人听到了一阵敲门声,打开门的鸣人发现外面并没有人,不过一个包裹却出现在鸣人的家门口。
  看样子大蛇丸行动挺快的,不过现在鸣人还没学秽土转生,这个细胞估计要等一段时间才能用了。
  “话说秽土转生用谁好呢?音忍全部不是无辜的,不过也不好说啊!说不定自来也那老头不让呢。”
  鸣人感觉自己就不应该去找自来也的,通灵术什么的用处好像也不大,实在不行还有九尾能...好吧,看样子不找自来也放不出九尾。
  “不如让自来也来吧,正好可以撇清关系。”
  鸣人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自来也可不好坑啊,要想一个完全的计策才行。
  “今天又是没好的一天呢,昨天好像约佐助雏田小樱吃烤肉来着,这可不能忘。”
  鸣人将包裹拿回了家,包裹的这么严实,一定是因为不想被发现吧。
  刚刚将细胞放进仓库的鸣人还没进洗手间,便又听到了敲门声,鸣人感觉有点烦,这还让不让人洗漱了?
  打开门的鸣人发现门口是自来也,自来也脸上色眯眯的表情好像在想什么不好的事情,这么早过来果然不怀好意啊!
  啪嗒——
  鸣人直接关上了门,本来因为确定了鸣人的复活药真伪的自来也一脸懵逼,到底是怎么回事?难不成是昨天不辞而别让鸣人不高兴了?
  现在的孩子啊!心理真是脆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