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之崩坏降临 > 第十七章 你追不上我吧!

  “咳咳,美川老师....”
  美川扭过头看向伊鲁卡,伊鲁卡看了一眼旅馆之后摇了摇头,实在是太鲁莽了,之前还拒绝来着,怎么可能现在就去这种地方。
  “伊鲁卡?有什么事情吗?”
  伊鲁卡赶紧拜了拜手,这种想法千万不能让美川知道,要不然自己这辈子都完了。
  美川见伊鲁卡的目光瞄向旅馆,也猜出这个万年老处男的想法了。
  “来来来,想要就说出来嘛,你不说出来,我怎么知道你想要呢?”
  伊鲁卡懵逼了,难道美川这么骚的吗?这好像有点不对劲啊!但这木叶村也不可能有人会这么无聊吧?看样子这美川也是装的清高啊!
  很快伊鲁卡便被拉进了宾馆,也开好了房间,伊鲁卡满怀期待的看着面前的美川。
  就在这时候,美川拿出了一套衣服:“穿上它,今晚美川就是你的!”
  伊鲁卡感觉这句话好熟悉啊!但是在哪听过却记不清了。
  接过衣服的伊鲁卡仔细看了看,是件女装?怪不得美川和鸣人会认识呢。
  “你确定?”
  美川用力的点了点头,表示自己非常确定。
  伊鲁卡颤抖着双手,难道我伊鲁卡的春天要来了吗?这一刻到底等了多久伊鲁卡自己也不知道。
  激动的伊鲁卡颤颤巍巍的将衣服换上,仔细一看好像挺眼熟的,这不是鸣人早上拿出来的那件衣服吗?为什么会在美川手上?
  咔嚓——咔嚓——
  闪光灯刺的伊鲁卡有点睁不开眼睛,为什么美川约会还要带相机?难道是有什么特殊的爱好?
  就在伊鲁卡疑惑的时候,闪光灯熄灭了,伊鲁卡睁开眼睛一看,美川去哪了?为什么鸣人会在这里?
  “伊鲁卡,明天见喽!”
  伊鲁卡瞬间明白了,这尼玛一直都是鸣人啊!就是为了让自己女装竟然陪自己约会?
  “你这臭小子!”
  鸣人见事不妙,直接冲窗户跳到了房顶,伊鲁卡紧随其后,可鸣人已经附身了白练,上忍都难抓到更别说伊鲁卡了。
  “你追不上我吧,我就是这么强大!哈哈哈哈!”
  月色之下,没有什么追逐,只有越来越远的鸣人和气喘吁吁的伊鲁卡。
  “鸣人!明天有种你别来学校!”
  伊鲁卡眼见追不上鸣人,只好放了一句狠话。
  “正好明天周末!”
  奔跑之中的鸣人也没闲着,一句熟悉的话传了过来,伊鲁卡听后想要流泪,这不就是伊鲁卡一开始对鸣人说的话吗?
  “有种你周一也别过来!我TM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不管鸣人有没有听到,伊鲁卡转身走向火影办公室,这种痛苦的事情必须向火影大人倾诉!
  火影办公室,正在熬夜处理文件的三代目忽然听到一阵敲门声,随后伊鲁卡走了进来。
  “火影大人,打扰了。”
  三代目放下了手中的笔,看着沮丧的伊鲁卡,心里暗道八成是鸣人干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是伊鲁卡啊,和鸣人相处的怎么样?”
  三代目话音刚落,本来还只是有些沮丧的伊鲁卡忽然嚎啕大哭,三代目看着大哭的伊鲁卡有些懵逼,难道鸣人强行将伊鲁卡女装了吗?不然为什么哭的这么伤心?
  哭了一会的伊鲁卡也稳定了下来,开始向火影讲述属于自己的悲催故事,期待着火影给他亮灯。
  “火影大人,事情是这样的,今天早上,鸣人问了我一句你要穿吗?然后.....”
  “噗嗤——咳咳,我是专业的,一般不会笑,真的!”
  三代目捂住自己的嘴,努力的想要回忆一些伤心的事情,可是因为伊鲁卡的故事太过搞笑,三代目只是想起一些开心的事情。
  比如自己又当了火影,宇智波一族马上就要灭族了,鸣人给自己送了一套装甲....卧槽!三代目忽然觉得自己悟了。
  “呜呜呜——同病相怜啊!卧槽了,这混蛋鸣人!”
  刚刚讲完的伊鲁卡看着刚刚还在笑眯眯的三代目忽然哭了起来,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我是来求安慰的,不是来安慰人的啊!
  “火影大人你还好吧?需不需要我去叫人?”
  三代目擦了擦眼角的泪水,摆了摆手表示不用。
  见三代目没什么事情,伊鲁卡也放心了下来,要是来一趟火影办公室火影还出事了,那伊鲁卡可就说不清楚了。
  “鸣人这小子虽然皮了一点,但我相信你能成功的,你要知道坚持就是胜利,加油,奥利给!”
  伊鲁卡点了点头,回想了一下鸣人的过去,被这么多人嘲笑,还有那莫名其妙的辱骂殴打,心理出问题也是正常的。
  既然被火影选中,成为鸣人的老师,伊鲁卡觉得自己应该把迷途的羔羊带回屠宰场,要让迷途的羔羊知道,屠宰场是爱你们的!
  “我明白了!火影大人,我会让鸣人知道,木叶是爱他的!”
  三代目满意的点了点头,这次挑的老师果然不错,希望能将鸣人带的老实一点吧!
  目送着伊鲁卡离开火影办公室的三代目走到一个隐秘的地点,拿出了鸣人送的那套女装。
  在确定伊鲁卡已经完全离开之后,三代目又拿出一个铁盆,带了一堆用不着的纸,走到了火影楼的楼顶。
  月光照射着三代目,夏天的月光很亮,不用照明也能看清楚楼顶的路。
  三代目将铁盆放在地上,点燃了嘴上叼着的烟斗,凝视着手上的女装,陷入了沉思。
  鸣人生活的点点滴滴出现在三代目的脑海之中,他知道的,听暗部报告的,一切的一切,三代目全部回忆了一遍。
  “或许相对于对鸣人来说,我真的错了吧,不过对于木叶来说,我没错,我是火影,我不能只顾鸣人一个人便抛弃其他人,只要鸣人不背叛木叶,不管鸣人干了什么,我都可以不追究鸣人。”
  三代目摇了摇头,点燃了铁盆里面放的废纸,在火焰正旺的时候,将手里的女装扔了进去,要不是鸣人可能有照片,傻子才不追究!
  月色之下,一个落寞的老人凝视着面前的火盆,直到火焰渐渐熄灭。
  三代目见盆里的衣服已经被烧干净之后,便起身离开了房顶,走进办公室继续批改文件,就好像鸣人从来没有给三代目送过衣服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