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之崩坏降临 > 第四十九章 达兹纳任务

  鸣人愣了一下,现在这时间达兹纳好像发布任务了吧?所以以后吃饭不用钱了?
  “你说话算话吗?”
  卡卡西沉思了一下,随后道:“不算。”
  鸣人:......
  和鸣人说说话算话?怎么可能!一不小心就被鸣人给坑了。
  卡卡西觉得自己已经被鸣人坑过了,而聪明人绝对不会在同一块地方摔倒,卡卡西自认不笨,所以绝对不会再被鸣人坑了。
  “好吧,可惜了。”
  卡卡西愣了一下,这就真的卧槽了,看样子鸣人好像有把握接A级任务。
  “你,算了,还是去火影办公室再说吧。”
  一个上忍的权利还不如自己的手下是什么滋味?一句话概括一下:这是何等卧槽啊!
  火影办公室,三代目有些不满意的将水晶球放回原位,最近洗澡的怎么都没见美女,看样子应该把目光放在新开的那家澡堂上面了,新的容易进间谍嘛。
  咚咚咚——
  敲门声让正在回味的三代目赶紧收了心,三代目拍了拍脸之后,清了清嗓子道:“进来吧。”
  卡卡西带着鸣佐樱走了进来,三代目拿起烟斗抽了一口,随后看见鸣人的眼神之后又放了回去。
  “是卡卡西啊!接任务吗?正好还有几个任务没被接走呢。”
  三代目拿出了几个低级的任务,卡卡西摇了摇头道:“不,这次我想接C级任务。”
  “哦?是吗?很少有上忍这么要求呢。”
  卡卡西心中一阵mmp,要不是没钱,谁会去做这种任务啊!
  “我知道,不过我还是想接。”
  三代目扫视了鸣佐樱一眼,目光最后停留在了鸣人身上,看了一会之后收回了目光。
  “既然这样,正好还有不少C级任务,你自己挑吧。”
  卡卡西看了看桌子上的任务,顺手拿起了一个剿匪任务,这个任务不错,离木叶不远,时间短钱还多。
  就在卡卡西准备向火影申请这个任务的时候,鸣人从旁边抽出一个任务放在了三代目面前。
  “三代爷爷,接这个护送任务,不同意就给你亲亲抱抱举高高。”
  三代目打了一个寒战,仿佛想起了什么不堪回首的事情,随后麻溜的宣布道:“那好,第七班接达兹纳的造桥任务。”
  卡卡西一脸懵逼的看着自己手中的剿匪任务,这世道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下忍权利这么大?还给不给咸鱼一条活路了!
  “那个鸣人你看看这个剿匪任务,时间短,收益高,比护送任务好多了。”
  鸣人嫌弃的看了卡卡西手中的任务一眼,不屑的道:“能变成A级任务吗?”
  卡卡西愣了一下,支支吾吾道:“或许可能应该可以吧?”
  “那不要。”
  卡卡西的手僵住了,他真的搞不懂鸣人为什么会这么说,C级任务变成A级任务?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好了,既然鸣子...咳咳,鸣人想接就接这个吧。”
  敏锐的卡卡西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鸣子?这名字很熟悉啊!鸣人的一个影分身好像就叫鸣子来着。
  然后三代目偏向鸣人...嘶——细思极恐啊!
  卡卡西惊恐的看着鸣人道:“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鸣人!多少钱一晚?”
  鸣人:???
  小樱:???
  三代目:???
  佐助:同问,多少钱。
  一脸懵逼的鸣人不知道卡卡西说的是什么,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额,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卡卡西满脸沧桑,好似刚刚经历了风吹雨打一般,看起来瞬间成熟了很多似的。
  “你不需要懂,我不是炼铜癖,所以你不需要担心。”
  鸣人:???
  佐助:我是....鸣子控。
  佐助感觉如果鸣人真的是女的的话,那么绝对是自己的!以啥斯gay名义发誓。
  “咳咳,好了,达兹纳先生进来吧!”
  嘎吱——
  禁闭着的大门被一个满脸通红的醉汉推了开来,醉汉摇摇晃晃的走了进来,扫视了一圈之后,目光停留在鸣人身上。
  “这就是保护我的忍者吗?那小低个怎么看上去营养不良的样子?”
  鸣人四处看了看,果然还是自己最低,这达兹纳果然可恶啊!看样子要让他知道木叶骚狐的厉害才行。
  拿出月神守护的鸣人刚准备给达兹纳一个难忘的教训,却发现自己手上多了一个手掌。
  “鸣人,给我个面子,把我枪放下。”
  砰——
  鸣人没有回答只是一颗由查克拉凝聚成的子弹打碎了达兹纳手中的酒瓶。
  达兹纳惊恐的看向卡卡西,这个应该不是带队上忍吧?要不然威望不会这么低。
  “抱歉了,卡卡西老师,我控几不惧我寄几。”
  卡卡西本来还想喝责鸣人几句,可鸣人的话让卡卡西陷入了思考之中,最后一句到底是什么意思?
  达兹纳又撇了一眼卡卡西,看样子这带队上忍不怎么样啊!不知道能不能对付卡多。
  将手中的碎酒瓶丢在垃圾桶里面的达兹纳忽然发现一个问题,就那个下忍手中的武器就差不多能对付卡多了。
  再加一个实力不是很足的上忍看场子,差不多就能完成任务了。
  传说之中的五五开被达兹纳定义为实力不是很足的上忍,如果卡卡西知道的话,或许会让达兹纳尝尝什么叫做五五开!
  可是现在的主要问题是达兹纳惹了队伍里面疑似最强的人,所以现在应该怎么办呢?
  “咳咳,抱歉各位,刚刚喝了点酒有点上头了,多谢这位高大威猛英俊帅气风流倜傥玉树临风的小兄弟把我打醒啊!”
  鸣人感觉有些无语,这就是传说之中的舔狗吗?真的是涨姿势了。
  “达兹纳先生,你知道吗?舔狗一时爽,事后火葬场。”
  达兹擦了擦额头的冷汗,果然强者都是有脾气的,看样子必须在被发现之前和强者打好关系,这样就能完成目的了。
  “啊哈哈,这怎么能叫舔呢?老头子我说的都是实话啊。”
  达兹纳话音刚落,就感觉自己的衣领好像被人抓住了,只见小樱抓住达兹纳的衣领,一脸的愤怒道:“你把我家佐助置于何地?”
  “嘤哥?用不着这样吧?我又不是长的太难看,和佐助也没差多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