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之崩坏降临 > 第九十二章 从心的月光疾风

  三个月光疾风冲向鸣人,可鸣人却分出了六个影分身,周围的考生迅速撤离,要是被波及可就惨了。
  光与影和月神守护出现在鸣人手上,月光疾风楞了一下...他选择了从心。
  木叶有传言称,这武器可能能打死影级,有位不出名的影级在测试的时候差点被打死,虽然是传言,但不妨碍月光疾风他从心啊!
  家有美娇妻,为何非得和鸣人拼命呢?如果是单身狗还能拼一下。
  “咳咳,你看,我的太刀漂亮不?”
  准备放倒月光疾风的鸣人无语了...这还是忍者吗?忍者有这么怂吗?
  如果鸣人打倒了月光疾风,那他是自卫,火影也不好说什么,可现在鸣人觉得这是第一次失手啊!竟然没有放翻月光疾风。
  “挺漂亮的...给我吧。”
  可是木叶骚狐就这点本事吗?放不翻你也得捞点利息。
  “额...好。”
  月光疾风心里松了一口气,这太刀是暗部统一发放的,不是什么贵重物品。
  鸣人接过太刀看了看,质量看起来好像不是很好,便随手递给了佐助。
  接过太刀的佐助心里有点慌,小心翼翼的看了月光疾风一眼,确定月光疾风并不在意之后,又将太刀递给了鸣人。
  “质量太差了,你看那个考官都不带紧张的,没意思。”
  果然三人行必有模仿者,古人诚不欺我。
  过考核的下忍暗自决定,遇见第七班直接投降比较好,要不然在半夜被第七班套麻袋可就得不偿失了。
  这种事情鸣人还真能干得出来,套宁次之前先去找几个人练练也是极好的。
  而月光疾风深吸一口气,在心里不断的告诉自己一定要稳住,要不然凉了可没人管。
  “他穷,将就着用吧。”
  说实话,月光疾风真的不穷,身位月光家的继承人,月光疾风怎么可能会没钱呢?
  “咳咳,第一场比赛是佐助vs赤铜铠。”
  刚刚接回武器的佐助走到赛场中央,不屑的看了看一脸凝重的赤铜铠,随后佐助把太刀插在了地上。
  “对付你,一招就够了。”
  赤铜铠一脸凝重的看着佐助,看样子这个家伙可能也很强啊!要不然是不会这么狂妄的。
  “比赛开始!”
  刷——
  佐助冲向赤铜铠,赤铜铠见状仓皇挡了一下,佐助一脚踢在赤铜铠手臂上,本来觉得可能会被踢飞的赤铜铠却纹丝不动。
  难道佐助其实是个真正的下忍?赤铜铠心里有些疑惑,这种力道完全就是下忍吧?
  难不成佐助是忍术强?赤铜铠不禁有些怀疑,可如果是忍术的话,那岂不是刚好被克制?
  “没想到你体术还行啊!”
  佐助的脸上有点挂不住,本来以为赤铜铠会倒飞出去,可佐助的逼王附带技能不允许啊!
  反应过来的赤铜铠一把抓住了佐助的脖子,狞笑道:“原来你也就这点本事。”
  本来佐助以为很轻松就能挣脱,可没想到竟然有一种查克拉流逝的感觉,并且浑身也开始无力。
  佐助慌了,这是怎么回事佐助根本不知道,所以现在是反派讲解自己的技能的时间。
  “哼哼哼哼,你没想到吧,我赤铜铠可是可以吸收查克拉的,你只能在绝望之中慢慢的失败!”
  啪嗒——
  赤铜铠将被榨干了的佐助扔了出去,摔在了之前佐助站的地方。
  随后赤铜铠看向月光疾风道:“快点宣布我的胜利吧!他已经没有查克拉了。”
  就在赤铜铠得意的时候,忽然一阵刀剑声响起,佐助拔出了地上的太刀,并开启了写轮眼。
  “剩下的查克拉,足够解决你了。”
  赤铜铠不屑的看了看佐助,刚刚查克拉满的时候,佐助都没解决赤铜铠,现在查克拉都快没了,难不成还比满状态还厉害吗?你以为你是奥特曼啊!
  刷——一阵刀光闪过,赤铜铠灵活的躲开佐助手里的太刀,可这一切,都被佐助的写轮眼抓捕了个正着。
  只见佐助不慌不忙的调转刀锋,再次向赤铜铠逼去,赤铜铠无奈之下只好后退,却没想到佐助紧逼而来。
  赤铜铠一退再退,却始终摆脱不了佐助手里的太刀,拿起太刀的佐助好像有了本命武器似得,战斗力直接翻了一番。
  “怎么可能!为什么会这样?仅仅是一把太刀而已。”
  忽然,赤铜铠灵光一闪,这太刀好像是考官的,难不成有什么阴谋吗?
  可是这都是木叶的人,为什么会这样呢?难不成火影知道了什么吗?
  赤铜铠是大蛇丸在木叶留的间谍,其一身本领自然也是大蛇丸给的,如果被火影知道的话,那么第一个铲除应该就是间谍吧。
  看这样子,八成是被发现了,要不然一个特别上忍,怎么可能把自己的武器交给一个下忍呢?
  忽然,佐助的步伐猛然一乱,只见点点黑纹开始在佐助脸上浮现,佐助看起来好像十分痛苦,好像在压制着咒印。
  赤铜铠不禁松了一口气,还好这时候佐助的咒印发作了,要不然八成要凉在这里了,真是大蛇丸大人保佑啊!赤铜铠决定活下来就把大蛇丸供起来,这咒印来的太及时了。
  “哼哼,你的死期到了!”
  赤铜铠欺身而上,一拳往佐助脑门砸去,佐助艰难的躲了过去,情况一时之间瞬间逆转。
  “呼呼,麻烦的咒印。”
  佐助心里十分的郁闷,本来都快解决赤铜铠了,没想到这时候咒印发作了。
  对于咒印佐助一直处于一种想用但不敢用的状态,佐助需要力量,但不同的是,佐助不是要复仇,而是要复兴宇智波一族,也就是把鼬抓回来当种马。
  赤铜铠并不着急,他是大蛇丸手下,自然对咒印还是有那么一点点了解的,至少佐助现在的状态,只要佐助不使用咒印,基本上就不可能恢复。
  可当地面上灰尘散尽之后,赤铜铠却发现佐助脸上的咒印没有了,这是怎么回事?赤铜铠有些想不通,难不成是佐助将咒印压下去了?可是这怎么可能,咒印这种东西真的能凭意志压下去吗?
  “你的攻击结束了吗?下面该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