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之崩坏降临 > 第一百零五章 吾乃大将黄猿

  “怪不得你要那么对团藏,上次团藏其实都是无辜的吧,包括扒你衣服那次。”
  虽说三代目早就有所猜测,可一开始鸣人才多少岁?那时候就那么聪明,现在还了得?看样子选鸣人果然是没错的。
  “团藏永远都不是无辜的。”
  说完,鸣人便扭头离开,而三代目站在原地,总觉得鸣人说的话好像有什么深意。
  团藏永远都不是无辜的,难道除了三代目知道的之外,团藏还干过什么事情吗?
  心里不安的三代目决定还是先去检查一下根部的任务文件再说,这一切都有些太诡异了。
  自来也看了看带着封印班撤离的三代目,现在就剩自来也一个人了,自来也感觉非常的无聊。
  所以是取材呢还是去找鸣人...呸,鸣子呢?自来也左右看了看,澡堂里面良莠不齐,还不如直接去找鸣子,就这么决定了。
  好不容易找到鸣人的自来也忽然发现不对劲,鸣人在勘九郎身后举着一根黑色粗木棍干嘛?
  难不成鸣人要袭击考生?鸣人为什么要这么做?自来也觉得这其中一定有问题,必须仔细看看。
  只见鸣人将勘九郎敲晕后便将其拖进了小树林,里面还有一个人在上面挂着,看样子是木叶的下忍剑·美橙。
  难道鸣人袭击的不仅仅是外村的考生?这其中到底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咪咪呢?
  自来也躲在树上,时刻准备着救人,不过救人之前一定要确定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到底是谁!”
  被麻袋套住的剑·美橙有些慌乱,身为间谍被抓住极有可能暴露身份的,而现在身边有脚步声,很明显是绑架的人回来了。
  鸣人将勘九郎挂在树上,能被暗夜偷袭者敲晕绝对不是傀儡,所以鸣人并不担心勘九郎是假的。
  “呵呵,我是谁?你想知道?”
  鸣人刻意改变了声音,所以剑·美橙没有听出来是鸣人。
  “在木叶绑架木叶的人,你就不怕走不出去吗?”
  剑·美橙话语明显底气不足,可如果是暗部应该吧不会绑架,而是直接请去喝茶才对。
  所以这个人绝对不是暗部!极有可能是外村的某个考生报复木叶,或者是某个间谍想要知道什么消息。
  而树上的自来也有些看不懂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鸣人在获得九尾的力量之后会选择绑架考生呢?
  而这时,鸣人分出了两个影分身,随后真身跑到对面的树上,树下的影分身在鸣人离开之后发光了...自来也很好奇,为什么好好的一个人会发光?
  九尾在鸣人体内一阵的mmp,不是因为鸣人使用了自己的力量,而是鸣人使用九尾的力量不是打斗!就是为了发光!
  刷——
  鸣人拿下了剑·美橙身上的麻袋,这时候勘九郎也醒了过来,看着发光的鸣人,勘九郎有些疑惑。
  这家伙到底是谁?为什么会发光?难不成是什么忍术吗?
  勘九郎本来还准备问问鸣人是怎么发光的,可忽然发现自己好像被绑架了,旁边好像还有一个人。
  “你是谁?你想干什么?难道想和砂忍开战吗?”
  勘九郎丝毫不慌,毕竟是风影的孩子,见多识广。
  对这种情况,勘九郎觉得应该是先问出对方的目的和身份才行。
  菊正宗和猫修罗往后退了几步,相互看了一眼,菊正宗抢在猫修罗前面道:“我是m78星云的光之战士!我的名字是——闪耀迪迦!”
  猫修罗拍了拍菊正宗的肩膀,小声道:“迪迦不是光之国的。”
  “我不管迪迦是不是,反正我闪耀迪迦会发光,所以是光之国的!”
  勘九郎:.....
  剑·美橙:....
  自来也:我在这边都听到了。
  会发光就是光之国?那光之国最多的是不是就是萤火虫?
  “你是把我们当傻B吗?说话那么大声,你故意的吧!”
  剑·美橙怒了,这是悄悄话吗?周围全部都能听到啊!
  “咳咳,这家伙脑子有病,我来自我介绍一下吧。”
  勘九郎和剑·美橙盯着将菊正宗推到身后的猫修罗,这家伙看起来虽然和那个不着调的差不多,可性格好像稳重一点。
  “我是光之国海军大将黄猿!你们伤害了光之国的皇后,刚刚元帅出钱...咳咳,命令我让我将你们抓捕归案!”
  勘九郎:???
  剑·美橙:???
  一脸懵逼的勘九郎和剑·美橙不知道到底为什么要抓自己,要说犯错哪个忍者没杀过人?
  估计是以前不小心杀了光之国的皇后,然后被通缉了?
  不过勘九郎和剑·美橙就不明白了,俩没出过村的下忍怎么杀的光之国的皇后?并且勘九郎和剑·美橙连光之国在哪都不知道啊!
  皇后也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出国吧,难不成是认错人了?
  “等会,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猫修罗摇了摇头,拍了拍勘九郎的肩膀道:“你被光踢过吗?”
  被光踢?怎么踢?难不成是折射光线?一脸懵逼的勘九郎还没反应过来,忽然感觉肚子一痛,随后便发现自己已经被“黄猿”踢了一脚。
  “好快...咳咳,咳咳。”
  这一脚并不是很重,但勘九郎却根本没看清猫修罗是怎么踢出来的。
  “怎么会这样...难不成是时间忍术?不对,时间忍术只有漩涡鸣人会。”
  勘九郎的心渐渐凉了,光的速度太快了,根本没办法防御啊!
  现在当务之急,是搞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要是误会的话还好,如果真的是勘九郎做的,那可就麻烦了。
  “等等!别,别打,光之国皇后到底是谁!我...这件事可能不是我干的!”
  猫修罗停下了手,饶有兴趣的看着勘九郎,勘九郎被鸣人盯的一阵紧张,心里有些心虚。
  勘九郎倒是没杀多少人,勘九郎现在怕的是这万一是我爱罗干的,那么可就麻烦了。
  “皇后就是皇后,绝对是你们两个伤害的!不一定是杀。”
  不是杀?勘九郎觉得更奇怪了,不是杀那么会是什么伤害呢?
  勘九郎现在还是一个处男,所以绝对不会是那种伤害,难不成是言语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