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之崩坏降临 > 第六十二章 我只是从心

  “哼,本来想把再不斩手下那小妞要来玩玩的,没想到竟然!哼!”
  卡多十分的生气,本来准备找白泄火来着,没想到竟然被再不斩好一通教训。
  这对卡多来说是奇耻大辱,可是卡多偏偏还不敢把再不斩怎么样,精英上忍多厉害卡多不知道,但那杀气是不会作假的。
  杀人对卡多来说只是动动手的事情,可卡多的杀气还不如再不斩,由此可见再不斩是杀了多少人啊!
  “我告诉你们,我可不是怂,我只是从心而已!从心和怂是两个概念的。”
  卡多手底下的人赶忙点头称是,卡多是谁?那可是他们的主子,要是不伺候好了,那就没钱拿了。
  转眼间就到了早上,今天鸣人可不会像昨天那么闲了,听说达兹纳已经召集好工人了,需要和达兹纳一起去大桥边才行。
  “啊——哈——瞌睡啊!”
  鸣人再次推开身边的佐助,要不是达兹纳家里太小了,鸣人也用不着和佐助天天睡在一起。
  这佐助睡觉还不老实,老是想抱着鸣人,每天早上醒来都跟发生过什么不纯洁的事情似得。
  “唔?早上了吗?”
  佐助原本也已经快醒了,在被鸣人推开之后也睁开了双眼。
  睡眼惺忪的佐助迷迷糊糊的看着鸣人的后背,然后鸣人弯下腰....
  “额....”
  昨天的景色依旧让佐助感觉好像历历在目一般,根本无法忘掉。
  那刺激的景色让佐助瞬间清醒了,鸣人感觉背后好像有什么东西呼的一下坐了起来,扭头一看原来是佐助。
  “今天醒的挺早啊!”
  佐助嘴角略微抽搐,鸣人到底是怎么才能在被发现秘密之后还能这么放松的?难不成这是朋友之间的信任吗?
  羁绊,妙不可言,既然鸣人相信佐助,佐助觉得自己就不能背叛鸣人,这个秘密佐助暗中发誓,绝对不会泄露出去。
  未完工的大桥之上,达兹纳坐在旁边的建筑材料之上抽着烟,他不知道会有多少人会来,卡多对普通民众造成的压力是非常大的,不来也不能怪他们。
  可如果来的人少的话,这个大桥就很难建起来,达兹纳心里有些烦闷,可能是因为太早的原因,桥上根本没有人过来。
  就连在一旁的忍者也才刚刚过来,所以或许是达兹纳来早了,达兹纳在心中不断的安慰自己,有木叶的忍者在,其他的人肯定会来试试的。
  日头渐渐升高,达兹纳也越来越烦躁,要是没人过来,那请这木叶忍者有何用?
  “达兹纳大叔,现在可以开始干活吗?”
  达兹纳站了起来,背对着鸣人,达兹纳或许是有一些毛病,但他真的希望波之国能摆脱卡多的控制。
  可是一个人往往势单力薄,根本不能将桥建起来,达兹纳已经想到卡多肯定会挨个警告村民的,被警告的村民也会有顾虑。
  这不怪村民,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家庭,都要为自己的家庭所考虑,这不是不顾大局,大局这种东西是在能保证自己的安全的情况下才会考虑的。
  “达兹纳大叔,看后面...”
  “不要说了,或许是我自作多情了,你们走吧。”
  达兹纳摆了摆手,打断了鸣人的话,没落的背影就好像一个绝望的老头,在对这个国家的灭亡所悲叹。
  “达兹纳大叔,你看后面....”
  鸣人有些无语,这达兹纳是不知道什么是忍者吗?还是说装文艺很好玩?
  “不用了,谢谢你们陪老头子我...”
  达兹纳话还没说完,便感觉耳朵一痛,随后一个声音传来:“养鱼呢啊!让你看你就看!瞎几把感慨有屁用!”
  被言梦揪住耳朵的达兹纳有些懵,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被揪耳朵?
  当达兹纳被迫转过身后,眼前的一幕让达兹纳惊呆了,上百个漩涡鸣人出现在桥上,都在用鄙视的表情看着达兹纳。
  “他们村民不敢做的事情,我漩涡鸣人来干!他们村民不敢惹的人,我漩涡鸣人来惹!他们村民不敢解放的思想,由我漩涡鸣人来解放!
  这个忍界,还没有我漩涡鸣人不敢干的事!不敢惹的人!大不了老子变成狐狸弄他全家!”
  卡卡西听的有点懵逼,这变成狐狸是什么意思?难道鸣人知道什么不该知道的事情?
  “这...这就是忍者吗?实在是太强大了。”
  达兹纳有点不敢相信,本来以为忍者的分身术什么的只能分出两三个分身,可鸣人这几百个分身彻底惊到了达兹纳。
  几百个分身都能顶波之国所有的工人了,达兹纳心中不禁有一种奇怪的想法,如果把忍术发展与建设会怎么样?
  可这个想法才刚刚诞生,便被达兹纳甩出了脑袋,高贵的忍者怎么可能干这种低贱的活,达兹纳感觉自己真的是想多了。
  “忍者?不,这是我木叶骚狐的力量。”
  一般的忍者,别说下忍了,就算是精英上忍也难做到分出几百个影分身,这绝对不是鸣人的极限,只是为了让每个影分身都保持一定的体力罢了。
  还没等达兹纳说话,其身后传来阵阵脚步声,达兹纳扭头一看,才发现原来是村民们拿着工具走了过来。
  “达兹纳!之前被卡多的手下堵门口了,来的晚了一点。”
  达兹纳双目含泪,不住的点头道:“好好好,能来就好。”
  大多数村民倒是没有感慨,而是一个劲的猛瞅鸣人。
  “哎呀妈呀,这五胞胎我都见过,但这人是谁啊!几百胞胎啊!”
  “他妈牛逼啊!一次生几百个。”
  “哎呀我去,还真是一模一样啊!他爹也牛逼。”
  鸣人的脸色渐渐黑了下来,这群愚民,好想提前引爆螺旋升天符怎么办?
  达兹纳的冷汗已经刷刷的流了下来,达兹纳不敢说完全了解鸣人,但对鸣人的脾气也是略知一二的。
  鸣人的脾气不算太坏,但也不能说好,至少鸣人绝对是会杀人的,那个上忍好像也拦不住。
  “咳咳,这个只是忍者大人的分身而已,大家不用好奇。”
  达兹纳赶紧稳定村民,这些村民就没几个有眼色的,没看鸣人已经掏出武器了吗?一个个的都嫌活的时间太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