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之崩坏降临 > 第七章 我为了你,连老婆都没娶

  团藏疑惑的看了看三代目手中的东西,虽然不了解这是什么,但是一般武器不都是对准敌人的吗?
  留了一个心眼的团藏暗中使用了伊邪纳岐,就算到时候有什么问题,也能活下来。
  接过枪的团藏将其对准自己的左眼,彭的一枪之后,团藏没了半边脑袋,直接倒在了地上。
  三代目看的是一脸懵逼,难道鸣人是故意的?但很快三代目又否定了自己的猜测,团藏这个家伙隐藏在暗中,鸣人根本不可能知道团藏的情报,那么鸣人是想杀自己?
  可是三代目觉得这也不对啊,要是鸣人想杀自己,那么应该写精通五种遁术的人才对,为什么写精通风遁呢?
  难道必须穿上这身衣服才行?三代目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看样子确实是这样了,首先鸣人给的确实能增幅,这个三代目已经试过了。
  那么这张纸条上写的应该是这个衣服增幅的开启方法,但对没穿衣服的人来说却有着致命的伤害。
  就在三代目推理的时候,团藏的尸体忽然之间消失了,三代目惊讶的看着没有血迹的空地,难道刚刚想的都是错的?
  “猿飞日斩!你竟然想杀我!我到底哪里对不起你!我为了你,连老婆都没娶,你竟然想杀我!”
  三代目一脸懵逼,难道团藏有什么保命秘术?这怎么有点像伊邪纳岐来着?
  幸好墙后面的佐助只能听到声音,鸣人也很巧妙的没有把那段录下来,要不然佐助开不了挂就麻烦了。
  “团藏,我算是明白了,怪不得你会提出那件事情。”
  团藏心里也是一惊,随后面色恢复了正常,看样子应该是猿飞日斩知道了自己的秘密,然后来测试一下是不是真的。
  但为什么要女装?团藏想不通这是为什么,如果只是测试的话,只需要一把枪就够了。
  团藏看了看地上的枪……枪呢?难道被日斩拿走了?
  “哼,那群家伙必须解决的,一切都是为了木叶!我没错,是你太优柔寡断了。”
  团藏以为自己想的都是对的,因为如果是团藏发现自己手下背叛自己的话,他绝对也会这么做的。
  但团藏不知道的是,三代目真的不是故意的,只是鸣人想要看看这个时候的团藏有没有写轮眼而已。
  但团藏是谁?那可是火影辅助啊,俗话说伴君如伴虎,团藏不多疑一点怎么能行呢?
  “或许吧,但再等等吧。”
  团藏见三代目没有再提起伊邪纳岐,不禁松了一口气,果然只是怀疑啊,团藏也知道三代目绝对不会动自己的。
  而三代目不是不想追究,而是现在追究已经没必要了,三代目在等什么呢?他在等一个合适的时机,一个能把自己摘出去的时机。
  三代目拿起桌上的烟斗抽了一口,忽明忽暗的烟斗仿佛在预示着宇智波一族的处境,就像这烟丝一般,没用了,也就可以扔出去了。
  “这件事你自己想办法吧,责任也归你。”
  团藏眼含怒意,但却又不好表示出来,只能被迫答应。
  但这样对团藏也不是没有好处,至少写轮眼基本都是团藏的了。
  鸣人黑着脸向佐助和雏田比了一个离开的手势,便率先离开了火影办公楼。
  佐助和雏田也紧随其后,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看鸣人的表情好像有点不正常。
  “嗯?外面有人?”
  三代目往窗外看了一眼,由于鸣人是直接下了楼下,正好处在三代目的视线盲区,三代目也并没有发现鸣人三人。
  “鸣人,刚刚火影大人在说什么?你怎么看起来有点不高兴?”
  佐助疑惑的看着鸣人,以佐助对鸣人的了解,好像还没什么事能让鸣人黑着脸吧?
  而鸣人摇了摇头没有回答佐助,这种事情怎么说?难道直接给佐助说你家要被灭门了,你赶紧回家带着家人跑路吧?
  “奇怪了,难道是鸣人忘了录像吗?为什么这么生气?”
  佐助挠了挠脑袋,感觉自己越来越不了解鸣人了。
  “走吧,吃一乐拉面去吧,没想到一不小心听到了这么重要的秘密啊。”
  鸣人很快就调整好了心情,对于三代目想干什么,鸣人已经懒得理会了,该发生的事情,鸣人没有实力去阻拦,不该发生的事情,鸣人也用不着去管。
  既然没实力阻拦,那还不如忘掉刚刚发生的事情,与其在那里杞人忧天,不如先提升实力。
  而火影办公室,团藏也离开了,三代目坐在椅子上,看着身上的天蓝色裙子,陷入了沉思。
  随后三代目将目光看向地面,本来应该是柯尔特·捍卫者掉落的地方却空无一物。
  “是团藏拿走了?算了,让团藏研究一下也好。”
  本来三代目是想让自己的人研究的,但如果是团藏研究的话,鸣人问起来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仿制品的话正好可以甩锅。
  三代目觉得自己想法太棒了,但他不知道的是,其实是鸣人拿走了枪。
  既然鸣人敢把枪给三代目,自然有瞬间收回的办法,要不然等出来一堆仿制品,那鸣人可有的哭了。
  “唔?鸣人好像到入学的年纪了,等明天通知他一下吧,正好也快开学了,来人!去把伊鲁卡叫来!”
  天渐渐黑了,佐助想要鸣人拍的照片,但鸣人却死活不给,佐助有些气恼,自己明明付出的更多,为什么照片不给自己一份呢?
  而鸣人只用一句话说服了佐助:“如果你拿到照片,估计会被你爹吊起来打。”
  佐助本来还想反驳,但又一想,这好像没毛病啊,富岳虽然不怎么支持政变,但有长老在压着,要是长老得到这些照片绝对会欣喜若狂。
  但如果是富岳得到的话....佐助已经想到自己被吊在树上打的场面了。
  “好吧,我不要了,不过我想看的时候你不能拒绝。”
  鸣人敷衍的嗯了一声,随后将雏田送到了日向家门口,随后回家将摄像机拿了出来,鸣人拍的可不是照片,而是完整的录像。
  “到时候,就不怕三代目了,哼哼,呵呵,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