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之崩坏降临 > 第八章 开学之时

  咚咚咚——咚咚咚——
  敲门声惊醒了沉睡之中的漩涡鸣人,打开门的鸣人发现是三代目,难道三代目来追究责任了?应该不可能吧?
  鸣人有些慌张,但很快又镇定下来,以木叶现在的情况,三代目绝对不会对鸣人出手的。
  仔细观察了一下的鸣人发现三代目身后还跟着一个人,原来是伊鲁卡,难道是要上学了?鸣人觉得八成是这样,要不然也不会叫伊鲁卡过来。
  伊鲁卡其实很不情愿教鸣人,就算三代目找伊鲁卡谈过话,伊鲁卡也对鸣人怀着一些憎恶,毕竟其父母都是死在了九尾之乱,如果听了谣言还不恨鸣人的话,那简直就是火影世界最强的圣母婊了。
  可是这真的是九尾?伊鲁卡看见鸣人之后迷茫了,这怎么可能是九尾?分明就是一个营养不良的孩子啊!
  伊鲁卡忽然想起来三代目在自己离开之前说的那句话:“有时候,政治是需要一些牺牲的。”
  牺牲吗?一开始伊鲁卡以为是牺牲自己,没想到竟然是牺牲这么一个孩子!伊鲁卡不是火影,他不懂为什么,也没资格问为什么。
  “你好,我叫伊鲁卡,是你以后的老师,请多多关照!”
  鸣人郁闷的看着伊鲁卡,果然是要上学了,学校这种地方简直就是学生的噩梦啊!
  “我是太子,多多关照。”
  三代目:???
  伊鲁卡:难道走错门了?
  看向三代目的伊鲁卡眼神里面透露着疑惑,而三代目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因为三代目根本不知道鸣人为什么要说自己是太子。
  难道鸣人想要....emmm,应该不会是当大名的儿子吧?
  随后三代目想到了鸣人的关系,难道鸣人知道了什么?这怎么可能!虽然纸包不住火,但现在的鸣人怎么可能知道这些事情?
  “唔,刚刚说错了,我是漩涡鸣人,是一个草履虫,请多多指教。”
  三代目更加郁闷了,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啊?怎么现在连人都不是了?
  (注:草履虫是琪亚娜·卡斯兰达的外号。)
  鸣人使用的是白练装甲,说自己是草履虫确实没错,可是三代目和伊鲁卡听不懂啊。
  伊鲁卡在一旁看着鸣人,目光不是疑惑,而是可怜,看看这孩子,这么小就被政治逼疯了,真是可怜啊,我伊鲁卡发誓一定要照顾好他!
  “我知道了,鸣人,明天记得不要迟到哦!”
  伊鲁卡身边的三代目彻底懵了,你到底知道了什么?难道这是年轻一代独有的沟通方式?
  而鸣人也一脸懵逼的看着伊鲁卡,所以你到底知道了什么?难道这家伙是穿越过来的?除了崩坏三的玩家,还有谁知道草履虫是什么意思吗?
  “伊鲁卡老师,我有一个问题想请教一下你。”
  伊鲁卡露出和蔼的笑容道:“你问吧,我保证知无不言。”
  “天王盖地虎。”
  三代目:???
  伊鲁卡:果然是被逼疯了,不过该怎么回答呢?
  “这个好像不在我知识范围,火影大人你知道吗?”
  三代目白了伊鲁卡一眼,你个年轻人都不知道,还想来问我这个说不上话的老年人?
  “咳咳,这不是你们年轻人的交流方式吗?老头子我就不参合了。”
  求救失败的伊鲁卡一脸歉意的笑容的看着鸣人道:“实在抱歉,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鸣人撇了撇嘴,原来是不懂装懂啊,刚刚还以为还有人穿越了呢。
  “哦,我明天会到学校的,明天见了,伊鲁卡老师。”
  啪嗒——
  鸣人关上了屋门,伊鲁卡和三代目尴尬的站在门外,依旧在沉思天王盖地虎到底是什么意思。
  关上门的鸣人从窗户上跳了出来,开学之前不给三代目来一份涂鸦,怎么对得起三代目的悉心关怀?
  购买完油漆的鸣人跑到火影岩上,坐在四代目火影雕像的头顶,如果仅仅是画眼镜胡子什么的也太低级了,不如把一些秘密给写在三代目脸上吧。
  鸣人附身白练装甲,小心翼翼的跳到三代目的雕像上面,幸好白练装甲能吸附在岩石上,这就省的鸣人再卖绳子了。
  “唔,写什么秘密好呢?得大一点才能被看见,就写三个吧,额头和两边脸颊各一个。”
  鸣人拿出刷子,在三代目雕像的额头上有些犹豫不决,额头自然要写最重要的事情了,不如就写那件事吧。
  完工了的鸣人又看了看初代目的雕像,既然三代目已经完成了也没人看见,不如再写一个吧。
  木叶村里,一个小孩子缠着自己的爷爷要听火影们的故事,那老人笑眯眯的拿出烟斗,坐在板凳上,目视着火影岩准备给孩子讲故事。
  忽然,正准备开口的老人目瞪口呆的盯着火影岩,一直没听见自己爷爷讲的故事的孩子感觉很奇怪,顺着爷爷的目光一看。
  只见初代目左脸上写着:在下二哈。
  右脸上写着:有何贵干!
  额头上面也有字:扉间闭嘴!
  “三代目脸上也有字啊!”
  小男孩震惊的是初代目吗?他震惊的是三代目脸上的字。
  只见其额头上写着:来吧!团藏!
  左脸上写着:我曾把完整的女装穿上~
  右脸上写着:夜晚的我都是眼泪~
  “竟然有人敢侮辱火影大人!简直罪不可赦!”
  老头被气的直跺脚,看样子被洗脑的很成功。
  鸣人站在四代目雕像的头顶,双手背后,俯视着整个木叶,心里一阵mmp。
  之前鸣人从来没有恶作剧过,所以三代目一般不看火影岩,其他村民非特殊情况也不会看的。
  天天盯着这四个人头,不管是谁都会看腻的,除非是外来的旅客才会瞻仰火影岩。
  刚刚将文件整理完的三代目端起桌上的茶杯,平心静气的泯了一口茶水,这日子可真繁忙啊!
  三代目端着茶杯站了起来,又喝了一口茶,随后双眼瞟向窗外,那巨大的火影岩仿佛就是三代目的荣耀。
  你看那上面还把三代目的一些奇特的经历全部....噗,三代目一口茶水喷了出来,这尼玛谁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