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之崩坏降临 > 第一百零六章 魔王的短笛

  勘九郎已经在左右看看哪里可以逃跑了,刚刚那一脚让勘九郎痛了半天,不愧是光速啊!
  可惜拥有这么强力量的人可能脑子有病,勘九郎发现绑自己的绳子是普通绳子,可是傀儡却忘旅馆了。
  可是勘九郎可不是没有傀儡就不能战斗的,只见勘九郎找准机会,身体一用力,直接跳到了树枝上,由于绳子要挂住勘九郎,所以比较长,正好给了勘九郎住够的空间。
  “哼哼,你也不....”
  勘九郎只觉背后一阵杀意袭来,心中不免有些惊惧,看样子光之国的不止一个人啊!
  躲在树上看着勘九郎的鸣人有些郁闷,现在自己的特殊武器都用过了,除非有新的特殊武器,要不然不可能不被发现。
  鸣人将目光看向之前的三百水晶,好像确实可以再抽一次,剩下二百八十水晶继续累计十连抽。
  “给我出个武器吧!万能的特殊抽奖!”
  勘九郎已经割断了绳子,剑·美橙也学着勘九郎跳到了树枝上准备弄断绳索。
  鸣人觉得不能等了,就趁现在了!
  “出来吧——”
  “恭喜宿主获得魔王的短笛。”
  魔王的短笛?鸣人拿出一个玉色的短笛,这系统是要我木叶骚狐学吹箫吗?
  “系统你污了,吹箫什么的我不会。”
  魔王的短笛很强大,只要吹出特定的曲子,对方必死无疑,包括辉夜,所以鸣人感觉自己飘了,感觉火影都是自己的了,感觉整个忍界已经和平了!
  然后,鸣人发现自己好像不会吹箫,不管笛子还是箫,反正在鸣人眼里都一样。
  “这种东西...火影里面有会的吗?”
  箫...咳咳咳笛子这种乐器鸣人在火影世界没见过,所以想请个老师都难。
  “算了,老子乐器天才,完全可以自学成才,小熊猫,对不起了,谁让勘九郎嘲笑了雏田呢?”
  鸣人本体也发光了,跳下去的鸣人歪了歪脖子,咔咔的响声惊动了正在和猫修罗对视的勘九郎。
  “你就是主谋吧?你们到底有什么目的!”
  勘九郎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看着鸣人,鸣人改变了一下自己的声音,然后道:“我是光之国的黑暗战士——炸鸡!因为吹的一手好箫,所以又被称为短笛大魔王!
  我手里的是魔王的短笛,据说曾经蓝忘机用此笛一笛击退空之恶魔西木,现在我漩涡...呸呸呸,我漩涡笛io哒就要用此笛解决你!”
  一脸懵逼的勘九郎表示不知道鸣人在说什么,不过漩涡笛io哒难不成是漩涡一族的?
  鸣人心里略微有些慌,装逼的时候说漏嘴了怎么办?幸好没有漏完,要不然会还玩个屁啊!
  “你要知道,击败你的不是JOJO,是我笛io哒!”
  勘九郎见事不妙,赶紧冲向鸣人,可声音已经发出来了,勘九郎痛苦的捂着耳朵,跪在地上,想要伸手求鸣人停下,可最后却无力的倒在了地上。
  不仅仅是勘九郎,就连剑美橙也是如此,鸣人心中不禁有些得意,系统出品,必属精品,这威力果然强大。
  “求你...别吹了...太难听了!”
  得意之中的鸣人愣住了,为什么没有死?难不成笛子是假的?
  可是系统应该不会鉴定出错吧?按理来说应该是真的才对,虽然现在出这么强的装备有点不靠谱。
  一曲吹罢,鸣人脸色阴沉的看着面前抽搐的勘九郎和剑美橙,这和系统说明的差别太多了,根本不对劲。
  “系统,你是不是给我假货了。”
  鸣人不会怀疑自己的音乐天赋,虽然没人教,但鸣人觉得自己是无敌的,区区吹箫,一学就会!
  “你没音乐天赋,此武器在你手里只是普通的笛子。”
  这下鸣人可就要笑了,普通的笛子?你家普通的笛子能让人在地上抽搐?
  “系统,明明就是你的货物有问题,不达标就不达标,不要推卸责任,不会承担责任的系统不是好系统。”
  一阵沉默过后,系统声音再次响起:“抱歉,刚刚去吐了,不是系统问题,普通的笛子在你手上就是声波武器。”
  这下鸣人可就不明白了,为什么会这样呢?难不成是有什么特殊的原因?
  鸣人再次把疑惑抛给了系统:“所以为什么会这样?”
  一番沉默之后,系统悠悠道:“你吹的太好听了....”
  鸣人满意的点了点头,这种回答才是一个系统应该做的,系统是干什么的?有些阴谋论的说系统肯定有目的,天上不会无缘无故掉馅饼。
  可鸣人觉得,系统就是女仆,无偿还爱撒娇那种。
  “本系统无性别。”
  鸣人:....
  “说,你有什么目的!”
  鸣人想抓住系统,可是忽然发现系统好像没有实体,根本抓不住啊!
  “辅助宿主,五星好评是我的服务宗旨。”
  这下鸣人就松了一口气,幸好不是那些特殊的系统,要不然还真没办法了。
  “咳咳,这是净土吗?”
  苏醒过来的勘九郎抬头望天,耳鸣之声久久不能散去。
  “不,这是笛io哒的地盘。”
  勘九郎颤抖着手指,看着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模糊身影,然后拿起旁边的石头把自己拍晕了。
  “我就是死也不要听到那声音!”
  鸣人摸了摸并不存在的胡子,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果然我鸣是一个音乐天才啊!
  看在勘九郎这么喜欢听的份上,鸣人决定再次吹一曲,然后放过勘九郎。
  一个隐秘的树干上,自来也掏了掏自己的耳朵,耳鸣之声依旧存在,看样子一时之间是好不了了。
  “这曲子,别让我知道是谁发明的曲谱,太难听了!”
  自来也看了看拿起不知名乐器的鸣人,这种难听到有杀伤力的曲谱必须有很高的造诣才能写出来,而鸣人是肯定不可能的。
  估计是鸣人不知道从哪得到的曲谱,然后用一个不知名乐器对敌而已。
  “没想到鸣人的运气这么好,可是....卧槽!还来!”
  自来也想跑,可他跑不掉,只听扑通一声,掉下树的自来也绝望的看着鸣人,希望他能认出自己,及时停下这种恐怖的攻击。
  而鸣人一看是自来也,心中不免有些暖暖的,没想到自来也被自己的箫声给吸引了过来,果然我木叶骚狐是木叶的吹箫第一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