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之崩坏降临 > 第六十三章 累晕的鸣人和佐助不得不说的故事

  周围的村民一愣,随后感觉情况不妙,惹了看上去好像惹不起的忍者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你们,还不赶紧干活!以后卡多的手下,我给你们解决。”
  鸣人虽然有些不爽,但还是知道这些村民还有用呢,反正只是无知者的误会而已。
  “来来,向左,这个位置刚刚好,对,放!咦?”
  一个个影分身要么在干活要么在指挥着其他人,偶尔掉下来一个个建筑材料砸死一两个影分身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卡卡西就比较闲了,大桥的周围已经被卡卡西转悠着找了个遍,本来以为鸣人布置了不少陷阱,可找来找去就找到一张埋了一半的起爆符。
  “这就是鸣人布置的陷阱?起爆符都不埋进土里,被发现了怎么办。”
  摇了摇头的卡卡西伸手将起爆符拿了出来,然后把坑扩大将起爆符重新埋了进去。
  埋过之后卡卡西又看了看,很明显的新土翻过的痕迹,说不定再不斩一眼就能看出来,必须找点东西装饰一下。
  周围都是树木,所以在地上找枯树叶是最好的装饰,卡卡西走到树下,距离起爆符比较远的地方找了一堆枯树叶。
  卡卡西小心翼翼的将枯树叶细心的铺了上去,现在就算仔细看也不会觉得有什么异常了。
  “唔,不错,这才是一个陷阱该有的样子。”
  拍了拍手的卡卡西满意的看着自己改良的陷阱,现在就算鸣人也找不到陷阱的原本位置了。
  “卡卡西老师!快来帮忙啊!你要偷懒可不行!”
  大桥之上,干的热火朝天的鸣人丝毫没有注意到卡卡西的在干什么,只是看见他在桥边站着拍手。
  现在正是需要人的时候,拍手还不如来干活呢,要是来的都是忍者的话,这活一天就能干完。
  “有个忍者果然强大啊!一个顶百人用。”
  一些累了正在休息的村民不由得将目光看向佐助和小樱,这俩真的是忍者吗?为什么不会这么流弊的分身呢?
  佐助和小樱感觉很不爽,那种你也分几百个看看的眼神让佐助和小樱感觉像是被轻视了。
  鸣人那家伙能和普通人一样吗?出生的时候天生毁灭之相,神兽入体辅助,并且还父母祭天,法力无边,用一句话概括就是此子有六道之资。
  “哦?进度挺快的嘛,鸣人你注意一点,这工作量已经能把你累趴下了。”
  忙活了一早上,死了几十个影分身之后鸣人虽然感觉有点不舒服,但还在承受范围之内,所以也就没怎么在意。
  经卡卡西一提醒之后,鸣人才发现今天好像玩过头了,几百个影分身都有点精疲力尽了,那么要是解除之后会不会直接虚脱?
  反正绝对不会死的,因为这些影分身还不是鸣人能分出来的极限,要是极限全部精疲力尽的话,那八成要凉,只能说不愧是禁术啊!
  “没事,死不了。”
  说完,鸣人便解除了影分身,虽然鸣人嘴上说没事,可内心还是有些忐忑的,毕竟谁也不知道鸣人的承受上限是多少。
  看着一个个消失的影分身,鸣人感觉自己的身体也越来越沉重,没有到极限,但绝对会晕。
  随着最后一个影分身消失,鸣人也感觉脑子越来越重,随后好像被谁给扶了起来似得。
  佐助无语的扶着鸣人,所以你自己做不到逞强干什么?要是这些村民不来,那鸣人岂不是要累死?
  “原来忍术还有副作用啊!这小忍者倒是挺好的。”
  其中一个村民惊讶的看着晕倒的鸣人,能为了平民而累晕的忍者还真不多见。
  “佐助,你先把鸣人送回去吧,这里有我就够了。”
  卡卡西斜眼看了看鸣人,没什么大事,只是太过劳累而已,以鸣人的身体素质,差不多明天就能醒过来。
  夜晚的天空繁星点点,床上的鸣人好似听到有人在呼唤自己,就好似在自己耳边似得。
  “鸣子~鸣子~”
  缓缓醒来的鸣人忽然发现好像叫的是鸣子?为什么会叫鸣子?不是应该叫鸣人才对吗?
  这个问题还没想明白,鸣人便感觉自己的身体有点不对劲,怎么感觉有人在捏鸣人的胸口?
  鸣人忽然睁开眼睛,难道刚才都是梦吗?看样子应该是太过劳累了吧。
  可就在鸣人准备睡觉的时候,忽然感觉好像确实有人在摸自己来着。
  并且那一声声鸣子就好像在鸣人身后一般,根本不似假的。
  鸣人的脸黑了,那不是别人,正是佐助,所以这佐助每天早上抱着自己的原因就是这个?
  彭——
  还在熟睡的佐助忽然感觉肚子一痛,随后便摔下了床。
  鸣人摸了摸自己的胸口,mmp的都捏红了!这佐助怕不是一个基佬吧!
  “额?鸣人你干什么?”
  佐助瑟瑟发抖的看着黑着脸的鸣人,难道刚刚出了什么事情吗?刚刚不是在和鸣子约会吗?哦,好像是一个梦来着。
  “呵呵,你刚刚和鸣子玩的怎么样?”
  佐助震惊了,难道鸣人有窥探梦境的能力?要不然怎么可能知道佐助梦到了什么。
  可是这反应有点不对劲吧?不就是一个梦吗?用得着这么较真吗?做梦这种事情又不是人为可以控制的。
  “你太过分了!鸣人,不就是一个梦吗?这又不是我能控制的。”
  鸣人冷笑着看着佐助,随后指了指刚才被佐助捏红的胸口。
  由于天太黑,佐助一开始也没看清楚是怎么回事,就在佐助疑惑的时候,鸣人冷笑道:“做梦?然后把我当鸣子?”
  佐助忽然想起来刚刚做梦的时候好像在....难道刚刚揉了鸣人的那里吗?
  “等等,鸣人你听我解释,这都是误会!”
  鸣人脸上的冷笑变成了微笑,可杀气却没有丝毫减弱,一把手枪出现在鸣人手上,佐助想要逃跑,可他自认是跑不过鸣人的。
  “俄罗斯转盘知道吗?哦,你不知道,那么我给你解释一下吧,这是一把枪,俄罗斯转盘就是拿枪指着脑袋,要是没子弹,你就赢了。”
  鸣人拿的是手枪,并不是左轮手枪,所以这把枪是玩不了普通的俄罗斯转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