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之崩坏降临 > 第五十八章 第二次遇见白

  “你不是有两个S级忍术吗?挺强的啊!”
  卡卡西有些懵,据卡卡西所知,自己只有雷切是S级,但鸣人说的第二个是从何而来呢?
  “哪两个?我怎么不知道自己还有两个S级忍术?”
  “雷切和土流壁...”
  身为土影卡卡西,怎么能没有一个强力的S级土遁忍术呢?
  “土流壁不是S级,鸣人你难道在忍者学校没学过吗?”
  本来还有点迷糊的卡卡西一脸鄙视的看着鸣人,竟然连土流壁是哪种级别的忍术都不知道,这还是下忍吗?
  “在别人手里或许不是S级,但你就不一样了,能把B级土流壁发挥出S级的威力。”
  卡卡西擦了擦额头冷汗,这是在讽刺我卡没有S级土遁忍术吗?
  “哪有什么S级,别瞎说。”
  缓了一会的卡卡西感觉自己有点力气了,也就挣扎着站了起来。
  “鸣人,去叫小樱和佐助集合。”
  走出房门的鸣人发现佐助和小樱已经在餐桌前坐着了,鸣人便也走了过去。
  “佐助,小樱,一会在门口集合。”
  佐助点了点头表示已经知道了,而小樱双眼放光的看着佐助,那表情好像恨不得扒光佐助的衣服似得。
  看的佐助脊背有些发凉,和这群逗逼队友在一起,佐助有种可能完不成愿望的感觉。
  虽然只要鼬不放水,佐助就不可能打败鼬,可佐助他不知道啊!
  咔哒咔哒——
  卡卡西拄着拐杖缓缓走了下来,看见鸣人和佐助小樱在一起吃饭之后,卡卡西也坐了下来,昨天的晚饭卡卡西都没吃,现在肯定已经饿了。
  吃完饭的四人走到了一处树林,周围的树木差不多已经够三个人踩的了。
  “今天就要教你们爬树。”
  佐助和小樱对爬树有些疑惑,这种事情不到下忍是接触不了的,所以佐助和小樱都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不是用手爬,而是用脚。”
  卡卡西扭身踩在树上,就算手持拐杖,依旧灵活的走到了树顶。
  佐助和小樱疑惑的看着卡卡西,这个技能有什么用还不知道呢,总不可能是为了爬树爬快点吧?
  从树上下来的卡卡西对着三人道:“这是锻炼查克拉掌控能力的,你们都试试吧。”
  佐助一脸不屑的看着面前的大树,这种小儿科的事情怎么可能能拦得住我佐助嘛。
  咔嚓——
  第一脚下去树皮直接裂开了,佐助有些尴尬,心中不由得庆幸刚刚没把那句话说出来,要不然就真的尴尬了。
  “鸣人你已经会了吗?为什么不爬树?”
  卡卡西可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教过鸣人爬树,可鸣人这幅不想爬树的样子让卡卡西有点好奇。
  “树木太脆弱了,经不起我的查克拉。”
  树木脆弱?卡卡西挑了挑眉毛,这可不是一个偷懒的好借口啊!
  鸣人见卡卡西不相信,只好一脚踩了上去,随后轻轻注入自己的查克拉。
  一开始树木没什么变化,就在卡卡西准备呵责鸣人的时候,树木忽然便的奇怪起来,就好像枯萎了一般,树叶全部落了下来。
  一阵咔嚓声响起,本来很健康的树木应声而倒,随后变成了一块块碎块。
  “诺,就是这样,我也没办法啊!”
  卡卡西沉默了,查克拉有一点侵蚀性卡卡西还是知道的,可这是一点吗?这分明就是只有侵蚀性了好吧!
  “你是查克拉变异了吗?为什么会这样?”
  正在练习爬树的佐助也停了下来,满脸好奇的看着倒下来的树木。
  佐助也不明白是为什么,要是日向家的还能用白眼看看,但佐助却做不到。
  “确实奇怪啊!竟然会碎成这样,要不是之前还看见这棵树很健康,我真的不相信这是刚刚那棵树。”
  卡卡西摸了摸下巴,既然鸣人不能爬树,那么绝对是没有经过查克拉掌控训练了。
  “你试试石头可不可以,这个训练挺重要的,掌控查克拉可是关键。”
  鸣人看了看周围,并没有足够高的石头,看样子只能去其他地方看看了。
  波之国可不小,石头自然也有不少,可适合鸣人练习的却不是很多。
  鸣人绕了好几圈之后,才在树林深处发现一个合适的。
  “高并且呈九十度,这个石头应该可以吧。”
  鸣人将脚踏了上去,缓缓注入查克拉之后,发现石头并没有出现树木的那种情况,随即便放下心来。
  啪嗒——
  鸣人再次从石头上摔了下来,这爬树看起来简单,没想到实际上却难的一比。
  试了很多次的鸣人在阳光的照射下昏昏欲睡,周围也正好没有什么危险,鸣人便躺在地上休息了一会。
  天色渐渐黑了下来,正在休息的鸣人忽然感觉一股淡淡的杀意传来。
  反应过来的鸣人还没睁眼,光与影已经拿在了手里,只见鸣人忘身边随意开了一枪,本来还在犹豫要不要解决鸣人的白吓了一跳。
  “哎呀!你在干什么!”
  白觉得鸣人八成不知道自己是那个暗部,正好这子弹也打不到白,白也就没有暴露自己是忍者。
  “唔?你是谁?来这里干什么?”
  鸣人拿着光与影指着白,由于刚刚睡醒,鸣人脑子有点混乱,一时之间没有认出白。
  “小弟弟你先把手里的武器放下,我是波之国的,我来给家里人采药。”
  鸣人仔细看了看白,采药这种事情好像应该是白吧,听说是个女装大佬,也不知道到底是男的还是女的。
  白看起来不像是男的,可俗话说的好:这么可爱一定是男孩子。
  所以不能靠外表去判断一个人是男是女,而白穿的也并不能说是女装,只能说是中性一点的练功服而已。
  “你是萝莉还是正太?”
  萝莉?正太?白的年纪虽然不大,但也已经超过正太的年纪了吧?有很多人疑惑白是男的女的,但直接问萝莉正太的还是第一个。
  “我是男的哦!小弟弟你怎么睡在这里啊!你家大人呢?”
  鸣人撇了撇嘴,对白的回答有点失望,这么漂亮竟然是男孩子,老天真的不公平啊!
  “我是忍者,只是训练之后在这里休息而已,正好现在没事,我和你一起采药吧,就当给你赔礼道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