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之崩坏降临 > 第九十一章 淘汰赛

  宁次被吓得满身冷汗,将求助的眼光看向了雏田,现在也只有雏田能救宁次了。
  “那个...鸣人君能放开宁次哥哥吗?”
  虽然雏田的语气依旧软软糯糯的,但鸣人已经听出了一种杀气,毕竟当着老婆的面一直出轨好像也不好。
  被放开的宁次松了一口气,幸好旁边有雏田,雏田克制鸣人,要不然就会上演一场宁次失身记了。
  “既然我老婆这么说了,那就放过你这一次吧。”
  老婆....雏田羞红了脸,宁次冷哼一声,不屑的看了一眼雏田,眼底透露着妹控的渴望,却被仇恨压的死死的。
  鸣人拍了拍宁次的肩膀,在宁次耳边轻轻道:“和我打,随便,和我老婆打,你知道什么叫木叶骚狐吗?”
  宁次撇了鸣人一眼,冷哼一声扭头离开,虽然看起来宁次没什么变化,可宁次心里已经翻江倒海了。
  看起来鸣人好像在警告宁次,可宁次想不通为什么要警告自己,因为一些事情,宁次对雏田表面上不怎么友好,可宁次心里还是一个妹控。
  一日妹控,终身妹控。
  “鸣人君为什么要这么对宁次哥哥呢?”
  雏田一直有些不了解鸣人对宁次的态度,按理来说应该都是一家人...emmm,一家人?雏田忽然感觉脸好烫,随后想到了一家人要做的事情,瞬间变得晕乎乎的。
  正准备解释的鸣人看着双脸通红,头上冒蒸汽的雏田,寻思着自己好像也没干什么啊,难不成雏田这是...思春了?
  鸣人一直盯着雏田,雏田感受着鸣人的目光,心里慌的一批,脸上也越来越热,忽然只觉一阵天旋地转,雏田感觉自己好像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正准备进房间的宁次僵住了,在妹控面前和其妹妹秀恩爱,求妹控的心理阴影面积。
  “可恶的鸣人!”
  宁次心里苦啊!不是一般的苦,有这么虐狗的吗?
  鸣人将雏田扶到休息室,一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鸣人和雏田从休息室里走了出来。
  第三场考试的赛场上的人明显少了一半还多,看样子第二场比赛果然淘汰了很多人。
  佐助和小樱也腻歪在一起,可惜刚刚踏入花丛的佐助怎么可能比得上四岁就拿下雏田的花丛老手鸣人。
  周围的考生都很饱,毕竟有两队恩爱狗在虐狗。
  偏偏这些考生还无法阻止,听说第二场考试发生了一些恐怖的事情,是鸣人解决的。
  至于是什么事情就众说纷纭了,有的说是一尾暴走,也有的说是九尾暴走,甚至还有的说九尾爆了一尾的菊花,然后和一尾私奔了。
  所以众人只能忍啊!这样到考试的时候不饿...或许吧。
  “咳咳,恭喜各位进入第三场考试的淘汰赛。”
  月光疾风走过来看着已经通过第二场考试的下忍,又道:“这次的比赛与队友无关,觉得自己过不了的可以要求退出。”
  “等等,这不是第三场考试?”
  有些考生觉得有点不对劲,如果这是第三场考试的话,为什么要说是淘汰赛呢?难不成这其实并不是第三场考试?
  “咳咳,由于剩余人数有点多,咳咳,所以要淘汰一半。”
  考生们虽然怨声载道的,可没人敢杵逆考官,要是直接来一句你不用考了,那才是倒霉呢。
  “我弃权!”
  就在考生们在埋怨的时候,一个声音直接盖过了其他人的声音。
  兜从队伍里面走了出来,看着月光疾风道:“我已经没有查克拉了,不适合继续比赛。”
  月光疾风扫视了一下兜,只见兜的衣服略有破烂,身上灰尘也不少,看上去面露疲惫。
  “好,咳咳,还有没有其他人?”
  月光疾风又扫视了一下其他的下忍,不过也没有人弃权了,毕竟好不容易到第三场,谁会想放弃呢?
  “那个...面对疾风考官,你确定你不需要休息一下吗?”
  就在月光疾风准备公布对战名单的时候,鸣人举起了手。
  月光疾风的脸瞬间黑了,面对疾风是什么鬼?分明是月光疾风啊!
  “我叫咳咳,月光疾风,不是面对疾风,咳咳。”
  月光疾风不善的盯着鸣人,听说伊比喜回家反省就是与他有关,所以月光疾风根本不敢乱说话。
  可奇怪的是,月光疾风并没有发现鸣人有什么问题,要是算计人吧,好歹脸色也会有点变化,可鸣人却一点变化都没有。
  “哦哦,好的哈萨k考官。”
  月光疾风:???
  这下月光疾风更懵了,哈萨k是什么鬼?虽然每个字月光疾风都认识,但是合到一起却是字认识月光疾风而月光疾风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了。
  “我叫咳咳,咳咳,月光疾风!咳咳咳。”
  月光疾风咳的有点喘不过气来,心里也是非常郁闷,这学生看起来挺老实的,为什么就这么气人呢?
  “啊嘞,我记错了吗?好吧亚索考官。”
  月光疾风瞪大眼睛指着鸣人,好半天才怒吼道:“我特么叫月光疾风!咳咳咳咳咳咳咳!”
  “好的,月光疾风考官。”
  鸣人点了点头,面色平静的看着月光疾风,然后只听一声怒吼:“老子叫面对疾风....呸呸呸!咳咳咳,我是哈萨k...咳咳咳,呸呸呸,老子是亚索!”
  众考生:疯了一个...
  鸣人也有些懵,不就是调戏一下考官吗?怎么还疯了呢?
  缓了好一会的月光疾风才缕清楚头绪,怒视了一眼鸣人之后,强忍着杀人的冲动,准备宣布对战名单。
  “月光疾风考官...你是不是少说了什么?”
  正准备宣布对战名单的月光疾风警惕的看了鸣人一眼,仔细回想了一下之后发现好像并没有少什么。
  现在想来八成是鸣人又想气人吧?月光疾风干脆直接不理鸣人了,这样鸣人觉得无聊应该就会停止了。
  “你出场的时候,不是应该说面对疾风吧!哈萨k!”
  咔嚓——
  月光疾风拔出了腰间的太刀,看着鸣人怒道:“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面对疾风吧!三日月之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