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之崩坏降临 > 第四十八章 到底是哪个药来着?

  就在牙准备和鸣人决斗的时候,忽然一个人影出现在鸣人身后。
  鸣人也感知道到了自身后有人,随后一个回手掏抓向身后,却感觉手好像被抓住了。
  “你还想对付我吗?回手掏对我是没用的!”
  鸣人点了点头,回手掏确实对卡卡西没用,不过鸣人可不是只会回手掏。
  “秀遁·双龙戏珠!”
  伸出两根手指的鸣人直接插向卡卡西的眼睛,可卡卡西好歹也是精英上忍,这种普通攻击怎么可能打中卡卡西?
  牙在一旁看的目瞪口呆这就是第七班和指导上忍友好的交流吗?牙觉得自己做不到啊!
  “啊嘞啊嘞,没想到卡卡西你进医院之后竟然还是这么的强啊!那么就去接任务吧!”
  卡卡西摸了摸自己的口袋,一分钱都没有了,看样子要接一个稍微高级一点的任务才行。
  “可以,正好需要看看你们最近进步了没有,鸣人你那种药丸是哪来的?”
  这种能瞬间放倒上忍的药丸绝对不简单,因为忍者经常接触这种东西的,毒药什么的基本上闻味道就能知道有什么作用,可鸣人的药丸卡卡西却看不出来。
  如果这东西数量不少的话,在战略上绝对能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比如在敌人的水源里面下毒,无色无味的一般的检测还查不出来。
  “捡的啊!我这还有一个复活药你要吗?”
  卡卡西瞬间震惊了,复活药这种东西怎么可能有?难道也是鸣人捡的吗?
  “你在逗我吧?复活药这种东西纯粹扯淡呢吧?”
  鸣人掏出了一颗白色药丸,卡卡西狐疑的看着鸣人,这个怎么和那颗药丸一模一样?不会是鸣人又想搞什么鬼吧?
  接过药丸的卡卡西仔细的嗅了嗅,在味道上面和之前那颗有着一点不一样,这颗闻着比之前那颗要甜!
  卡卡西不敢乱尝试,要是再进医院可就麻烦了,可这个实在是不能确定啊!
  “这个真的是复活药?你能证明吗?”
  拿着药丸的卡卡西有些犹豫,外表分明一模一样,除了味道之外所以这可真的难决定啊!
  “牙,去抓只兔子。”
  牙本来想怼鸣人几句,可是卡卡西的目光让牙选择了从心,乖乖的像狗一般跑去森林之中。
  卡卡西摸了摸下巴,捡来的卡卡西肯定不信但鸣人不说有什么办法呢?这药丸要是真的的话,那不说也没什么关系,反正卡卡西觉得鸣人绝对不会亏待自己的。
  而鸣人不说的原因卡卡西大概也是知道的,这村子忍术都剥夺,更别说这种特殊药丸了。
  经历过村子的黑暗的鸣人自然不愿意把自己的药丸交给村子,卡卡西也不是那种为了村子什么都干得出来的人。
  所以两人没有提前沟通,也知道对方想的大概是什么意思,卡卡西不把这种事情说出来,鸣人给卡卡西提供药,就这样挺好的。
  “咳咳,卡卡西老师,我鸣人不说暗话,这种事情你明白就好,药呢,我可以给你,你该做什么你也明白。”
  卡卡西点了点头,如果真的有复活这种药的话,谁都不会想给别人的。
  不过卡卡西觉得奇怪的是,为什么鸣人愿意和自己分享呢?难道是愧疚?
  怎么可能是愧疚,愧疚这种东西对鸣人来说根本不存在的,至于原因当然是鸣人不确定系统给的到底能不能复活。
  反正卡卡西迟早要死一次的,就让卡卡西试试看吧,试试又不会少块肉。
  “兔子来了!要死的活的?”
  牙拿着两只兔子,其中一只已经断气了,看起来好像被咬了似的。
  “你家小奶狗什么时候会咬了?竟然把兔子咬死了。”
  鸣人看了看牙怀里的赤丸,嘴角还沾着血,很明显就是赤丸咬的。
  “什么小奶狗!赤丸是我的伙伴!战斗的伙伴!”
  鸣人点了点头道:“嗯,没错,床上更猛。”
  “鸣人啊!你为什么要这样!难道我做错什么了吗?”
  牙感觉真的受不了了,为什么非得说是床上的呢?虽然牙和赤丸是一起睡觉的,但牙真的没对赤丸做过什么啊!
  “嗯,你没错,这一切都是时辰的错。”
  牙:???
  鸣人接过了死兔子,然后拿出一颗一模一样的药塞进了兔子嘴里,兔子身上的伤很快就消失了。
  卡卡西在一旁看的目瞪口呆,这东西简直就是救命良药啊!你想想,对方好不容易把你打个半死,然后一颗药下去满血复活,敌人估计想死的心都有了。
  满意的卡卡西收起了手中的药,保命良药肯定要好好珍惜,不到万不得已千万不能用。
  而鸣人有些懵,好像有点不对吧?所有药鸣人都只兑换了一个,而兔子虽然复活了,但却没有变,性啊!
  难道给卡卡西的才是重玩人生?应该不会吧?之前鸣人也忘了看这兔子到底是什么性别了。
  不然也不会这么懵,不过带土遇见变成女的的卡卡西会发生什么?
  鸣人感觉好期待啊!会不会因为多年没有相见而擦出干柴烈火呢?
  “额,卡卡西老师,祝你重玩人生玩的愉快。”
  卡卡西挠了挠脑袋,为什么要这么说呢?卡卡西有些不理解。
  顺手将药丸放进口袋里面的卡卡西牢牢记下了到底放在了哪里,绝对不能让这种宝贵的药丸出问题。
  “今天接个稍微高级一点的任务吧。”
  佐助和小樱有些惊讶,和红一起接任务的日子干的都是低级任务,搞得佐助差点不想做任务了。
  现在卡卡西一来就接高级任务,看样子还是自己家的上忍好啊!
  “多高级?A级的怎么样?”
  卡卡西向前行走的脚步停住了,扭过头用死鱼眼盯着鸣人。
  “你有做A级任务的能力吗?”
  鸣人拍了拍胸口道:“我鸣人不说暗话,我有!”
  卡卡西翻了一个白眼,对鸣人的话就当是在吹牛,A级任务多危险啊!卡卡西都不一定能保护好自己的手下,鸣人连卡卡西都打不过,怎么可能能做A级任务。
  “你想接也接不到!你要是能接到A级任务,你以后的饭钱我卡卡西全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