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之崩坏降临 > 第三十一章 我不是妖猫的喵~

  鸣人想要反驳,但想起白练的大招那伸出来的一个个猫爪爪,鸣人觉得自己反驳也没有用了。
  水木也一脸惊讶的看着虚弱的伊鲁卡,难道传言真的有问题?但毁灭木叶的确实是妖狐啊!
  “伊鲁卡,你别想替妖狐开脱了,他是妖狐可是全村都知道的!”
  扑通——
  坚持不住的伊鲁卡半跪在地上,额头冷汗直流,看样子是失血过多了。
  如果不拔风魔手里剑的话,伊鲁卡还能多坚持一段时间,但伊鲁卡本身已经抱了死志的,就算死!也一定要保护好我的猫...呸,不对,保护好鸣人!
  “伊鲁卡老师,你知道吗?其实我很强的。”
  伊鲁卡艰难的看向鸣人,本来想让鸣人先跑的,可惜现在看来已经晚了。
  “现在,就请你看看你的学生——漩涡鸣人,到底有多强吧!”
  伊鲁卡有些惊讶,鸣人确实强,这点伊鲁卡是知道的,但具体有多强,伊鲁卡却一直不知道。
  “就你?下忍考试都过不去的吊车尾?你也就逃跑能跑快点吧?”
  水木不屑的笑了笑,对于鸣人除了知道鸣人很能跑之外,其他的到并不了解,毕竟水木不是鸣人的老师。
  鸣人并没有反驳,只是默默的将白练附体。
  水木看见白练装甲之后面色有些凝重,封印之书还在鸣人手里面,如果鸣人要跑的话,水木觉得自己是追不上的。
  “多重影分身之术!”
  一个个影分身出现在鸣人身边,但却并没有附身白练装甲,看样子装甲这种东西影分身复制不了。
  “有点多啊!”
  水木有些紧张,要知道双拳难敌四手,鸣人分出来的影分身差不多有一百个左右,要不是鸣人要保证战斗力,还能分出更多。
  “可惜,这么多影分身,战斗力一定很弱。”
  本来紧张的水木忽然想起来影分身的特性,随后便冷静了下来。
  “是吗?那就只叫两个出来和你打怎么样?”
  水木疑惑的看着鸣人,这妖狐脑子怕不是秀逗了?好好的人数优势不用,反而只叫两个出来是什么意思?
  看着缓缓走出来的两个影分身,水木警惕的看了看后面的影分身,依旧是一动不动,也没有取消什么的,就好像是吃瓜群众一般。
  “呵呵,好啊,那就来试试吧。”
  本着能提前解决一个是一个的心态,水木一边同意鸣人的话,一边仔细寻找着鸣人的真身,本来有明显特点的鸣人的真身却好像隐藏在了影分身里面一般,根本看不见那套女装。
  影分身也是会说话的,所以说话的不一定是鸣人的真身,但几率很大,毕竟一个连人海战术都不懂的怎么可能知道隐藏真身呢?
  伊鲁卡焦急的看着鸣人,想要说话,却因为伤的太重而说不出话来。
  “女武神爆发!”
  鸣人躲在树上咧嘴一笑,找吧,尽情的找吧,你永远也不可能在影分身里面找到真身的!
  水木看着已经变成了灰色的周围,心里十分的恐慌,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四周变成了灰色?
  不仅仅是景色的变化,水木发现自己的速度竟然变得特别慢,而鸣人的影分身的速度却是正常的。
  “啊嘞,本体还是出手了呢,你说对吧,一只傻竹取。”
  咸鱼在询问竹取的时候顺手从仓库里面摸出了一个东西,仔细一看,原来是几年前鸣人和雏田一起买的小雷炮。
  “傻咸鱼你还不动手吗?时间已经过一半了。”
  咸鱼看着手里的小雷炮,嘴角露出了点点笑容。
  水木看着露出恶魔般微笑的咸鱼有些心惊,想要逃跑却发现自己的速度还没恢复。
  “哎呀呀,刚刚钓的鱼竟然想跑了,来来来,我来给你上演一出好戏吧。”
  只见咸鱼缓缓走到水木身边,顺手打了一个响指,一束火苗出现在咸鱼的手上。
  刺啦——
  咸鱼点燃了手中的小雷炮,拉开了水木的裤裆,将手中的小雷炮扔了进去。
  “不——要——啊——“”
  水木伸手想要把小雷炮拿出来,可是他只觉得双手一紧,便被咸鱼抓住了双手。
  “你知道什么是艺术吗?”
  咸鱼抓着水木的双手,一脸笑意的看着水木,水木感觉自己快崩溃了,他能感觉到小雷炮在自己裤裆里面燃烧的感觉,那一点点的简直就是煎熬。
  “艺术就是爆炸,咔——”
  咸鱼话音刚落,时空断裂便被鸣人取消了,随后只听砰的一声,水木浑身一抖,之后便痛苦的跪了下去。
  抓着水木的咸鱼也松开了水木,咸鱼往后退出了几步,惋惜道:“可惜我不会互艹?互什么来着?反正就是互插起爆符,要不然那场景肯定壮观。”
  跪在地上的水木又抖了一下,内心苦涩不堪,这都是魔鬼吗?还起爆符?普通起爆符都能炸死人了好吧。
  “你...你好狠毒。”
  水木颤颤巍巍的抬起头,看着在前面站着的咸鱼,想要和咸鱼同归于尽,但水木很快又想起来这只是一个影分身而已。
  就在水木思考该怎么办的时候,忽然感觉脑壳一痛,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而水木身后正站着拿着暗夜偷袭者的竹取,竹取正一脸郁闷的看着咸鱼,刚刚那个炮为什么不是自己摸出来的呢?
  影分身想法都是一样的,那么如果是竹取摸出来的话,那么完成这项壮举的应该是竹取而不是咸鱼了。
  “可惜了,这么好的一个想法被你给占了,我只能等下次了。”
  伊鲁卡一脸懵逼的看着竹取和咸鱼,刚刚到底是怎么回事谁能解释一下?
  仅仅是几秒钟的时间,水木为什么在砰的一声之后就爬在地上起不来了?
  “伊鲁卡老师,水木已经解决了。”
  正在疑惑的伊鲁卡忽然听到自己背后有声音,扭头一看,原来是从树上跳下来的鸣人。
  “额,刚刚怎么回事?为什么我什么都没看清?”
  刷刷刷——
  还不待鸣人解释,一个个暗部便包围了鸣人和伊鲁卡。
  “鸣人,火影大人要见你,伊鲁卡我们会带到医院的,你放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