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之崩坏降临 > 第八十六章 死亡商人猫修罗

  鸣人的自言自语穿透了树洞,树洞外的小樱叹了口气,没想到这所谓的妖狐的查克拉侵蚀竟然这么强,鸣人脑子都被侵蚀坏了,希望是暂时的吧。
  双手合十的小樱朝火堆拜了拜,希望这次中忍考试能活着出去。
  刷刷——
  地面上的草好像被什么踩了似得,小樱只觉得好像有什么东西走了过来。
  “松鼠?还好不是敌人。”
  小樱看着离自己有一段距离的小松鼠,不禁松了一口气,幸好不是敌人。
  松鼠在看了小樱一会之后,便离开了,可松鼠刚刚扭过头,小樱便瞪大了眼睛。
  是起爆符!松鼠背后有一张起爆符!可是由于距离不够,敌人也就没有引爆。
  “没想到你竟然还能沉得住气,啧啧啧,那个上忍和你朋友好像都丧失战斗力了吧?”
  金看着小樱,略微有些意外,可却并不在乎小樱有没有被炸死。
  “还是先完成大蛇丸大人交代的任务吧,金。”
  大蛇丸?果然还是和大蛇丸有关啊!小樱并不觉得意外,鸣人怎么可能打败影级?八成是那个影级不想打了才对。
  “你们也是大蛇丸派来的吗?我是不会让你们接近佐助的!”
  小樱拿出两把苦无架在身前,可小樱只觉得眼前一花,随后便被托斯一拳打到在地上。
  由于托斯手臂上的装备已经被鸣人毁掉,自然无法使用音波攻击,只能以体术对抗了。
  “哼,垃圾。”
  托斯不屑的看了一眼小樱,果然三人行,必有一坑比,整个第七班也就小樱最弱了。
  树洞里面,正在休息的鸣人好似听到了一阵声音。
  疑惑的鸣人往外看了看,发现小樱被托斯一拳打到在地上,这还能忍?吉祥物都敢打?这音忍真的是丧心病狂!
  “放开那个吉祥物!让我....呸,不对,让佐助来!”
  众所周知,吉祥物都是用来cao的,所以小樱只能让佐助来,毕竟朋友妻,不可骑。
  而托斯瞬间懵了,大蛇丸不是说鸣人已经晕了吗?那面前这个是谁?难不成是影分身?就算是影分身也得本体没事才行吧。
  “三个人吗?还不够我玩的。”
  咕咚——
  三声咽口水的声音响起,金和萨克已经开始寻找逃跑的路线了,可不管怎么计算,都没有在上忍手下逃跑的办法。
  “那个....我说是个误会你信不信?”
  托斯脸色十分难看,现在已经被鸣人锁定了,根本就跑不了。
  鸣人已经拿出了光与影,笑眯眯的看着托斯道:“放心吧老铁,我信你。”
  本来已经绝望的托斯楞住了,难道这鸣人脑子有病?这都相信怪不得上忍实力却只是一个下忍。
  砰——
  托斯惊恐的捂着自己的胸口,心脏破裂的感觉传递到托斯的大脑,随后托斯感觉身体的力气好像被一瞬间抽空了一般,周围本来刷刷的风声也变得平静起来。
  扑通——
  倒在地上的托斯望着天空,感受着越来越凉的身体,忽然,一个人影出现在托斯眼前。
  “我说....我不是故意的,你信吗?”
  萨克和金惊恐的看着闭上眼睛的托斯,这情报不足果然要命啊!
  现在这情况八成是躲不掉了,就是不知道鸣人手里的武器攻击距离是多远。
  “哎呀呀,两位客官既然来了,就别急着走啊!”
  就在萨克和金准备分头逃跑的时候,忽然感觉肩膀好似被什么人给抓住了。
  可鸣人和小樱就在对面,难不成是佐助?
  “呐,就让我猫修罗来介绍一下死亡小店的特色吧。”
  猫修罗?不是佐助吗?萨克和金刚刚松口气,却发现一个金黄色头发的脑袋从身后出现。
  这哪是什么猫修罗啊!这分明就是鸣人的影分身。
  “我....我们没有动小樱,你...能不能别杀我们?”
  猫修罗笑眯眯的看着萨克和金,缓缓道:“我是一个爱撸狐狸的商人而已,不是忍者哦!只要购买我的商品,就能活下去。”
  萨克和金可不相信鸣人的话,可前面还有鸣人拿着枪指着萨克和金,双枪完全可以让萨克和金瞬间毙命。
  “我买...说个价吧。”
  能用钱买命,萨克和金自然不会拒绝,只是不知道需要多少钱。
  这中忍考试导致萨克和金也没带多少钱,要是钱不够可就麻烦了。
  “本店售卖的物品为死亡!当然,你们要是侥幸逃脱的话,那么自然就不用死了。”
  猫修罗依旧是一副笑眯眯的模样,可说出来的话却让萨克和金彻底寒心了。
  这是商人?这特么是杀人吧!死亡还能售卖,这也真是一个奇葩。
  “你要我们怎么做?”
  可现在萨克和金别无选择,如果猫修罗说话算话的话,说不定可以试一下。
  猫修罗拿出柯尔特·捍卫者交给了小樱,然后对着萨克和金道:“五十米,一人一枪,活下来的可以离开。”
  五十米,大概和托斯与鸣人的距离一样,使用者虽然不是鸣人,可这武器也不知道操作是否简单。
  就在萨克和金犹豫的时候,鸣人又分出了两个影分身走向萨克和金。
  “啊啦啦,惹了妹妹大人就安心被猫修罗制裁吧,别想着逃跑了。”
  菊正宗和言梦拍了拍萨克和金的肩膀,萨克和金不明白为什么这俩影分身要两个人的肩膀都要拍,不过好像也没什么毒药什么的。
  “你说话算话?真的不死就会放过我们?”
  萨克警惕的看着自己身边的言梦,这种幼稚的话怎么可能相信,绝对是在骗人的。
  “真的哦!我以我的节操发誓。”
  节操是什么?值几个钱?萨克依旧不相信,虽然发誓的是鸣人本体,可这么多影分身,也不知道鸣人是不是已经将本体隐藏起来了。
  “你看,你们惹了嘤哥,好歹也得让嘤哥发泄一下,你说对吧?我本人呢,是一个圣母婊,不喜欢杀人的。”
  萨克和金看了看已经凉透的托斯,嗯....这个圣母婊有点残忍啊!
  “呵呵....”
  啪——
  萨克本来想说不相信,可才呵呵出声,便被身旁的言梦一巴掌把话打进了肚子里面。
  “呵你马呢呵,从心就直说,别给我逼逼赖赖的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