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之崩坏降临 > 第二十三章 真男人,从不回头看爆炸

  “呵呵,真的吗?那你为什么要来找我?”
  鸣人见水木不仅没有放松警惕,反而更加的警惕了,不禁有些着急。
  忽然,鸣人想起来水木这家伙极有可能和大蛇丸有关,那么自然也是知道根部的,要不然怎么可能联系上兜。
  按时间来看,药师兜现在极有可能在根部潜伏来着,那么水木也绝对知道根部的一些规矩。
  鸣人扑到水木的身边,水木吓得赶紧将苦无伸了过去,却被鸣人躲了过去。
  “大蛇丸....”
  听到大蛇丸这个名字的水木大惊,赶紧收回了苦无,之前水木已经找到了接头的人。
  但却一直没有露脸,难道这个接头的就是这个水草吗?
  水木觉得瞬间就明白了,怪不得之前那个接头的一直敷衍自己,原来是在调查啊。
  也对,大蛇丸毕竟是叛忍,不调查清楚怎么可能让一个中忍知道自己的情况呢?
  “啊哈哈,我想起来了,那个伊鲁卡你先去上课吧,我和我哥单独聊一会。”
  伊鲁卡一脸懵逼,根本没看懂到底怎么回事,刚刚还一脸警惕的,现在却直接变成真哥了?
  “那好吧,记得别太晚了。”
  伊鲁卡离开之后,水木一脸紧张的看着鸣人道:“大人,那个我能....”
  “等一下,这里不是地方。”
  鸣人摆了摆手止住了水木的话,这里虽然人少,但绝对不是一个能将一张起爆符的爆炸威力发挥到极限的地方。
  水木四处看了看,果然不愧是大蛇丸身边的人,就是谨慎,这个地方虽然过的人不多,但总归还是有人的。
  “那大人我们去哪?”
  鸣人向水木招了招,带着水木往自己的目的地走去。
  厕所后面味道十分的难闻,所以这个地方几乎不会有人过来,水木对这个变成自己样子的大蛇丸的手下有些疑惑,用得着这么谨慎吗?
  虽然忍者不在意环境,但也不是那种有好环境不用非得去差环境难受的人。
  水木虽然没有单独的办公室,但一些没人的好地方水木还是知道的。
  “这位大人,我知道....”
  彭——
  水木话还没说完,鸣人忽然拿出暗夜偷袭者将水木敲晕了过去。
  “啧啧啧,僵直一分钟吗?挺好的。”
  水木扑通一声倒在地上,虽然知道旁边发生了什么,水木的意识也在,但就是动不了。
  “太阳当空照,
  花儿对我笑。
  小鸟说:早早早,你为什么拿着起爆符。
  我要炸学校,
  老师他知道。
  一贴符,赶紧跑。
  轰的一声学校没有鸟。”
  鸣人拿出起爆符,在水木面前晃了晃道:“如果你能让自己安然无恙的继续当老师,那么你就通过了第一次测试,等到时候,你就能参加最终测试,效忠大蛇丸大人了。”
  演戏当然要演全套,要不然怎么能把自己摘出去呢?这可是三代目火影的思想,我漩涡鸣人可是能像影一样思考的。
  正处在僵直状态的水木觉得自己明白了,这就是对如果潜伏被发现应该怎么继续潜伏的测试,如果这点都完不成的话,确实没资格进入大蛇丸的手下。
  鸣人说完之后掀开了粪坑的盖子,将起爆符贴了上去。
  “女武神爆发。”
  打开大招的时空断裂的鸣人趁机离开了学校,逃到了学校门口。
  鸣人回头看了一眼学校,又要扭过了头继续往学校外走去,嘴角也露出了王之蔑视:“艺术就是爆炸!咔——”
  水木刚刚恢复过来,脑子感觉有些晕晕的,但却并不痛,看样子那个水草大人对力度的把握很强啊!一根破棍子都能玩的这么溜。
  刺啦啦——
  起爆符燃烧的声音响起,水木忽然想起来水草离开的时候给自己的交代。
  这起爆符一个威力只是A级忍术,但这是粪池啊!里面有沼气的!
  轰——
  整个学校忽然一震,离粪池比较近的楼房玻璃全部破碎,一大摊屎被炸上了天,随后掉落了下来。
  刚刚进入教室的伊鲁卡忽然感觉地面一阵晃动,剧烈的爆炸声震的伊鲁卡有点头晕。
  哗啦——
  一堆污秽之物噼里啪啦的落在了墙上,有些顺着破碎的窗户流进了教室。
  刷刷刷——
  一个个暗部活跃在屋顶之上,四处搜寻着可疑人物,据在现场的水木说嫌疑人使用特殊忍术变成了水木的模样。
  既然能用特殊忍术,那么伊鲁卡之前说的可能是鸣人这个情况就被三代目排除了。
  鸣人仅仅只是对变身术比较精通而已,而水木却说是特殊忍术,而伊鲁卡也不在现场,自然水木说的更准确一点。
  啪嚓——
  鸣人的屋门被伊鲁卡打开,伊鲁卡发现鸣人竟然穿着睡衣坐在餐桌旁边吃着泡面。
  并且还一副没睡醒的模样,鸣人用睡眼惺忪的双眼望向伊鲁卡,本来还想质问鸣人的伊鲁卡看着鸣人无辜的双眼,一时之间心也软了下来。
  鸣人怎么可能炸学校?那天的估计也就是说说而已,伊鲁卡摇了摇头,觉得自己实在是太当真了。
  “伊鲁卡老师有事吗?”
  伊鲁卡摇了摇头,坐到了鸣人身边,鸣人的屋子看起来依旧是乱糟糟的,鸣人也懒得整理。
  “鸣人,你知道学校发生了什么吗?”
  鸣人咽下一口泡面道:“不知道啊,难道考试了吗?还是说有什么喜庆的事情?我好像之前听到学校放烟花了。”
  伊鲁卡摸了摸鼻子,既然鸣人在吃饭,这种事情还是不要告诉鸣人了。
  “哈哈哈,是啊,学校这次因为一些事情,放假了一个月,怎么样?开不开心啊!鸣人。”
  正在吃泡面的鸣人好像呛到了一般,咳嗽了几下之后兴奋的站了起来。
  “真的?学校真的会放假?你是真的伊鲁卡老师吗?不会是骗我的吧?”
  伊鲁卡看着鸣人兴奋的表情,最后一丝怀疑也烟消云散。
  “当然是真的了,上课时间我会通知的。”
  伊鲁卡摸了摸鸣人的脑袋,随后走出了鸣人的屋子。
  鸣人看着离开的伊鲁卡,心中不由的松了一口气,幸好曾经获得过奥斯卡小贱人奖,要不然还真不好蒙混过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