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之崩坏降临 > 第六十章 鸣人与菊正宗不得不说的事情

  小小的帐篷里面被鸣人放了一个灯,点点火光照应出两个影子。
  装着互乘起爆符的包裹被鸣人放在了一旁和趴下来的鸣人身高差不多的桌子上面,由于拿起来不方便,所以鸣人分出了一个影分身辅佐。
  “妹妹大人需要什么尽管告诉我哦!我宠妹狂魔菊正宗都会满足的。”
  撅着屁股爬在地上挖土的鸣人有些无奈,连着三次分身都是这个家伙,鸣人也很无奈啊!
  或许之前调戏白让大宇宙意志看不下去了?所以菊正宗这家伙就出来搞事了?
  “静静的待着,别说话,我让你掏东西你再掏。”
  反正只是拿一下东西,菊正宗挖坑鸣人有点不放心,要是到时候出什么问题就麻烦了。
  这影分身啊!秀的很呐,一不小心就被坑了,就算能同步记忆也没用。
  佐助在外面漫无目的的寻找着鸣人,走着走着便到了达兹纳建造的大桥旁边。
  就在佐助觉得鸣人不会在这里,准备离开的时候一阵细微的声音传来,佐助听的不是很清楚,只听到了什么待着,我让你掏什么的。
  佐助感觉这声音很熟悉,和鸣人有点像,但不是很清楚所以不敢确定。
  声音发出来的地方并不远,佐助也就走了过去,看见了一个帐篷,里面的影子一看就知道是鸣人的。
  “原来在这里啊!那是影分身吗?鸣人在干嘛?”
  佐助疑惑的看着帐篷,这很明显是一个很便宜的帐篷,鸣人的影子都清晰可见,干什么都能看的清清楚楚。
  但这也是佐助所疑惑的,不知道爬在地上撅着屁股不知道在干嘛的是真身还是影分身,而后面站着一个总感觉有些不对劲。
  “来吧。”
  只见爬着的鸣人说了一句话,其身后的鸣人兴奋的喊了一声:“好嘞,妹妹大人终于需要我了。”
  妹妹大人?这说话的方式和那个叫菊正宗的影分身一样啊!
  佐助已经确定了,趴着的那个才是本体,菊正宗只会叫本体妹妹大人。
  本来这也没什么,可接下来的一幕刷新了佐助的三观,只见菊正宗的手竟然伸进了鸣人的菊花里面!
  “诶疼疼疼!你注意一点!”
  帐篷里面,正准备去掏起爆符的菊正宗踩到了鸣人的脚,可佐助不知道啊!
  佐助只看见菊正宗将手伸进了鸣人的菊花里,然后鸣人开始叫疼,一瞬间一种特殊的想法出现在佐助心头。
  可随后又被佐助甩了出去,据佐助了解,鸣人只是喜欢女装而已,应该不会...可没有的话为什么要叫疼呢?
  佐助感觉自己真的想不通,可就在这时,更惊讶的一幕出现了,菊正宗竟然从鸣人的菊花里面拉出了一根绳子!
  啪——
  佐助一巴掌打在了自己脸上,清脆的巴掌声回荡在寂静的夜空之中。
  鸣人放下了手中的小铲子,疑惑的往外面看了看,黑漆漆的什么都没有啊!
  “你里面东西挺多的啊!装这么多受得了吗?”
  菊正宗无奈的看着这个小布袋,本体为了节约空间,竟然把乱七八糟的东西都塞到了小布袋里面。
  这样的话在系统里面就只占一格空间了,可问题是崩坏的仓库容量是无限大才对啊!
  “随手扔进去的啊!我也不知道这么麻烦。”
  鸣人有点后悔把东西装进布袋里面了,要是全放进仓库里面根本用不着影分身的。
  帐篷外面,佐助躲在树上瑟瑟发抖,经过一番推理,佐助大概明白了一件事。
  鸣人极有可能用嘴把物品吞下去储存,但这种忍术取出来的时候需要掏那个地方。
  忍界有用嘴储存物体的忍术,可佐助不知道这种忍术竟然如此奇葩,取出来的位置太可怕了。
  平复了一下心情的佐助跳下大树,正准备去把鸣人叫出来,可却又看见菊正宗竟然掏出了一把雨伞。
  “这么大个雨伞你是怎么塞进去的?真不知道妹妹大人你带这些没用的东西是干嘛的。”
  说完,菊正宗一脸烦闷的将雨伞塞了回去,准备去叫鸣人的佐助楞了一下。
  这么大一个雨伞,就这么对着屁股,直接塞进去了?这到底是什么奇葩忍术!竟然不是用嘴吞进去的?
  “别着急啊!慢慢早找反正这里就咱们俩。”
  佐助觉得自己现在去绝对不合适,鸣人三更半夜的来这里,绝对是不想被人看见这个忍术,所以现在作为鸣人的朋友,应该拿出相机全部录下来。
  可惜佐助缺个相机,要不然就完美了。
  “找到了吗?找不到钻进去找。”
  钻进去?钻哪?佐助一时之间感觉有点懵,这地方还能钻进去?
  可随后菊正宗便好像扒开了什么一般,把头给塞了进去。
  佐助摸了摸自己的脑袋,随后和自己的菊花做了一个比较,这真的能塞进去吗?
  啪啪啪——
  “我不相信这是真的!”
  缓缓吐出一句话后,佐助华华丽丽的躺在了地上,漆黑的夜色也不如佐助的心黑暗,这木叶还有不变态的人吗?
  “找到了!果然还是钻进去找的快。”
  随后菊正宗从布袋里面钻了出来,将起爆符递给了鸣人,鸣人将起爆符埋在土里,只留一点小小的纸尖用来引爆。
  “终于完成了,就等再不斩过来试试效果怎么样了。”
  鸣人收起了帐篷和里面的物品,正准备离开的时候,发现地上好像躺着一个人。
  走近一看鸣人发现竟然是佐助,这家伙不在达兹纳家里保护达兹纳,跑这里来干嘛?
  “佐助?你怎么在这里躺着啊!”
  疑惑的鸣人将佐助拉了起来,由于天色已经很黑了,凑近一看鸣人才发现佐助的脸竟然肿了。
  难道再不斩趁自己埋起爆符的时候袭击了这里?鸣人不由得想起了再不斩,可再不斩现在应该还在养伤吧?根本不可能来这里的。
  “佐助你怎么了?难道是白干的?”
  再不斩确实不可能过来,卡多的手下也是一群废物,而佐助也没有死,所以八成就是心地善良的白干的了。
  但白也应该不会无缘无故的打佐助吧?难道是佐助见白漂亮准备那啥,在准备那啥的过程之中被打了几巴掌,然后发现白是男的所以心死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