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之崩坏降临 > 第一百一十三章 月光疾风

  大蛤蟆仙人满意的点了点头,挥了挥手示意自来也可以离开了。
  自来也本来还想问问大蛤蟆仙人到底看见了什么,可还没等自来也开口便被深作赶了出去。
  回去的自来也看了看天,发现已经是晚上了,鸣人也早就回去了。
  现在这个时间三代目应该还没睡,正好可以把这件事告诉三代目。
  木叶村的一片草丛里面,月光疾风正瑟瑟发抖的蹲在里面,外面正是兜和马基在谈话,而月光疾风也知道了砂忍的阴谋。
  身为一个忍者,月光疾风自然知道如何隐匿,在敌人没走之前,坚决不能移动半步,要不然极有可能被发现。
  “那么,就这么做吧,剩下的虫子就交给我了。”
  虫子?马基的话让月光疾风心里一突,难不成被发现了?
  “哦?也好,那我就先离开了。”
  月光疾风看着离开的兜松了一口气,要说谁给月光疾风的压力最大,不是马基,而是曾经的下忍药师兜。
  前几天还是下忍,现在倒忽然有这么强的实力,看样子演技倒是不差。
  “出来吧,偷听那么长时间,也该活动活动身子了,一直窝子不难受吗?”
  月光疾风伸手准备拿刀...可忽然发现自己的刀好像没了。
  “这狗日的妖狐!”
  马基看着月光疾风藏身的地方,因为有透遁的原因,加上现在天也黑了,所以看不见有人。
  可是忍者不是靠眼的而是靠感知的。
  “还不出来吗?那我可就进去了。”
  只见身影一闪,马基便已经冲进了草丛里面,月光疾风心里一惊,顺手拿起一根树枝仓促对敌。
  “木叶流剑术·三日月之舞!”
  刚刚进入草丛的马基发现三个拿着树枝的月光疾风出现在眼前,不禁有些疑惑,为什么会是树枝?
  这时候马基想起了一个故事,那是一个冬天,一个拿着树枝的老人说过,拿树枝的不一定是孩童,也可能是高手。
  也是那一天,马基知道了,在剑术高手手中,树枝和剑是一样的。
  而月光疾风手里的树枝让马基不敢上前,可马基疑惑的是这个月光疾风好像是特别上忍吧?
  特别上忍其实就是有一点特殊能力的中忍而已,如果月光疾风剑术高超,那应该是上忍才对。
  “呵,虚张声势。”
  月光疾风一脸懵逼,为什么这家伙过来之后犹豫那么久,然后甩出一句虚张声势就不动了呢?
  “哼,或许我不是虚张声势呢?”
  月光疾风感觉自己接不上这句话,所以就只好随便回了一句。
  而马基有些惊讶,没想到这家伙极有可能有真本事啊!这说话的语气毫不慌张,甚至还有点飘。
  木叶的忍者体系好像有点乱,马基皱着眉头,回忆起三战的时候的一个故事,那个下忍将葫芦娃削成了吉祥三宝。
  下忍都这么厉害,更何况特别上忍,或许是光剑术高超,因为没有战争所以无法晋升?
  马基觉得这个想法极有可能,这样的话也确实符合忍者观。
  “咳咳,咳咳,你们是无法成功的,有我在...咳咳...我会守护木叶的。”
  这是生病了?这熟悉的咳嗽声让马基想起了那个被下忍打败的病痨考官....
  “所以....你其实是没剑了才拿木棍的?”
  马基仔细看了看月光疾风,才发现这家伙原来就是那个考官,能被下忍打败算什么高手,马基感觉自己刚刚就是在自己吓自己。
  “风遁·风切!”
  月光疾风深吸一口,看着扑面而来的风刃,想要躲避却发现自己没有躲开的本事。
  “这就是上忍和特别上忍的差距吗?”
  倒在地上的月光疾风没想到自己竟然不是马基的一合之敌,仅仅是普普通通的一个忍术都能解决月光疾风。
  “切,一个破木棍害我担心那么久....嗯?有人?”
  刷——
  马基来不及收拾月光疾风的尸体,匆匆离开了原地。
  本来准备去火影办公室的自来也感觉周围好像有查克拉波动,便顺着感觉找了过去。
  “奇怪啊,好像没什么人啊。”
  在草丛边逛了逛的自来也摇了摇头,周围一片寂静,根本看不出来有什么东西,由于忍界没有路灯,所以周围也是漆黑一片。
  就在自来也准备离开的时候,忽然感觉好像有一股血腥味,还有一阵奇怪的刷刷声,就好像有什么在地上爬似得。
  难道是蛇?不对劲,肯定不是蛇,蛇爬的声音除了蟒蛇之外其他的基本听不到的。
  啪——
  就在自来也准备去看看的时候,草丛里面忽然出现一双带血的手抓住了自来也的脚裸。
  “卧槽!有鬼?”
  这突如其来的袭击让自来也心里一惊,随后发现好像是一个快死的人。
  “你是...月光疾风?”
  身为中忍考试的考官,自来也自然是认识月光疾风的,可月光疾风回光返照已过,张了张嘴什么都没说出来便闭上了眼睛。
  自来也感觉这事好像不简单,便赶紧扶起月光疾风,却发现月光疾风好像已经死了。
  “难道是间谍吗?必须知道出了什么事情。”
  自来也在月光疾风身上搜了起来,希望有什么线索,可却除了一个白色药丸之外,什么都没发现。
  “这个难道是鸣人的复活药?正好试试效果。”
  自来也想起来鸣人好像确实给过月光疾风复活药,这就有点细思极恐了,这是巧合吗?鸣人为什么会知道月光疾风会出事呢?
  要是正常情况来说,月光疾风很少出村,鸣人和月光疾风也不熟,给药什么的完全说不过去。
  可现在来看,鸣人知道的真的不是一星半点,有时候了解的越多,反而越迷惑。
  自来也将药丸塞进月光疾风嘴里,随后将月光疾风放在地上,满怀期待的看着月光疾风。
  月光疾风胸前的伤口缓缓的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愈合,可疗伤药不等于复活药,必须等月光疾风醒了才算真正的复活药。
  胸口的伤势已经好了,可让自来也懵逼的是为什么月光疾风的胸越来越大了?难不成这药丰胸?
  不,不对!难不成这是有副作用的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