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之崩坏降临 > 第五十三章 再不斩

  “达兹纳啊!你看这钱啊!我们正好可以分了。”
  达兹纳本来有些犹豫,这钱是卡多剥削波之国的,要是贪了的话是不是有些不好?
  可是达兹纳忽然转念一想,要想让波之国富起来,必须有一个富豪带领,那个富豪很明显已经确定了嘛。
  “真的吗?我能分多少...咳咳咳,毕竟要带着全国人民致富嘛。”
  鸣人眨了眨眼睛,这个理由很强大,我共青团支持你。
  “对对对,我也要带着穷逼卡卡西致富。”
  卡卡西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可是最后摸了摸自己的钱包还是放弃了。
  “鸣人,现在不走可不能在天黑之前到波之国了。”
  卡卡西抬头看了看天色,与其说看天色,倒不如说被那些炸碎的树木吸引了目光。
  有些树木还燃烧着火焰,不过大都快要熄灭了,卡卡西随手结了一个印,喷出水将火焰全部浇灭。
  这火焰不处理一下,说不定回来的时候就没有这片树林了。
  “鸣人,你对付中忍用这招有点过分了。”
  卡卡西扭过头来看向鸣人,却发现鸣人和佐助小樱达兹纳好像达成了什么协议,所有人都笑眯眯的好像在算计着什么。
  所以就那一会到底谈了什么?难不成是瞒着我五五开把钱已经分好了?
  “走了,卡卡西老师。”
  看着已经准备出发的鸣人,卡卡西摇了摇头将杂念甩了出去,随后走到了最前面进行带路。
  河边的雾气很大,隐隐约约可以看见已经有人在等候着达兹纳了。
  船并不是很大,所有人坐上去之后甚至有些拥挤,划桨的声音在鸣人耳边响起,由于雾太大,岸边是什么情况也看不见。
  只是划船的人却显得心惊胆战的,就好像稍微大点声就小命不保一般。
  “大叔,用得着这么害怕吗?这河里又没有吃人的鱼。”
  划船的人好似受了惊吓一般,警惕的往根本看不见的岸边瞅了瞅,确定没人之后才松了一口气。
  鸣人看着划船的人那受惊的猴子一般的表现,忍不住有些想笑,可随后鸣人却笑不出来了。
  一个卡多就能让一个国家怕成这样,那要是忍者的话岂不是更可怕吗?
  或许波之国连忍者有多强都不知道吧?这就是小国的悲哀吗?确实挺符合忍界的现状的。
  “你小声一点!卡多的手下就在岸上呢。”
  鸣人不以为然的戚了一声,虽然对卡多的手下鸣人并不害怕,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能不惊动还是不惊动吧。
  上岸之后的鸣人四处看了看,周围的树木照样很茂密,其中还有一些草堆很适合隐藏。
  忽然,鸣人感觉好似有一股若有若无的杀气传来,就好像有人监视一般,让鸣人感觉很不舒服。
  刷——
  一根苦无被鸣人丢了出去,卡卡西瞬间警觉起来,刚刚卡卡西一直在想钱啊什么的,放松了警惕。
  没想到就这么一会竟然就被鸣人发现异常了,而卡卡西这个上忍却什么都没发现。
  鸣人凝视着之前感觉杀气发出来的地方,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小樱却大胆的走了过去,扒开草丛拿出了一只兔子。
  抱起兔子的小樱嗔怪的看了一眼鸣人,可鸣人直视着这只兔子,这种兔子好像在哪听过来着,但鸣人忘了这种兔子是用来干嘛了。
  鸣人是忘记了,可卡卡西不会忘啊!卡卡西只是看了一眼,便确定这是替身用的雪兔。
  刷——
  好似有什么东西飞了过来,卡卡西来不及多想,直接大吼一声:“快趴下!”
  随后卡卡西伸手将达兹纳按在地上,自己也爬了下去,一柄大刀擦着卡卡西头皮飞了过去,落在了身后的空地上。
  鸣人直愣愣的看着离自己不远的斩首大刀,这再不斩有点狂妄啊!竟然敢把武器丢在木叶骚狐身边?
  “多重影分身之术!”
  三个影分身被鸣人分了出来,其中一个迫不及待的拿出起爆符跑到了斩首大刀旁边,将起爆符贴了上去。
  可再不斩在其刚刚将起爆符贴上去的时候,便已经使用瞬身术跑到了斩首大刀上面。
  现在再不斩非常的后悔,脚下踩着一张随时会引爆的起爆符,试问谁不害怕?
  而影分身则一脸懵逼的看着再不斩,内心不禁感叹着再不斩的勇气,竟然敢脚踩起爆符,梁静茹给你的勇气吗?
  “哦呵呵,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斩首大刀贴起爆符。”
  再不斩嘴角有些抽搐,所以到底是跑还是不跑呢?跑了的话本来精心布置的出场气势就全被破坏了,不跑的话八成会被起爆符炸死。
  起爆符这种东西,不像互乘起爆符要近身激活,就算再不斩打破鸣人的影分身,鸣人照样可以引爆起爆符。
  “小子,你叫什么名字?”
  再不斩脸色阴沉的看着鸣人的影分身,旁边的卡卡西表示自己要笑了,可惜因为自己是专业的,所以笑不出来。
  第一次见这种被起爆符破坏了出场气氛的上忍啊!还是一个精英上忍。
  “我吗?我是漩涡鸣人的影分身——一只傻言梦是也!咔——”
  刺啦啦——
  再不斩心里一惊,本来以为只是普通的自我介绍,没想到竟然激活了起爆符!
  刷——
  身为精英上忍的再不斩速度自然不会慢,只见再不斩身影一闪,便离开了起爆符的爆炸范围。
  “哼哼,呵呵,哈哈哈哈!天不生我傻言梦,喷道万古如长夜!键来——”
  彭——
  起爆符那相当于A级忍术的一击瞬间便将言梦炸成了一团烟雾,鸣人难受的抖了抖身体,今天已经是第二次了,为什么影分身都不躲呢?
  再不斩心疼的看着自己的斩首大刀,一个起爆符当然不会将斩首大刀炸断,就连尾兽玉也只是将斩首大刀打断,更别说不如尾兽玉的起爆符了。
  可就算没有断,上面的丝丝裂纹依旧让再不斩心疼不已,这得废多少血才能补回来啊!
  “哼,如果你能活过今天,你就有资格出现在我的本子上!”
  再不斩警惕的看了看鸣人身边的另一个影分身,忽然感觉好像有点不对劲,一开始鸣人分出来的应该是三个影分身才对,那么另一个去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