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之崩坏降临 > 第九十五章 小本本一出,腥风血雨必现

  “咳咳咳咳咳,这位考生请把你的武器收回去!”
  月光疾风气急了,有这么作弊的吗?要不是鸣人手里又拿出了光与影,月光疾风保证让鸣人知道什么是从心!
  “鸣人君,我不需要这些,我有我自己的忍道,我一定要赢!”
  宁次有些惊讶,如果自己遇到这种情况,有人给自己送装备那肯定是欣然接受啊!可没想到雏田竟然会放弃了必赢的武器。
  “我知道了,宁次,我和你之间必有一战!”
  雏田打不过宁次鸣人还是知道的,不过咱木叶骚狐是不记仇的,什么寸劲·开肛,死劲·断鼻骨,鸠击·双龙戏珠什么的鸣人表示自己根本不会。
  “哼,你现在还是老老实实的呆在观众台上面吧。”
  宁次再次把目光看向雏田,雏田已经打开了白眼,眼边的青筋暴露,看起来并不是很难看,反而有一种特殊的美感。
  “宁次哥哥,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但我是不会认输的。”
  雏田冲向宁次,一掌打了过去,宁次也打开白眼,一个侧身躲过了雏田的攻击,随后一掌打向雏田身侧。
  就在宁次快要碰到雏田的时候,忽然观众台上一阵骂声想起:“wcnmd宁次!你敢碰我老婆,我让你知道什么叫太监!”
  憋屈的宁次不敢尝试鸣人说的是真是假,反正鸣人这家伙什么都敢干。
  收了手的宁次怒视鸣人一眼,随后使用八卦·空掌打飞了雏田。
  “我靠!你小子!wtnmd!”
  鸣人第一次无话可说,宁次确实没碰到雏田,可这样不代表鸣人无法对付宁次。
  “你小子完了我告诉你!”
  宁次挑衅的看了一眼鸣人,之后便没有再关注鸣人,反正现在鸣人也不敢下台捣乱。
  而鸣人见宁次这样之后,并没有继续难为宁次,而是安静的看着宁次,鸣人很安静,可这仿佛是暴风雨前的宁静一般。
  啪——
  不再管鸣人的宁次放开了自我,一掌打在雏田的肩膀上,随后一套八卦·六十四掌的连击将雏田打到在地。
  “你已经败了,认输吧,大小姐。”
  雏田艰难的站了起来,胳膊上有着一个个红点,说明雏田的查克拉经脉已经堵塞了。
  “不,我也有我自己的坚持,宁次哥哥,我不会认输的。”
  宁次邹了下眉头,其实宁次已经不想再打了,打自己妹妹什么的,对妹控来说是打在妹妹身,痛在哥哥心。
  可雏田不放弃,宁次也没有办法,为了证明分家也能比宗家的强,宁次不得不赢。
  “抱歉了大小姐。”
  宁次再次摆出柔拳起手式,白眼已经将雏田的破绽一个个全部找了出来。
  “还坚持什么啊!反正都是输。”
  “就是就是,浪费时间。”
  “快点下去吧!废物!”
  观众台上,一个个下忍已经等的不耐烦了,本来可以直接碾压的局势,硬生生的被宁次和雏田拖成了一部电影。
  鸣人很罕见的没有出声,而是拿着一个本子在写着什么,写一会还往观众台上看看都有谁在说话。
  日足在观众台上居高临下的看着鸣人,不禁为嘲笑雏田的家伙默哀三分钟。
  本来日足还想亲自警告一下,不过看起来应该是没必要了。
  “父亲大人,你不警告一下吗?他们嘲笑姐姐啊!”
  日足摸了摸花火的脑袋,指着正在记录的鸣人道:“你姐夫会解决一切的。”
  花火很不满意日足的回答,在请示日足之后,花火跑到了鸣人身边。
  “喂!臭虫!你还喜不喜欢我姐姐!”
  刚刚记录完的鸣人低头一看,原来是花火啊!萝莉花火也是卡哇伊呢。
  鸣人伸手想要摸摸花火的头,却被花火躲开了。
  看样子还是一个傲娇的小萝莉呢,嗯,顺便还带一点点毒舌。
  “你想怎么样?需要我制止一下吗?反正已经记录完了。”
  花火撅着嘴巴,用力的点了点头,这样子都不制止,绝对不是真心喜欢,看样子要让姐姐好好考虑一下。
  “咳咳,都给我闭嘴!”
  鸣人的声音并不大,在周围的下忍的讨论声中并不起眼,忍者也都没看到鸣人的呼喊。
  “哼,废物!臭虫!你真是没用!”
  被小姨子嫌弃了怎么办?那就只好放大招了。
  花火对鸣人很失望,难道仅仅只是喊一句就能证明是喜欢姐姐的吗?绝对不可能!
  就在花火准备回去的时候,一股凉意忽然在花火背后爆发,花火感觉自己就像被什么恐怖的东西盯上了一般。
  不,不是盯上,准确的说是余波,这是杀气的余波!
  本来讨论的正起劲的下忍忽然鸦雀无声,恐怖的杀意弥漫在赛场上,一只九尾的虚影在赛场之中浮现。
  “额....那女的是不是那家伙的女朋友?”
  “好像是吧...”
  “那我们岂不是完了?”
  “雏田加油!雏田必胜!”
  一些聪明的已经开始喊出了帮助雏田的口号,其他的下忍也赶紧跟风,为了以后的安全,还是从心一点吧。
  花火无语了,杀气竟然比喊一句都管用,这一群服服帖帖的下忍看起来仿佛鸣人的舔狗一般。
  “哼,这还差不多,我回去了,顺便,你写的字真难看。”
  鸣人看了看自己的小本本,因为很少写字的缘故,鸣人写的字确实不怎么美观,不过也没到难看的地步啊!
  果然不愧是傲娇小萝莉,不管什么样反正夸人是不可能夸人的,总是要找几个毛病才罢休。
  心满意足的花火回到了日足身边,看着场上都在为姐姐加油的下忍,虽然不是真心的,但这样至少不会打击到雏田的信心。
  “姐姐加油啊!”
  花火的声音被淹没在下忍的声音之中,可花火并不在意,只要喊了,不管有没有听见,自己的心意便已经到了。
  宁次对观众台上的喊声有些不满意,可有鸣人在,上面的下忍自然要怕鸣人的。
  “你还不认输吗?你现在的筋脉已经全部被堵住了。”
  见雏田依旧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宁次感觉有点心疼,可为了分家,宁次只能继续严厉起来。
  “我说了,我不会认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