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之崩坏降临 > 第四十一章 那年那人那些事

  “唉,可爱的妹妹大人真的给我下了一个世界性难题呢,不过为了让妹妹大人息了那可笑的念头,我苦一点也没什么。”
  菊正宗蹲在转寝小春家的房顶上,整理了一下头发,随后变成了团藏的样子。
  反正本体没有要求死战到底,要是被认出来直接找个没人的地方解除影分身就行了。
  转寝小春打了一个哈欠,今天水户门炎被团藏叫走商量关于人柱力的事情了,所以家里只有转寝小春一个人。
  “唉,老了啊,这么快就瞌睡了。”
  揉了揉眼睛的转寝小春忽然觉得窗户边好似有一个人影闪过,愣了一下的转寝小春悄悄掏出了苦无。
  但转寝小春面部表情却并没有变化,小春好歹也是二代目的弟子,传说之中的木叶毒瘤,怎么可能会害怕呢?
  嘎吱——
  屋门被轻轻的推开,小春面色平静的看着屋门,手里的苦无却已经作势欲发。
  “嗯?团藏?你来干什么?门炎呢?”
  小春看着走进来的团藏,虽然嘴上在质问团藏,但手上却已经放下了苦无。
  “门炎他...喝醉了。”
  小春轻轻的嗅了嗅,团藏身上确实有着一点点酒味,看样子确实是喝酒了,不过团藏估计喝的不多。
  “那倒挺罕见的,门炎已经好久没有喝醉过了。”
  团藏坐到了小春对面,拿起小春用过的杯子倒了点茶水,小春疑惑的看了看团藏,但却并没有说什么。
  场面一时之间陷入了沉默,团藏喝着茶水,眼神却在不住的看着小春。
  而小春双眼迷离,好似在回忆着什么,但面色透露的悲伤却是掩盖不住的。
  “当年的事情,你后悔吗?”
  团藏冷汗直流,当年轻事情我菊正宗怎么知道?不如糊弄一下吧,以团藏的性格应该不会后悔吧?
  “当年啊,我并不后悔,你知道我想要什么。”
  团藏想当火影是整个木叶高层都知道的,野心就像火一样,区区掩盖就像包着火的纸,接触多了自然也就猜出来了。
  “哦?你还是第一次这么说呢,不过你不后悔已经说了很多次了吧。”
  对面的团藏有些沉默,看上去像是在沉思,其实内心已经开始妈卖批了。
  这还是上忍?变身术都认不出来吗?要是小春发现团藏是假的,菊正宗的任务也就完成了,就能回去看看自己可爱的妹妹大人有没有安安静静的躺在床上等自己回来了。
  可小春竟然没认出来,看样子小春上忍的身份有点水啊!八成是靠二代目弟子的身份吧。
  “唉,你今天来找我干什么?你让我干的我也都干了,你真的....唉,算了,就当我没说过吧。”
  团藏让小春干啥了?菊正宗表示一脸懵逼,难道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咪咪?
  “那些事情吗?你做的确实非常好,不过....”
  团藏话还没说完,小春便叹了一口气道:“我知道,你说过你为了火影,终身不娶的。”
  菊正宗:???
  感觉自己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的菊正宗很庆幸自己一开始在窗口摆了摄像机,要不然没证据可威胁不了小春。
  “对啊,所以....”
  “你不用说对不起,我现在过的也挺好的。”
  菊正宗在内心深处倒吸一口凉气,难道小春和团藏真的有什么不得不说的秘密?
  这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看样子转寝小春和水户门炎一直帮团藏也不是没有理由的。
  “你来这里是又有什么事情吗?”
  团藏摇了摇头道:“没什么,只是想来看看你。”
  菊正宗:想吐,但为了妹妹大人,我要坚持下去!
  “现在来还有什么用吗?你已经拒绝了我。”
  菊正宗感觉自己有点摸不着头脑,这情报不足就是麻烦啊!根本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
  并且这样聊着好尴尬啊!不如直接进入主题?但团藏和小春到底发生过什么,菊正宗真的很想知道。
  “以前的事情我已经忘了,我想重新开始。”
  小春愣了一下,随后苍老的脸上露出一抹羞红,菊正宗身体动了一下,强忍着呕吐感,看看能不能再套出一点点情报。
  “团藏,你终于想通了。”
  菊正宗看着趴在桌子上向自己缓缓蠕动的小春,浑身都在颤抖着,想要逃跑却发现自己的衣服已经被小春拽住了。
  震惊!世风日下,道德沦丧,木叶高层竟然干出这种苟且之事!
  菊正宗努力的保持平静道:“这只是我的影分身,等明天小树林里面见吧。”
  甩开小春的菊正宗走到窗边,将微型摄像头背着小春装到了仓库里面,随后扭头走到小春身边,深情的凝视着小春。
  在自己快吐了的时候瞬间解除了影分身,小春幽怨的叹了口气,多少年了,怎么还是这句话啊!
  鸣人躺在床上,睡的昏昏沉沉的,忽然感觉自己来到了转寝小春面前,小春诱惑的躺在桌子上,而鸣人站在小春身边深情的凝视着小春。
  “呕哇——菊正宗我跟你不共戴天!”
  真·自己被自己秀到吐,鸣人发誓以后菊正宗敢出来直接锤爆,绝对不能让这家伙出来,比本体还秀那还了得?
  虚脱的鸣人趴在床上,双眼迷离之中含着点点泪水,丝丝口水顺着嘴角滴落。
  随后鸣人走下床,处理了一下地面之后,鸣人坐在床头,嘴里叼着一根棒棒糖在思考着人生。
  鸣人失眠了,现在只要一闭上眼睛,那苍老而诱惑的面孔便会出现在鸣人眼前,就好像抹不去的悲伤一般。
  这种悲伤死死的刻印在鸣人的心中,已经成为一种抹不掉的心理阴影。
  “算了,明天去给卡卡西使用心理阴影之术吧。”
  如果不让其他人也一起失眠,鸣人感觉自己是很难睡着了。
  “失眠还是第一次啊!去写一个完整的计划吧。”
  次日清晨,鸣人黑着眼圈,看着那个特殊的本子上的一个个想法,最后在凯皇这两个字上面画了一个圆圈,木叶两大传说就该在一起嘛。
  “该集合了,可惜这样有点不好吧,黑眼圈好重啊!”
  鸣人走到镜子前,看着自己的黑眼圈有点发愁,鸣人一直觉得自己挺帅的,这黑眼圈完全就是降颜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