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之崩坏降临 > 第六十六章 一棍抡晕

  又是三根冰千本扎在身上,佐助想躲也躲不过,幸好千本杀伤力不是很大,白也没有往死穴上射。
  “混蛋啊!这速度也太离谱了吧?”
  咔嚓——
  佐助刚刚抱怨完,便发现身边的冰墙上好似裂开了一道口子,随后不断的扩大。
  哗啦——
  冰面完全破碎,鸣人抗着暗夜偷袭者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佐助看的那是一脸懵逼,走进来干嘛?
  鸣人刚刚进去,碎裂的冰镜便被白修复了,本来还等着出去的佐助也有些郁闷。
  所以在外面把冰块都打碎不好吗?为什么要进来送死呢?写轮眼都跟不上白的速度,更别说鸣人了。
  “鸣人,你怎么进来了?在外面不好吗?”
  鸣人挥舞了一下手中的暗夜偷袭者,微微一笑道:“你怕不是忘了什么叫时间忍术?”
  佐助表示无话可说,你能掌控时间你流弊,我画个圈圈诅咒你总行了吧?
  “女武神爆发!”
  本来准备偷袭鸣人的白忽然感觉有点不对劲,自己的速度变慢了,非常的慢。
  就在白疑惑的时候,忽然发现鸣人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龙卷风摧毁停车场!啊打!”
  白眼睁睁的看着鸣人手里的黑色棍子打在自己的脑袋上,根本躲不掉。
  扑通——
  佐助看着倒在地上的白丝毫不惊讶,这就是时间忍术的威力吗?
  一种特殊的感觉出现在佐助心头,如果能获得这种能力的话,那岂不是就能找鼬报仇了?
  想到这里,佐助感觉有点不太好,随后摇了摇头将这种想法甩出了脑外。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同理,力量也是如此,不是自己的力量,用着怎么可能有自己本身的力量习惯呢?
  “鸣人,诶?你在干嘛?”
  佐助一脸懵逼的看着鸣人手里的药丸,难不成鸣人拿的是什么特殊的药?
  白长得确实漂亮,鸣人拿的不会是那种药吧?
  佐助一把抓住了鸣人的手,身为忍者,是不能被美色所诱惑的。
  “啊嘞,佐助你干嘛?”
  鸣人疑惑的看着佐助,这家伙到底发什么疯呢?重玩人生都兑换好了没想到竟然被这家伙阻止了。
  本来万无一失的一个机会,偏偏佐助来捣乱,鸣人眯着眼看着佐助,如果佐助不能给鸣人一个合理的解释,鸣人保证会让佐助知道天堂长什么样。
  “咳咳,卡卡西老师还在和再不斩战斗呢。”
  在白晕过去之后,魔镜冰晶在没有白的查克拉的情况下已经全部化成了水。
  卡卡西和再不斩离的就不远,再不斩想要来支援却被卡卡西挡住了。
  “有我在,你是过不去的!”
  再不斩心中特别郁闷,要不是现在还在战斗,他真想往自己脸上来几巴掌,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啊!
  现在卡卡西把之前的话原封不动的还了回来,这种感觉只能用装逼不成反被艹来形容。
  “乌鸦坐飞机!”
  正在和卡卡西僵持的再不斩忽然听到背后传来一阵声音,还没等再不斩摆脱卡卡西,再不斩便感觉腰间一痛,就好像被踹了一脚...或许是两脚...
  卡卡西见状,趁再不斩站立不稳的时候一脚踹在了再不斩下巴上。
  再不斩在空中稳定身体之后一个瞬身离开了之前的位置,本来鸣人已经准备好暗夜偷袭者来一棍子了,没想到再不斩跑的倒是挺快的。
  “有点可惜了,卡卡西老师看你的了。”
  鸣人收起了暗夜偷袭者,拿出了月神守护,而卡卡西则是拿出了一个卷轴。
  “土遁·追牙之术!”
  彭——
  八只忍犬出现在卡卡西面前,寻着气味跑向再不斩。
  “哦豁,养狗的卡卡西你威武雄壮。”
  卡卡西:???
  再不斩躲在树后面,本来还想趁白拖住鸣人的时候解决卡卡西,看样子现在是做不到了。
  咔嚓——
  地面传来一阵响动,再不斩警惕的站了起来,还没等再不斩弄明白怎么回事,一只只忍犬便从地下钻了出来。
  “该死!”
  一只只忍犬咬住了再不斩的胳膊和腿,再不斩挣扎了一下,发现根本动不了。
  刺啦啦啦——
  蓝色的光在浓雾之中闪耀,卡卡西缓缓的走到了能看见再不斩的地方。
  “再不斩,你败了。”
  卡卡西举着雷切,看着再不斩,再不斩心中不免有些悲凉,叛忍比普通忍者危险性要高,再不斩有过死的觉悟,只是没想到这么快而已。
  佐助在一旁看的不是很清楚,但那雷切的声音却十分的刺耳。
  时间早就过了一分钟,白也已经醒了过来,他也听见了雷切的声音。
  “再不斩大人...”
  刷——
  佐助只觉眼前一花,身边的白便已经消失不见。
  再不斩看着举着雷切冲过来的卡卡西,心中莫名的十分平静,或许波之国将是再不斩的埋骨之地,只是可惜了白...
  一股热血撒在了再不斩脸上,再不斩看着自己面前的被雷切贯穿的背影,一时之间周围只剩下雷切的声音。
  “再不斩大人...对不起,我来晚了。”
  再不斩感觉自己的脑子恍若雷劈一般,一片空白,再不斩对白没有感情吗?一个工具,用久了都会产生感情的。
  “是的,你来晚了,你只是一个工具罢了!”
  说着,再不斩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挣脱忍犬的束缚之后抡起斩首大刀向白劈了过去。
  卡卡西一把拉开了白,虽然是敌人,但卡卡西对再不斩刚刚说的话尤为不耻。
  “你怎么能这么说呢?他好歹也救了你!”
  再不斩低着头,卡卡西看不见再不斩的脸色,正准备继续说的时候,忽然发现一滴水滴滴在了地上。
  那是水滴吗?那是泪。
  抬起头的再不斩双目布满血丝,其面色狰狞的看着卡卡西,宛若一个精神病一般。
  “我的工具死了,你去和他一起陪葬,可好!”
  刷——
  卡卡西堪堪躲过再不斩的斩首大刀,处于暴怒状态的再不斩和之前判若两人,卡卡西自觉自己很难对付。
  “眩晕弹!”
  月神守护在鸣人手上已经很长时间了,可其标志性技能眩晕弹鸣人还是第一次使用。
  再不斩只觉得有东西碰到了自己,随后一阵眩晕感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