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之崩坏降临 > 第十一章 消失的枪

  团藏刚刚走出根部,就发现一个暗部迎面走来。
  “团藏大人,火影大人请你去一趟。”
  团藏楞了一下,难道这么快就研究成功了?应该不可能吧?不会是因为别的什么事吧?
  “我知道了。”
  走到火影办公室门口的团藏整理了一下衣服,随后推门而入。
  “日斩!那把武器研究的怎么样了。”
  还没开口的三代目被团藏的问题给问的有点懵,这武器到底是谁拿走的?
  难不成是团藏想独吞这把武器?是了,这武器就算影级不注意被打到柔弱的眼睛也得死,那团藏想独吞也情有可原。
  “团藏,这武器关乎木叶整体战斗力,你这样独吞可不好。”
  团藏一脸懵逼的看着黑着脸的三代目,难道这武器不是被三代目拿去研究了吗?
  快步走到三代目身前的团藏一脸阴沉的看着三代目道:“日斩,就算你不想让我得到这种武器,你也不能骗我啊!”
  “什么?你竟然还敢狡辩?”
  三代目听到团藏的话立刻吹胡子瞪眼的怒视着团藏,现在团藏真是越来越放肆了,为了一己私利和宇智波一族闹的这么僵不说,竟然连这种战略性武器也想独吞。
  而团藏心里也极为不痛快,难道当火影就能肆意妄为吗?简直就是不把我团藏放在盐里!
  “哼,清者自清,浊者自浊!日斩,就算你是火影,也不能这么自私自利!”
  三代目本能的感觉好像有一点不对劲,难道真不是团藏拿去研究了吗?那么枪到底去哪了?
  回忆了一下之前的场景的三代目觉得很奇怪,明明办公室只有三代目和团藏,根本不可能有第三个人,除非那枪本来就是假的,但这更不可能啊!
  “真的不是你吗?团藏。”
  团藏坚定的摇了摇头,之后便陷入了沉默,如果不是三代目的话,那到底是谁呢?
  “日斩,你这武器是谁给的,会不会就是在骗你?”
  三代目抽了一口烟,道:“不可能,只可能是秘密泄露,被不怀好意的偷走了。”
  本来还想知道这武器是谁给的团藏有些郁闷,现在三代目越来越不好骗了,要是以前估计就直接说某某某不会骗我的,然后就能去找那个人威逼利诱再要一把枪了。
  团藏感觉最近三代目越来越不相信自己了,一开始是从之前不让自己监视九尾人柱力开始的,之后就是关于伊邪纳岐的测试,现在连武器是谁的都不说,看样子要靠自己去查一下了。
  “既然这样,那你先找到武器再说吧,老夫就先回去了。”
  三代目没有搭理团藏,还在思考那时候窗外的声音会是谁,只有可能是窗外的那个声音偷走了武器。
  而三代目却并没有发现是谁,只能在心里暗叹一声,现在的忍术真是多种多样,竟然还有能瞒过影级的隐匿术。
  忍者学校里面,伊鲁卡站在讲台上,看着台下一个个学生道:“今天第一节课先来做一个自我介绍,那么谁先来呢?”
  班里面的同学左看右看,都不想当这个出头鸟,鸣人摸了摸自己的头发,这种事情当然要我漩涡鸣人开头了。
  伊鲁卡微笑的看着走上讲台的鸣人,他也没想到第一个竟然会是鸣人。
  “我叫漩涡鸣人,喜欢的事情不想告诉你们,讨厌的事情你们自己猜,梦想嘛....就先订一个小目标,当火影吧。”
  鸣人话音刚落,台下便传来阵阵嘲笑声。
  “噗嗤,就他?目标当火影?这是在做梦呢吧!”
  “就是就是,妖狐还想当火影,简直就是异想天开!”
  伊鲁卡看着那一张张丑恶的嘴脸,担心的望了一眼鸣人,鸣人依旧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好像根本就没被影响。
  忽然,伊鲁卡发现鸣人不见了,而第一个开口嘲笑鸣人的学生正被鸣人拿着月神守护指着下巴。
  “来来来,继续笑啊,让我看看是你嘴快,还是我的子弹更快。”
  伊鲁卡在讲台上一脸懵逼,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早知道就把鸣人的武器收走了。
  “等等!鸣人你先把武器收起来!”
  可能其他人不知道鸣人的月神守护有多强,但伊鲁卡可是亲眼看见一棵树被鸣人打穿了的。
  这群毛头小子的脑袋还能有一棵树硬?伊鲁卡觉得这是绝对不可能的。
  “啊嘞,武器?我才没有武器呢,这是我用来打手枪的。”
  伊鲁卡脸色瞬间黑了,这都指别人头上了,要是让你打一下那还了得?
  “你先把枪收起来,这是课堂!这里不允许带武器的!”
  如果有学生死在伊鲁卡的课堂上,那伊鲁卡的教师生涯估计也就到头了,谁会让在课堂上死过人的教师教自己的孩子呢?
  而鸣人自然也是知道的,被鸣人指着的小男孩浑身都在发抖,之前鸣人开枪的时候他就在边上站着,自然也知道这种武器的威力。
  “呐,你知道什么叫走火吗?”
  鸣人并没有管伊鲁卡说的话,反正这家伙又不值得这一颗子弹的查克拉量,为了这家伙浪费查克拉真的不值得。
  被枪指着的小男孩目光四处瞄了瞄,本来这家伙人缘挺好的,之前有很多和他在一起的平民朋友,能进鸣人这个班级说明天赋还是很强的。
  但现在没一个人敢来帮他,至于原因,月神守护是双枪,也就是说第一个去的人说不定会比他还先中枪。
  “啧啧啧,现在你的朋友呢?都不过来了,你说是不是酒肉朋友啊,要是我绝对会和他们绝交的。”
  本来还只是害怕的小男孩现在心里觉得鸣人说的有道理,这些不来救自己的绝对不是真心朋友。
  而鸣人见小男孩脸上本来由害怕变成了不爽,随后又开始有着些许埋怨之后便收回了月神守护,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旁边的一群鸣人不认识的人都赶紧围了过去,伊鲁卡也没控制住,可惜那个小男孩却一脸的埋怨,和围过去的人吵了起来。
  伊鲁卡走过去将孩子一个个的送回了原位,之后将小男孩带出了教室。
  在出去之前,伊鲁卡担忧的看了一眼鸣人,没想到鸣人竟然是想诛心啊,这样怎么可能有朋友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