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之崩坏降临 > 第四十章 我皮痒了

  所以...鸣人这是在求打?卡卡西觉得鸣人绝对是不想承认错误。
  可让鸣人赔钱这现实吗?鸣人每个月的钱都是三代目给的,估计也不会剩多少,就算卡卡西拿了这些钱,说不定第二天卡卡西就成为抢低保户钱的无耻上忍了。
  以卡卡西对鸣人的理解,鸣人绝对干的出来,不是五成可能,不是八成可能,而是九成九!剩下的零点一成绝对是去告诉三代目。
  “所以,你准备怎么办?”
  卡卡西觉得自己好像有点莽撞了,找鸣人要钱怎么可能要出来?佐助的话不是主谋,应该也难要。
  美味的秋刀鱼就这么离我卡而去了吗?卡卡西觉得自己应该再努力一下。
  “要钱没有,要命不给。”
  卡卡西放弃了,随后扭头看向佐助,佐助心里一阵妈卖批,这下八成又被鸣人坑了。
  “这个啊,你可以找三代目要。”
  所以又是一个不想给的?旗木铁公鸡表示自己生气了,这都是什么学生啊!真是乱花钱。
  “卡卡西老师,你确定要继续纠缠?”
  卡卡西挑了挑眉毛,所以你这是要铁公鸡放弃自己的羽毛?这怎么可能!
  “除非你们给钱!我这个月已经吃不起秋刀鱼了!”
  鸣人摸了摸下巴道:“骚得斯内,佐助我们再去吃一顿吧,卡卡西老师还能吃得起饭呢。”
  佐助和小樱惊讶的看向鸣人,这鸣人是和卡卡西有仇吗?为什么要这样对卡卡西?
  而卡卡西彻底懵了,在缓了一会之后,卡卡西郁闷道:“鸣人啊!老师是不是做错了什么,你给老师说,我改还不行吗?”
  “你没请客。”
  听完这句话,卡卡西痛苦的摸了摸钱包,这应该算请过了吧?要是再请卡卡西就买不起小黄书了。
  “下次吧,下次一定请你们,鸣人你就放过我吧!”
  鸣人撇了撇嘴,小样,还敢找我要钱?没把你剩下的花干净已经算是客气的了。
  卡卡西扭头离开了鸣人,他再也不想看见鸣人了,看见就回忆起了某些伤心的时刻。
  如果主谋是佐助和小樱还好,偏偏是鸣人,不,不应该说偏偏是鸣人,因为这种事情除了鸣人谁还有胆干?
  鸣人看着卡卡西落寞的背影,就好像失去了某种重要的物品。
  可卡卡西落寞关我漩涡鸣人什么事?鸣人看了看时间,差不多已经下午了,该回去研究起爆符了。
  “佐助,嘤哥,我回去了,你们呢?”
  目送卡卡西离开的小樱心不在焉的点了点头,反正鸣人离开最好,这样小樱就能和佐助单独....
  “那我也走吧,还得回去练习忍术呢。”
  小樱:鸣人到底哪比我好!我学还不成吗?
  目送着佐助和鸣人离开的小樱沮丧的也回了家,小樱实在是想不通,为什么佐助那么黏着鸣人。
  以前小樱也是见过佐助被鸣人打的场面的,一个个金黄的猫爪把佐助送上天再踩下来。
  所以难道佐助喜欢...极有可能!小樱觉得自己想的很对,怪不得自己装淑女....呸,用淑女人设佐助一直不理呢。
  和鸣人并排行走的佐助忽然打了一个寒战,鸣人奇怪的望了佐助一眼:“怎么了?这天也不冷啊。”
  佐助有些尴尬,因为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沉思良久的佐助开口道:“是杀气。”
  “杀气?”
  鸣人疑惑的在四周看了看,除了盯着佐助的小樱之外,好像没有其他人了吧?
  小樱也不可能对佐助有杀气啊!讨好佐助还来不及呢。
  “没有啊!你是不是感觉错了?”
  佐助摇了摇头道:“这杀气冲我而来,你感觉不到很正常,极有可能是千里之外的鼬发出来的!”
  “你看,我像傻批吗?”
  鸣人扭头仔细的看着一脸阴沉的佐助,还千里之外?我送你离开千里之外可好?
  “咳咳,反正就是有杀气。”
  鸣人表示自己对佐助无语了,不就是打了一个寒战吗?用得着说是杀气吗?
  可佐助觉得自己特别无辜,刚刚佐助是真的感觉到了一丝杀气来着,只是一瞬间就没有了。
  摇了摇头的佐助也懒得瞎想了,反正绝对不可能是有人潜入木叶吧。
  回到家的鸣人从抽屉里面拿出一个笔记本,将上面的坑卡卡西一顿给划掉之后,鸣人看了看后面的出轨的转寝小春。
  这个任务好像有点困难诶,鸣人现在还没见过转寝小春呢,要不改一下?
  鸣人有些郁闷,小时候不懂事给自己列了一个清单,现在看来好像完不成了。
  啪嗒——
  将笔扔在桌上的鸣人决定不想了,顺其自然吧等摸清之后用变身术试试。
  听说那老东西是上忍,就是不知道有多大水分,要是真是上忍说不定能直接认出变身术。
  “烦啊!早知道直接写成弄死了,真是给自己找麻烦。”
  鸣人摸了摸下巴,思考了一会之后,决定派影分身先去探探路,要是那老家伙水分大的话本体再去也不迟。
  “影分身之术!”
  彭——
  “我亲爱的妹妹你找我?”
  鸣人嘴角抖了抖,为什么是菊正宗?不过让他去好像确实不错。
  “你知道要干什么吧?快去吧,别被发现。”
  只见菊正宗浑身一抖,目光之中充满了哀求:“不!妹妹大人你不能这样!”
  “哼哼,要么你叫我本体,要么你就去完成任务!”
  这就是鸣人觉得不错的原因,这样绝对能让菊正宗改掉本体控和妹控同时进行的行为,应该能让菊正宗正常一点。
  影分身毕竟代表本体,要是影分身不正常,那该多丢脸啊!所以鸣人这是在为自己好。
  “既然这样,既然这样那我就只能....”
  鸣人满脸笑意的看着菊正宗,只见菊正宗缓缓走到鸣人身边,将鸣人抱了起来。
  一脸懵逼的鸣人不知道菊正宗这是什么操作?难道....不对啊!影分身不能背叛本体的!
  菊正宗将鸣人放在床上,盖好被子,吻了一下鸣人的额头:“妹妹大人,在床上乖乖的等我回来哦!”
  鸣人:沃特法克!
  刷——
  菊正宗冲窗户跳了出去,鸣人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怒道:“我TM再分出你我就是狐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