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之崩坏降临 > 第九十四章 战败的牙

  “咳咳,这位考生如果不行的话就吱一声,咳咳。”
  月光疾风一脸郁闷的看着牙,这俩家伙就是来拖时间的吧?
  牙心里特别烦闷,没想到赤丸竟然不信任自己了,这样的话根本没办法和鸣人打啊!
  “赤丸,我们先打完这局好不好?今晚加鸡腿。”
  本来还一脸委屈的赤丸瞬间精神了,牙也是有些不理解,难不成其实是想鸡腿了?那这戏精是跟谁学的?
  “鸣人,你可不能用装甲,这是你说的。”
  笑眯眯的鸣人点头答道:“嗯,不用白练。”
  牙忽然感觉有点不对劲,为什么一定要强调白练呢?难不成鸣人还有其他装甲?
  “我只用游侠。”
  果然,鸣人还有其他装甲,牙怒视着鸣人,想要说什么,可理智告诉牙现在应该认输。
  可牙只觉得眼前一阵人影闪过,随后便倒飞出去。
  “汪?(啊嘞,我主人呢?)”
  赤丸一脸懵逼的看着消失的牙,随后身后一声碎石声吸引了赤丸,赤丸扭头一看,牙已经被鸣人摁到了观众台上。
  竟然敢把主人摁在地上摩擦?赤丸表示这不能忍啊!于是赤丸冲了过去,鸣人往后看了一眼赤丸,一脚将赤丸踢飞了出去,没有牙配合的赤丸战力真没多少,更何况现在还是一个小奶狗。
  “认不认输?”
  鸣人看着被自己捂着嘴摁在观众台上的牙,牙只是呜呜了几声,鸣人也没听懂牙到底有没有认输。
  “不认输?这么倔强的吗?”
  牙懵了,这特么摁着嘴啊!摁着嘴怎么说话?
  “呜呜....”
  鸣人看着挣扎的越来越激烈的牙,心里不禁觉得有点奇怪,一开始牙好像不是很想战斗,不过现在为什么不认输呢?
  “你真不认输?”
  鸣人决定最后再问一句吧,要是还不投降,就让他知道浩克是怎么打洛基的。
  “咳咳,你觉得他能说话?”
  月光疾风走下了赛场,看着绝望的牙不禁暗叹这牙的运气是真的差。
  “为什么不能?”
  鸣人疑惑的看着月光疾风,这牙又不是哑巴,难不成有人捂着牙的嘴了吗?
  唔?捂着嘴?鸣人看了看自己的手掌,随后默默的将手移开道:“没人捂他的嘴...真的,我木叶骚狐最诚实了。”
  “你诚实个屁!”
  怒极的牙红着脸向鸣人怒吼,心里那个委屈啊!差点就被鸣人按在地上摩擦了。
  “啊嘞,你确定我不诚实?”
  咔嚓——
  星云冲击已经准备就绪,只见鸣人将不科学炮炮口对准天空,然后一阵强光闪过,一只被烤熟...不,被烤焦的鸟掉了下来。
  “咕咚——不,你是木叶最诚实的。”
  牙的心里一阵mmp,这是人干的事情吗?
  “吆西,你滴大大的良民!”
  鸣人拍了拍识相的牙的肩膀,身后月光疾风无奈的宣布鸣人获胜。
  放开牙的鸣人扭头看向月光疾风,月光疾风有点心虚,这是想干什么?难不成鸣人又有什么企图?
  鸣人拍了拍月光疾风的肩膀,笑眯眯的开口道:“老铁,干的不错啊!这个药丸给你,能在关键时刻救你一命。”
  月光疾风一脸懵逼的接过了鸣人递过去的白色药丸,这种药丸月光疾风倒是没听说过,不过鸣人给的东西,肯定不能当着鸣人的面丢掉啊。
  所以月光疾风只能面无表情的将药丸装到口袋里面,可这样一来观众台上的下忍们可就不满意了。
  这算什么?当众贿赂考官?不过好像确实是鸣人赢了,考生们也不好说什么。
  “下一场,日向雏田vs日向宁次。”
  才刚刚准备去找雏田的鸣人一脸懵逼的看着赛场上的月光疾风,刚刚给你复活药你就飘了是吧?
  月光疾风无辜的看了看盯着自己的鸣人,这对战排名是火影给的,所以关我月光疾风什么事?
  赛场上,宁次和雏田对视着,雏田很快就低下了头,不敢看宁次。
  “没想到这次的对手是你啊!大小姐!”
  咔嚓——
  鸣人怒视着宁次,手里不知道从哪弄来的香蕉和剪刀,将香蕉剪断之后,鸣人还瞟了一眼宁次。
  宁次表示自己心里压力山大啊!你看看这比赛还能正常进行吗?忍者对目光可是很敏感的,尤其是带着杀气的目光。
  鸣人的目光自然被宁次感知到了,然后宁次看见鸣人又拿出一根香蕉,还有一朵菊花...香蕉砸扁了菊花....
  “呼——大小姐你还是认输吧,你是打不过我的。”
  宁次稳定了一下情绪,现在这种情况绝对不能乱,心不乱,鸣人就影响不到....
  “大舅哥!你敢打雏田我动鸟了!”
  宁次:.....
  这特么是人干的事情吗?比赛还没开始就开始威胁参赛选手了,日足和花火可还在看台上看着呢!
  “咳咳,无关人员请闭嘴!”
  月光疾风有些无奈,他可算明白鸣人为什么要给自己复活药了,绝对是想在这时候不让自己打扰他。
  不过我月光疾风是一个公平公正公开的考官,不会因为一点点贿赂而对违反规则的事情置之不理的!
  “无关考官请闭嘴!”
  月光疾风:???
  一脸懵逼的月光疾风指了指自己,想要确定鸣人是不是在说自己,这是一个考生应该对考官说的话吗?这是吗?
  “这姐夫有点厉害啊!姐姐的眼光真好。”
  花火好奇的看了看趴在栏杆上的鸣人,见鸣人只是看着雏田,花火也渐渐失去了兴趣。
  “那个家伙啊,他可不简单。”
  日足目光虽然在看着鸣人,可眼色却十分飘忽,好像在思考着什么一般。
  过了一会,日足重新抱起花火,又把漫不经心的目光看向场地,宁次和雏田的战斗,代表着宗家和分家的战斗。
  如果雏田赢了,那只是拿回属于宗家的荣耀而已,可如果雏田败了,在日向家威信绝对会降低,到时候,也就只有花火能继承族长这个位置了。
  这是一场决定雏田命运的战斗,可日足并不是很在意,有鸣人在,雏田应该不会受什么委屈。
  “咳咳,比赛开始!”
  月光疾风看了看鸣人手里的月神守护,表示自己堂堂考官不和考生一般见识。
  “大小姐,你还在犹豫吗?你是打不过我的。”
  啪嗒——
  鸣人把月神守护扔到了雏田脚下。
  宁次:....
  月光疾风:....
  众考生:这考试我退出行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