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之崩坏降临 > 第九十三章 鸣人的战斗

  鸣人看了看周围,第七班就剩鸣人一个人了,就在鸣人准备去第八班凑凑热闹的时候,月光疾风看了鸣人一眼,随后宣布道:“下一场比赛,漩涡鸣人vs犬冢牙!”
  略微有些惊讶的鸣人看了看马上就要接近的第八班,看样子鸣人与第八班确实有缘啊!
  “牙,我和你哦!”
  牙撇了撇嘴,心里却虚的很,谁不知道鸣人对敌人的手段极其残忍,要不是这次不让杀人,牙绝对会认输的。
  不过也是因为这次不能杀人,牙觉得自己还能试一下,这样输也输的有骨气。
  “还不知道谁输谁赢呢。”
  牙直接跳进了场地中央,鸣人随后跟着也跳了下去,赤丸从牙的怀里跳了出来,小心翼翼的看着鸣人。
  月光疾风扫视了一下牙和鸣人,在确定双方都准备好后,便宣布了比赛开始。
  牙警惕的看着鸣人,可鸣人那漫不经心的表情让牙感觉受到了侮辱。
  “喂,鸣人你好歹也认真一点啊!这样子让我很没面子啊!”
  鸣人微笑着看了看牙,随后道:“如果你能回答我两个问题,我就不用白练装甲怎么样?”
  这个问题可让牙心动了,不用白练的话那鸣人不就没有时间忍术了?这样的话说不定还能赢啊。
  “好,你问吧。”
  牙是同意了,可月光疾风不同意啊!这不是拖延时间吗?月光疾风还想早点回家搂着自己的老婆在自己的老婆身上进进出出呢。
  “等等,这是考试....”
  “闭嘴。”
  鸣人斜眼看了一眼月光疾风,一个被打败的考官还敢逼逼?
  “你...你欺人太甚!”
  月光疾风怒了,这是一个考生应该有的态度吗?虽然月光疾风打不过鸣人,可考官的尊严不可辱!
  “信不信我直接让你失去考试资格!”
  这点月光疾风还是可以做到的,不过月光疾风有点心虚,毕竟伊比喜都进去了,也不知道自己这小身板能不能抗的住火影的惩罚。
  这就是关系户的好处啊!月光疾风心里满是悲哀,不管什么地方,有关系就能藐视一切。
  月光疾风心里不禁有些怪罪三代目,这么宠鸣人干嘛?竟然连特别上忍都能不分青红皂白的关进去。
  “你想被哪把枪打?”
  月光疾风无语了...
  瞧瞧,这家伙都当面要杀人了,可月光疾风不敢动手啊!说不定就像伊比喜一样进去了。
  月光疾风不禁对三代目的怨恨更深了,可月光疾风可不敢在表现出来。
  三代目:我特么是冤枉的啊!
  “算了,你速度快点!”
  这不是怂!这只是从心而已!怂和从心两个概念!
  “早说嘛,浪费时间。”
  月光疾风双手握拳,怒视着鸣人却不敢动手,随后月光疾风深吸一口气,将愤怒压到了心底。
  鸣人再次看向牙,微笑着道:“你爸或者你妈是不是有一个叫犬冢天?”
  “没有啊!你为什么会这么问?”
  牙觉得十分奇怪,牙父母的名字又不是什么秘密,很多人应该都知道的,不过为什么鸣人会这么问呢?
  “那就奇怪了,难不成你不是亲生的?”
  牙更加懵逼了,难不成自己真的不是亲生的?是隔壁老王....隔壁老天的孩子?
  “不是,你为什么这么问?”
  牙在心里想了很多,可就是觉得哪种都不对劲,如果不是亲生的,那牙为什么和自己父亲这么像?
  “因为...天生牙。”
  天生牙是什么鬼?牙根本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自己是从天上掉下来的?
  这样一想的话,那么牙觉得自己小时候为什么一直挨打就说的通了。
  牙依稀记得,那时候,自己才刚刚上忍者学校,那时候的牙喜欢吃糖,一般柜子里面都会放一点糖。
  有一天,牙去拿糖,可一只蜘蛛趴在了牙的手上,牙不在意的甩了一下,然后将蜘蛛甩到正在熟睡的父亲的脸上了。
  这可不好啊!要是蜘蛛咬了自己的父亲可不好,于是牙拿起地上的四十三码拖鞋啪啪啪的就是三下。
  牙的父亲一脸懵逼的用带着三个四十三码鞋印的脸看向牙,随后站了起来。
  这蜘蛛吧生命力也是顽强,半死不活的掉到牙的父亲的裤裆里面了,还没等牙的父亲说什么,牙就拿着拖鞋又是三下....
  这是飞一般的感觉!这是自由的感觉!
  那次,牙因祸得福三个月没去学校,亲生的会“无缘无故”的打孩子吗?所以肯定不是亲生的!
  鸣人看着神游天外的牙,感觉自己好像玩笑开过头了,会不会给牙造成什么不便的影响?鸣人感觉自己应该记录下来才行。
  “咳咳,第二个问题。”
  听到鸣人的声音的牙瞬间回过神来,一脸认真的看着鸣人,说不定这个问题还能听到什么秘密呢。
  “你说,我听着呢。”
  看台上的人都一脸懵逼的看着牙,因为牙那表情很明显是相信了鸣人说的话。
  这种话都能信?怕不是一个脑残哦!
  “你如果有八只忍犬,技能名字是不是叫牙通牙通牙通牙通牙通牙通牙通牙通牙。”
  本来鸣人只是想调侃一下牙,没想到牙一拍手掌叫道:“好名字!”
  鸣人:是我鸣人孤陋寡闻了。
  这种回答鸣人是真的没想到,而地上的赤丸却一脸委屈的看着牙:“汪汪汪!(你是不是不爱我了!)”
  “不是,赤丸,我只是想想而已,真的不是不爱你了。”
  牙赶紧对赤丸解释,赤丸可是牙的搭档,要是搭档之间出问题,那可是很麻烦的。
  “汪汪汪!汪汪!(你果然不爱我了,竟然会想其他狗,以前你不是这样的。)”
  赤丸委屈的低下头,看起来十分的悲伤,就好像一条被主人抛弃的狗一般。
  这下子牙可真的慌了,你看这委屈的小表情,多馋人...呸呸呸,多残忍啊!怎么能让可爱的狗子这么悲伤呢?
  “赤丸你误会了,我只是在讨论技能名字而已。”
  鸣人一脸懵逼的看着在和赤丸商量的牙,所以这是闹矛盾了?因为什么闹矛盾这鸣人表示自己不清楚,或许是牙少给了赤丸加鸡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