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之崩坏降临 > 第五十一章 螺旋升天放烟花

  “是吗?那么你知道秀遁·螺旋升天放烟花之术吗?”
  业头楞了一下,随后嘿嘿的笑了一声道:“我业头纵横忍界这么多年,第一次听说秀遁,你小子使出来让大爷我乐呵乐呵,要是可以的话就饶你一命!”
  对于鸣人说的秀遁业头有些好奇,毕竟从来没听说过,但一个下忍应该强不到哪去,等看看是什么再杀也不迟。
  而本来准备干掉达兹纳的冥头停下了脚步,一脸凝重的看着业头道:“木叶下忍可不好惹,你注意一点。”
  冥头仿佛想起了某个木叶下忍,是他将雾隐村的忍刀七人众给削成了三人众。
  就在冥头回忆的时候,一个火球扑面而来,冥头惊讶的看了看发出火球的佐助,随后使用替身术逃了过去。
  “你还是注意一下自己吧,木叶的下忍也是会一点点简单的忍术的。”
  看着冥头用替身术躲过,业头松了一口气,随后扭头准备看鸣人的表演,却发现鸣人已经冲到了自己面前。
  哗啦啦——
  业头赶紧把锁链横在胸前,想要挡住鸣人,可没想到一阵烟雾飘过,鸣人变成了三个。
  “分身术?不,不对,看上去像是影分身!”
  业头有些惊讶,影分身一般是木叶上忍才会的招式,鸣人一个下忍能使出来确实有些不正常。
  难道这家伙其实是一个上忍?业头心里不由得有些紧张,达兹纳的钱完全够发布一个A级任务,而A级任务可不会只有一个下忍班级。
  业头觉得这是一个陷阱,既然如此,那么一开始那个上忍极有可能没有死!
  可惜业头醒悟的有点晚了,还没等业头通知冥头,只听鸣人一声吼:“反牛顿他弟牛逼学原理连环踢!”
  牛顿是谁?为什么他弟叫牛逼?业头还没想明白这是什么招式,就感觉下巴一痛,随后便被踢的飞了起来。
  还没等业头落地,只见一阵灰色的光芒覆盖整个世界,业头感觉自己落地的速度特别慢,可还没等业头想明白是怎么回事,忽然感觉好似有人拍了一下自己的后背。
  还没等业头回过头,业头便感觉自己的后背忽然被谁踢了一脚,随后本来正在落地的业头冲天而起。
  业头很快便已经飞的超过了周围的树木,可地下鸣人的影分身踩在另一个影分身的手上,被其一用力送上了天空。
  快要下落的业头感觉自己的后背再次被踢了一下,本来快要下落的业头再次飞了起来。
  天空之中,鸟妈妈身后跟着小鸟,正悠哉悠哉的飞着,忽然,小鸟惊讶道:“妈妈,妈妈!人类会飞吗?”
  “不会!人类是不会飞的。”
  鸟妈妈有些烦闷,这种基本的规则都不懂,怎么能独当一面呢?
  “可是有个人已经飞上天了呀!”
  鸟妈妈彻底怒了,它绝对不相信人类会飞。
  “人类要是会飞!就让我被炸死!”
  扭过头准备训斥小鸟的鸟妈妈忽然看见自己身后好像确实有一个人。
  地面上,鸣人计算了一下高度,差不多可以保证互乘起爆符范围波及不到后,鸣人便没有再踢业头。
  而是分出几个影分身,其中一个影分身伸手将另一个影分身送了上去,随后又有一个影分身被送到上去。
  第一个上去的影分身高度并不足以接触到业头,而第二个影分身很快便和第一个影分身齐平。
  第一个影分身抓起第二个影分身甩了出去,刚好第二个影分身可以碰到互乘起爆符。
  “艺术就是来自星星的你,咔——”
  影分身看了一眼周围,竟然还有两只鸟?算了,只能算它们倒霉。
  卡兹——
  起爆符瞬间开始燃烧起来,只听一声爆炸之后,没来得及解除影分身之术的影分身被炸的直接消失。
  地面上的鸣人闷哼一声,影分身死前的感觉都传了回来,确实有点难受。
  轰轰轰轰——
  阵阵爆炸声环绕在鸣人的耳边,恐怖的冲击波炸碎了树冠,而卡卡西却在互乘起爆符引爆的一瞬间,使用土流壁将佐助小樱鸣人和达兹纳保护了起来。
  卡卡西表示自己不想说什么,只想送给鸣人一句mmp,这种中忍炮灰随随便便就能解决,可鸣人偏偏用了禁术,你是在炫耀自己禁术多吗?
  “咳咳——呼呼。”
  灰头土脸的冥头从地上站了起来,习惯性的想叫一下业头,却发现业头已经不在了,连骨灰都没留下。
  “啊嘞啊嘞,果然这高度炸不死地上的人。”
  在卡卡西取消土流壁之后,鸣人看见了还活着的冥头,虽然有些狼狈,但却没什么重伤。
  冥头知道自己这次踢到了铁板,说不定要和业头一样死在这里了,可如果逃跑的话,说不定还能活命。
  可现在卡卡西刚解除土流壁,注意力绝对在冥头身上,现在逃跑绝对会被追上。
  “是谁派你来的,如果不说的话,你同伴的遭遇了解一下。”
  冥头冷汗直流,早知道在起爆符爆炸的时候就跑了,搞得现在跑都跑不了。
  “我是不会说的,你杀了我吧!”
  现在最主要是拖延时间,然后趁他们不注意想办法逃跑,冥头计算了一下,虽然逃跑的几率有点低,可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鸣人摸了摸下巴,饶有兴趣的看了看冥头,随后一拍手掌道:“好!有骨气,我就成全你吧!”
  冥头一脸的懵逼,下一步不是应该审问的吗?你的审问步骤哪去了?
  “等等等等!你不能杀我!”
  已经拿出枪的鸣人将枪口抵在冥头下巴上,冥头不知道这是什么玩意,虽然没见过但绝对不会弱,说不定是哪种新型审问工具。
  “说说看我为什么不能杀你?”
  冥头在四处看了看,有些已经被炸的焦黑的树木还在燃烧,周围也没有能甩掉追兵的地形,根本不适合逃跑。
  鸣人见冥头四处乱看,心里便已经把冥头的想法猜了七七八八。
  “说出来,我不杀你。”
  本来已经绝望的冥头觉得这是最后一线希望,说不定可以逃跑,反正鸣人又不知道是谁派自己过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