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之崩坏降临 > 第三十九章 论木叶谁最可怜

  烤肉店门口,鸣人咽了一口口水,长这么大还没吃过烤肉呢,今天终于能过一把瘾了。
  “老板!来盘烤肉!记卡卡西账上!”
  烤肉店的老板疑惑的看了一眼鸣人,由于鸣人的身份,在木叶还没有不认识鸣人的呢,而鸣人现在在卡卡西的第七班也是所有人都知道的。
  更何况还有宇智波家的佐助在呢,加上小樱刚好是标配的一个小组,至于上忍为什么没来,可能是有事吧?
  想通了的老板也没有询问,上忍又不是特别闲,基本上只要毕业,指导上忍都会请学生吃烤肉的。
  所以上忍有事没来让学生自己来,然后记上忍账上这种事情也不是不可能。
  很快,一大盘烤肉便端到了鸣人的餐桌上,佐助和小樱拿筷子的手都有点抖,明天会不会被卡卡西削死?应该会的吧?毕竟看起来卡卡西就像铁公鸡一般。
  在铁公鸡身上拔毛,除了鸣人之外还真没人能做出来,沉思了一会的佐助觉得自己明天可能会生病,不如明天请个假吧。
  所以现在要把明天生病的营养全部补回来,必须大吃特吃才行,佐助为自己的理由满意的点了个赞。
  一盘烤肉很快就被鸣佐樱吃完了,鸣人摸了摸肚子,好像根本不饱啊!
  “老板!再来一盘!”
  佐助眼角抖了抖,论木叶谁最惨?漩涡鸣人最惨,那么谁最可怜?漩涡鸣人的老师最可怜。
  无缘无故的多出两盘烤肉的钱,卡卡西是不是要气疯?
  佐助觉得自己明天可能不用生病了,直接转班比较好,要不然以后绝对会被卡卡西针对的。
  “再来一盘!”
  佐助表示自己已经放弃了思考,就算是佐助,一次性吃三盘烤肉也是一个负担啊!
  烤肉这种东西不如拉面顶饿,价格却特别高,一般也只是庆祝的时候才吃个一两盘,平民能来一次已经算奢侈一回了。
  吃完烤肉的鸣人拍了拍肚子道:“什么烤肉嘛,除了味道好一点,颜色好看一点,闻着香一点,吃着有点食欲之外,其他的还不如拉面。”
  小樱也拍了拍肚子,虽然小樱吃的比较少,但也是吃了的,并且小樱觉得这种地方可能没有赊账吧?再说卡卡西真的会给钱吗?
  “老板,你直接找卡卡西老师要钱就行了,我们先走了!”
  佐助和小樱双手握拳,在思考如果被老板叫住是逃跑呢?还是刷盘子。
  可就算出了店门,老板也没有说一句话只是拿出一个本子将鸣佐樱吃了什么,花什么了钱给记了下来随后叫了一个服务员,对其吩咐了几句之后,服务员离开了烤肉店。
  旗木家,卡卡西仔细的算了算自己的钱,最近因为要带学生的缘故,已经好几天没有出去执行任务了,口袋里面的钱差不多还可以保证两天吃一次秋刀鱼。
  咚咚咚——
  敲门声响起,卡卡西走出屋子打开了大门,门口站着的是烤肉Q的服务员。
  卡卡西觉得有点奇怪,自己最近并没有接触烤肉Q啊!口袋里面的钱已经不够自己去吃烤肉了。
  所以烤肉Q的服务员来干嘛?卡卡西心中有着一种不好的预感,但具体是怎么回事还得看服务员怎么说。
  “卡卡西上忍你好,请问漩涡鸣人是您的学生吗?”
  心中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烈,绝对是鸣人又搞事情了吧?不过为什么来的是服务员而不是暗部呢?
  “是的,有什么事情吗?”
  卡卡西见面前的服务员好似松了一口气,随后拿出了一张纸,上面写着鸣人吃的三盘烤肉都有什么。
  咦?鸣人吃的三盘烤肉?卡卡西忽然感觉不对劲,为什么鸣人吃的要我卡卡西付钱?
  “这是?要我付钱吗?”
  本来松了一口气的服务员心又提了起来,难道这上忍不想付钱吗?
  “是的,您的学生说由您付账。”
  卡卡西这激动的心,颤抖的手,无不在说明其内心的不平静,但卡卡西没办法啊,如果不给钱的话,估计明天上忍的圈子就开始流传卡卡西连学生都请不起。
  事实上卡卡西确实请不起,因为卡卡西除了在暗部攒了点钱以外,其他时间基本上没怎么赚钱。
  琳和带土的死对卡卡西打击很大,现在的卡卡西除了隔几天吃一顿秋刀鱼,每个月要购买小黄书的钱之外,基本上没什么余钱了。
  “我知道了,来我家拿吧。”
  卡卡西走在前面,身后还跟着一个胡思乱想的服务员,服务员毕竟只是普通人,要是卡卡西有什么想法这服务员可反抗不了。
  索性一切顺利,卡卡西忍痛拿出三盘烤肉的钱,看样子这个月都吃不了秋刀鱼了。
  服务员看着卡卡西颤抖的手,伸手接过了钱,可卡卡西却依旧没有松手。
  “卡卡西上忍请放手。”
  卡卡西死死的拽着钱的手不舍的松开了,看着离开自己的钱,卡卡西一声悲吼:“不——你不要离开我!不要离开好不好.....”
  “不....不好....”
  服务员一脸懵逼的看着大哭的卡卡西,现在这上忍怎么有点神经病啊!听说神经病杀人不犯法,所以还是赶紧走吧。
  哭唧唧的卡卡西看着离开的服务员,觉得自己的钱不能白丢,必须要找鸣人要回来!
  鸣人打了一个饱嗝,佐助和小樱因为没有什么事,也就没有回去,一直在陪鸣人闲逛消食。
  忽然,鸣人感觉浑身一寒,一股杀意铺面而来,鸣人大概猜到了是谁,除了卡卡西基本上没什么人会带着杀气找鸣人了,除了日足。
  “鸣人啊!你看这蓝蓝的天空,像不像你们吃烤肉花的钱?”
  鸣人抬头看了一眼天空,认同的点了点头道:“嗯,是挺像的。”
  卡卡西瞪着鸣人,所以这就没有下文了?
  “你准备什么时候还钱?”
  鸣人摸了摸下巴道:“你去问六道仙人要吧,他是我爹。”
  卡卡西:.....
  “你这么乱认爹真的好吗?”
  卡卡西的语气充满了幽怨,这钱八成是要不回来了。
  “我觉得挺好的,因为我妈已经十二年没有打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