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之崩坏降临 > 第二十八章 没通过的考试

  整个教室一片安静,谁不知道战场的可怕?就算没有经历过,自家的家长也八成都说过。
  伊鲁卡看了一眼安静的学生,虽然不想让这些学生上战场,但忍者不就是为了战争而生的吗?
  这种事情是每个人必须经历的,除非死在C级任务里面。
  佐助斜眼看了看鸣人,这家伙好像还不会分身术,难道就要这么留级了吗?
  “鸣人,你会分身术了吗?”
  鸣人摇了摇头道:“不会,不过我有后台,能过。”
  回想曾经,佐助也是一个有着很大的后台的人,但现在却一无所有,还不如鸣人的后台大了。
  佐助感觉自己真的是瞎操心了,鸣人的后台可是火影,怎么可能过不了呢?
  考试当天,鸣人看着人山人海的人群,这架势看样子要一整天啊!
  “漩涡鸣人!”
  还没坐下来的鸣人便听到已经到自己了,幸好早起了一会,要不然估计就错过考试了。
  走进教室的鸣人看着伊鲁卡和水木,还有一个不认识的考官。
  “鸣人,请开始你的表演。”
  伊鲁卡微笑的看着鸣人,鸣人依旧是胸有成竹的模样,看样子分身术可能已经学会了。
  就算鸣人只能分出一个分身,伊鲁卡决定也给他过,毕竟这是自己训练出来的,天赋可不差呢。
  “分身术!”
  彭——彭——
  两团烟雾出现在教室中央,伊鲁卡略微有些惊讶,难道鸣人竟然能分出两个影分身了?
  而水木则有些失望,那个计划还需要一个差生来帮忙呢,可这分身术多简单啊,不会的好像也就鸣人一个人了吧。
  烟雾渐渐散去,两团有着鸣人模样的软泥出现在地上,所以这是分身术?玩泥巴呢吧!玩泥巴都嫌软啊!
  “鸣人!这就是你的分身术?不及格!”
  伊鲁卡怒火中烧,感觉自己的脑袋都有点晕,八成是血压被气的升高了。
  “噗嗤...咳咳,伊鲁卡别生气嘛,你看鸣人不也分出来了吗?你就给他过吧。”
  水木强忍住笑意,一开始还以为是个王者,谁知道连青铜都不是。
  “不行!就这分身上战场怎么迷惑敌人?敌人又不是脑残!”
  水木给了鸣人一个爱莫能助的表情,鸣人也记住了水木,竟然敢笑,你怕不是想知道什么叫吊爆了吧?
  “任务发布:吊爆了的水木=一次抽奖(一星)/五次抽奖(两星)/十连抽(三星)”
  鸣人楞了一下,看样子系统很贴切嘛,可惜没有起爆符了。
  “不过就不过,哼!”
  就算有后台,戏还是要演下去的,鸣人冲出教室,伊鲁卡在后面张了张嘴,想要叫住鸣人却发现其已经不见踪影了。
  “唉,这个鸣人啊,真是不让人省心。”
  伊鲁卡朝门口看了一下,虽然有些担心鸣人,但以鸣人的心理素质也不会出什么事情,现在也正在考试,伊鲁卡也就没有追出去。
  “你看,今天就那个妖狐没过啊!真是活该呢。”
  “就是就是,听说这妖狐还随身带着武器呢,不过这也没什么用,哈哈。”
  “你们说什么呢?妖狐可是火影大人早就禁止谈论的!”
  “哦!对对对,谢谢提醒,是我疏忽了。”
  鸣人坐在学校门口的秋千上,看着人来人往的人群,在其中找着水木。
  一开始鸣人还有点担心水木不来怎么办,毕竟之前把他坑成那样,说不定会发生什么问题。
  可鸣人又想起来,既然水木在考试的时候替自己说话,那么就一定有目的的。
  “原来你在这里啊!我找你好久了呢鸣人。”
  鸣人听着身后传来的声音,嘴角露出微微的笑容,鱼儿上钩了,那么就该好好表演一下了。
  只见鸣人本来微微笑着的嘴角忽然变得沮丧,然后扭头看向水木道:“是水木老师啊!你有什么事吗?”
  “走吧,去另一个地方说。”
  水木没有回答鸣人,而是把鸣人带到了一个屋顶,这个地方基本上不会有人过来,看样子水木还挺谨慎的。
  “其实伊鲁卡和你一样,都是没有父母的野孩子。”
  鸣人:说我和伊鲁卡是野孩子?看来得狠一点啊!
  装作一副委屈巴巴的表情的鸣人语气充满不满道:“但他也不能这样吧?”
  “确实太严格了,或许是他看你不顺眼吧。”
  水木继续的挑拨鸣人和伊鲁卡之间的关系,可在鸣人眼里,只是跳梁小丑一般的行为罢了。
  “但我想毕业。”
  水木双眼放光,终于到这句话了:“那就没办法了,我这里有一个特殊的毕业方法。”
  鸣人扭过头焦急的看着水木道:“什么办法?难道还有其他办法毕业吗?”
  “火影大人的家里有一卷封印之书,上面记录了很多强大的忍术,只要你能将其偷出来,学会其中一个忍术就能毕业。”
  果然是封印之书,鸣人脸上露出惊喜的笑容,水木看见之后觉得自己这次绝对稳了,等通过之后就能加入大蛇丸的手下了。
  “那什么时候去?”
  水木得意的笑了笑道:“今天晚上,来这里集合吧。”
  看着鸣人离开的水木再也忍不住了,开始放声大笑:“嘿嘿,呵呵,哈哈哈哈!愚蠢的妖狐果然上当了。”
  晚上鸣人悄悄咪咪的走到集合地点,水木早就已经在等鸣人了,对于鸣人的迟到水木还是知道的,只是这么重要的“补考”都能迟到,那也有点太心大了吧。
  “鸣人,你怎么现在才来?”
  水木看着鸣人松了一口气,幸好鸣人已经到了,这种事情不管怎么样都会胡思乱想的,毕竟不是什么正常的事情。
  万一鸣人去告诉三代目或者直接鸽了水木,水木也没有办法。
  “你没说什么时候来啊,我只是晚了五分钟而已。”
  水木拍了一下脑袋,好像确实没有说,看样子还是有点太紧张了,这么重要的事情都忘了说了。
  “好吧,我的错,现在去火影家门口吧,记得跟紧我,不要发出声音!一定要听我的命令,不能私自行动!”